早前A對童工說,政府的「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劃,目的在配合北京在2020年之前,在新界北鄰近深圳及禁區位置設立「特區」,先將深港「同城化」,繼而將深、港合併,童工,最初是將信將疑,但《大公報》前日一篇報道「港深邊境免簽特區 料五年內上馬發展」,文內引述「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助理總研究主任方舟指,他們正研究「邊境特別發展區」計劃,容許內地居民免簽注進入邊境禁區,而且有關想法「已從民間設想成為中長期的官方發展設想」,這樣建議等同變相半撤掉中、港之間邊界,「一國兩制」已形同被閹割!

更恐怖的是,文中引述消息人士指,有關研究已上呈中央,五年內有可能落實,而「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劃,正是有關計劃配套:

「據消息人士透露,港府有望在5年內適時推出邊境禁區開發,同時香港邊界禁區開發涉及的免簽政策需要中央審批,預料會通過港澳領導小組協調。另正在進行民眾咨詢的新界東北,擬合共興建5.38萬個住宅單位,預計容納超過15萬人,這也將為深港邊境特別發展區的開發提供住宅配套。」

那,A說「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劃為深港合併開路,似非捕風捉影,而更恐怖的是,A傳來另一文章,那是2008年 04月 10日《商報》一篇題為「四策促河套區成特中之特」文章,表面上是農工黨深圳市委談河套區發展,實際是一個模擬深港合併的「作戰計劃」,建議用「先易後難」策略合拼「深港大都會」:

「農工黨深圳市委會認為,深港共建國際大都會是歷史的必然,但也存在諸多問題。比如兩地不同的政治制度、法律體系,還存在獨立的海關和邊境,政治和社會制度尚未得到解決,而經濟和市場對深港「融合」的推動力有限。

委員建議本著先易后難的原則,近期的切入點應是啟動局部區域合作,在「一國兩制」基礎上,從最有條件處入手,以開發泛河套特殊區域為深港合作示範區域,建立深港人員管理等合作模式,同時從環保、醫療、教育等領域開展合作。」

看到這裡,深港合拼,恐怕不再是無中生有的說法。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