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不少人對童工說,應該給特首梁振英及其班子一個機會,不要人家一上場便「一棍打死」,專要在雞蛋中挑骨。

可是,看昨天梁特首及其班子的表現,童工及朋友均覺,梁特首及其班子表現,只能用不知所謂去形容。

昨天不少香港人關心颱風韋森特襲港,有6個裝滿膠粒聚丙烯的貨櫃墮海、逾150公噸膠粒散落本港水域,有可能釀成生態災難事件,不少市民自發到海灘「執膠」,連一眾泛民立法會議員也空群而出,齊往全港各海域「執膠」,但,我們正休假的梁特首呢?卻與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落區,視察長者兩元優惠價搭巴士的實施情況!

A說看電視報道,梁特首說這是政府給長者的小小心意,實情是,兩元優惠價搭巴士政策是前特首曾蔭權提出的,梁卻抽水把功勞據為己有,明明香港正受「膠禍」,他卻視而不見,卻忙著去領受長者多謝,梁特首只要稍有廉恥,也該覺受之有愧,民生無小事,那,香港「膠禍」又是甚麽事?何以,梁特首不值一顧?

至於發展局局長陳茂波,突於昨晚深夜11:59分發聲明,變相承認他連日有關持有劏房公司不知情的回應,根本是卸膊及講大話:

「2012年8月5日(星期日)

香港時間23時59分

發展局局長聲明

*******

就傳媒近日有關本人和家人的物業投資活動的聲明,我有以下的補充:

1. 本人較早前就我太太持股擁有的大角咀和上海街兩個物業承租人涉嫌違規改建、經營房一事作出的「不知情」回應,是針對上述物業的現況。因為我在1997年十月已辭任董事,沒有跟進有關物業的租務情況。「景捷」於1994年購入上述大角咀單位時屬有分租租約的物業,我當時雖然不是「景捷」的股東,但作為公司董事是知悉情況的。當時我理解「景捷」的投資決定是基於該物業作為長線投資的價值,租金屬次要,而事實上物業的租務安排當時亦受租管條例規管。

2. 我重申太太已決定將「景捷」的股權全數出售。

3. 至於我個人在房地產方面的投資,我強調我自2007年開始已沒有再購入香港物業。

4. 我承諾與太太在我任職發展局局長期間,除了自用目的外,我們會絕跡香港的物業市場,以釋公疑慮。

完」

B說,甚麼叫「本人較早前就我太太持股擁有的大角咀和上海街兩個物業承租人涉嫌違規改建、經營房一事作出的「不知情」回應,是針對上述物業的現況」?他既己認任「景捷」董事時知悉,「景捷」於1994年購入大角咀單位時己為劏房物業,即,之前所謂由太太負責,那是全心膊行為、找太太做擋箭牌!

而且,他之前否認自己對劏房知情,根本就是講大話,與梁特首否認自己知悉大宅大僭建、被踢爆其實他是知情一樣。

一個政府,上至特首下至局長,均以講大話、欺騙市民不當一回事的話,除了不知所謂,童工也不知可以如何形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