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八月 2012.


學民思潮3名成員林朗彥、黃莉莉及凱撤昨日開始絕食72小時,要求政府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童工看三名學生的絕食宣言,他們看國民教育問題,較不少大人更加透澈,更加明白當政府對民意置若罔聞之時,我們要做的不是後退而是向前;不是盲動激進而是理性堅持。他們無意緊握拳頭揮向政府,而是用堅定的心與勇氣,證明他們是站在正確的一方:

「我們很愛惜我們還能看到的是非黑白,我們很喜歡我們還能聽到的真確事實,我們很喜愛我們還能嗅到的民主氣息,我們很愛護我們還能觸到的自由自主,我們很珍惜我們還能說到的敏感議題。但我們怕,我們很怕,怕下一代不再如此。

曾經我們以為九萬人的遊行能感動政府,在我們的一片吶喊下政府居然漠視我們訴求,我們哭了,家長抱著孩子哭了,香港的明天也哭了。但我們年輕,我們瘋狂,我們相信,所以我們勇敢。我們哭泣過後,拭乾淚水再次站起來。」

A在Facebook中留下憤怒留言:「稚子絕食,政府失語,梁振英,你有冇攪撚錯?!」

童工想,當孩子也走上戰場,大人,我們在做甚麼?還在猶疑甚麼?這場抗爭,理應由我們去承擔,上前線的,理應是我們一班大人,可是,我們卻要一班小伙子走上前線,我們,愧對下一代、愧對年青人呀!

張銳輝老師與一班有心人已發起「反洗腦教育 9月3日全城穿黑衣行動」,呼籲在9月3日新學年的第一天,「讓我們每個人都穿上黑衫,讓政府更清楚看到香港不要洗腦教育的民意大象,我們同時借這件黑衣,聊表對學生、教師和家長的支持:「香港人都站在反洗腦的同一陣線。」」

大人們,我們還有退縮的理由嗎?

學民絕食宣言:

「也許最後的時刻到了

我沒有留下遺囑

只留下筆,給我的母親
我並不是英雄
在沒有英雄的年代裏,
我只想做一個人。」
北島的《宣告》正正說出了我們只想做一個人,我們想做回一個普通的中學生,在暑假的日子裡和家人旅行,與友人嬉戲,但我們的心好痛,我們無法丟下心痛不顧一切,來到八月的最後兩天,我們知道僅餘的日子不多,但不甘心,我們仍心存希望,我們深深相信國民教育科會被撤回。

慢慢的長路,我們走得很累,但我們從不輕言放棄過。我們相信堅持就能看到希望,我們走過一個年頭,這些日子不管是風雨交加的八號風球,還是三十多度的炎夏,我們撐著傘,我們任由大汗疊小汗地走在街頭上,走在人群中,為了的是我們的下一代,為了的是香港的下一代。

我們很愛惜我們還能看到的是非黑白,我們很喜歡我們還能聽到的真確事實,我們很喜愛我們還能嗅到的民主氣息,我們很愛護我們還能觸到的自由自主,我們很珍惜我們還能說到的敏感議題。但我們怕,我們很怕,怕下一代不再如此。

曾經我們以為九萬人的遊行能感動政府,在我們的一片吶喊下政府居然漠視我們訴求,我們哭了,家長抱著孩子哭了,香港的明天也哭了。但我們年輕,我們瘋狂,我們相信,所以我們勇敢。我們哭泣過後,拭乾淚水再次站起來3。

我們絕食絕不是用生命威脅政府,更不是為了成為英雄,所謂「民以食為天」,我們放棄人最基本也是最需要的食物,為的是告訴政府我們的專注,我們的堅定,我們要求政府立即撤回國民教育科。亦希望我們放下慾望的同時,大家能夠和我們一同關注,甚至專注。

