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教育爭議至今未平息,特區政府及特首梁振英未讓步跡像。A說其實不論左派土共再搞多少本偉大祖國如何大國崛起的國民教育材料、中共派多少太空人、金牌運動員來港,單看湖南邵陽政府把李旺陽好友、維權人士朱承志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一切,全因他拍下李「被自殺」片段,要港人愛國?談何容易?

又正如,特區政府設公民教育委員會,每年花大量公帑教育年輕人認識公民責任、了解公民、政府權利和義務,恐怕,其效果不如梁特首及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如何真人示範「語言偽術」,令市民知道一個亳無誠信的政府、欺騙選民的政客,究竟是怎樣。

即是,陳局長明明己發聲明,承認自己於1994年任「景捷」公司董事時,購入大角咀單位屬分租物業,作為公司董事是知悉情況,並非以往所說亳不知情,其「講大話」己是十分明白,但陳局長昨天竟可以說自己「兩次所講的都是真話」,因大角嘴物業只是經營分租的「板間房」,並非「劏房」,所以,他說對「劏房」不知情是真話、知道有經營分租的「板間房」,也是真話!

B忍不住揶揄局長的「板間房非劏房」論,與公孫龍「白馬非馬」詭辯,可謂如出一轍:「馬者,所以名形也;白者,所以名色也。名形者非名色也。故曰:白馬非馬。」

但,為政者只懂玩弄「白馬非馬」之類的詭辯,真的能治理天下,爭取民心嗎?《莊子 天下篇》就指稱公孫龍這種詭辯之學,只能「飾人之心,易人之意,能勝人之口,不能服人之心」,《荀子 正名篇》指「白馬非馬」式詭辯,實為「此惑於用名以亂實者也」,而《資治通鑒》更引用鄒衍批公孫龍這些詭辯之術是「煩文以相假,飾辭以相敦,巧譬以相移,引人使不得及其意,如此害大道」。

「不能服人之心」、「此惑於用名以亂實者也」、「如此害大道」等先賢評語,均說明陳局長也好、梁特首也好,其以「語言偽術」治港,實非君子王道所為,難聽點說,實與偷雞摸狗,鼠竊狗偷無異。

「語言偽術」治港始於梁特首,君臣上下,無不巧言令色,先賢明訓,絕非君子所為,更非治國之道,但梁特首及其親信卻樂在其中,如此政府,在封建時代己是禍國殃民、在今天民主自由社會,難道還可以容忍嗎?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