我們清楚知道生命有多可貴,但我們更清楚我們的下一代不可成為傀儡,我們渴望他們能夠有自己的思考和自己的情感。如今我們放下最基本也是最需要的,不是愚 昧,是我們已無計可施了。包圍中聯辦、追擊吳克儉、九萬名市民遊行、擺設街站收集十萬個簽名、追擊候選人、長征……一切一切我們都嘗試了,但政府仍然充耳 不聞,「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政府的卑鄙我們看到了,但我們絕不可允許他的通行,我們絕不可低頭,我們堅持信念,要求撤回國民 教育科。

為了思想自由,情感自由,為了下一代,為了香港的明天,我們自願絕食,堅決不已。撤回洗腦國民教育課事不宜遲,梁振英政府必須站出來回應訴求,面對民意,你責無旁貸。

我們相信明天的陽光,也相信我們能夠每天看到晨曦的陽光。」


《明報》取得教育局官方編製的兩份小一至小三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國情教材,終於令市民有機會一窺官方國民教育方向。單看報道,由於內容只泛及無關政治議題的水資源問題,很難說是「報喜不報憂」,但某程度上,隱惡揚善、突出、甚至誇大偉大祖國如何關愛香港,也是明顯的。

例如,有關香港水資源不足,要東江水供港就有以下描述:

「其中一份名為《救救水資源》的教材,學習目標是從認識國家地貌「體現對國家的歸屬感」。教材指香港水資源不足,需靠廣東省輸送東江水供港,藉此讓學生明白本港與內地城市息息相關。」(引述自《明報》)

即是,這部份沒有錯,但,卻非事實之全部,東江水供港,可是港人真金白銀向偉大祖國購買的,香港以固定總金額,於2012年繳付35億3,870萬元、2013年繳付37億4,330萬元、以及於2014年繳付39億5,934萬元向廣東省購買東江水,所謂廣東省輸送東江水供港,實際,只是生意一宗,而且,是大大有利於廣東省,因就算香港用不著,水也照提供、香港也要照付鈔, 1998年至2003年間,就因香港有足夠雨水,所以合共把約值30億港元的多餘東江水,排入大海中。若,祖國水資源是如此珍貴,何以,廣東省寧供水給香港倒落大海,也要收香港人的錢,而非留給廣東省市民用?

另一段內容提及江西鄱陽湖乾涸例子,稱內地水資源也不足,但對鄱陽湖乾涸與長江三峽大壩有關就不提:

「「很多國內的水利專家正為着這些問題而努力,他們都值得我們的支持與尊重」,要學生反思節約用水。不過,內地專家和媒體一直廣泛質疑鄱陽湖乾涸與長江三峽大壩過度蓄水而被人工破壞有關,但該份教材隻字不提。」(引述自《明報》)

即是,內地早有不少學者提出反對長江三峽大壩工程,為何,教材不提?那,是隱惡揚善?還是無心之失?

看過這小部份教材,如此將偉大祖國不善之處輕輕帶過,好處則大鑼大鼓,國民教育「可怕」之處,正在於此:有時,不用要逼學生高呼中共萬歲才叫洗腦!潛移默化,可能,更加有效!慢性毒藥,有時較劇毒更可怕!


究竟,特首梁振英還有多少話是「講過唔算數」?

梁特首於6月19日接受無綫電視專訪,還信誓坦坦地說,知首北區居民深受太多自由行之苦,又說中央早已知道,除非香港經濟突變,否則不會增加自由行,怎知,話口未完,內地出入境部門上周公布放寬自由行安排,中深圳「一簽多行」措施擴至410萬名沒深圳戶籍、但在深圳就業或求學的外省人,讓他們可以在取得簽證後,一年內無限次來港,變相大增自由行人數。

可是,梁特首如何回應?他說:「旅遊業是本港重要經濟支柱,但政府一定會重視旅客人數及配套設施,包括購物或餐飲設施是否足夠,並會繼續關注本港各區設施,在控制入境人數以外,增加內地旅客多到訪之處的各種服務。」(引用自《明報》),即是,梁特首是不會向中央爭取暫緩有關安排,總之,深圳放行,特區政府就要照單全收,沒有說不的能力。

即是,梁特首「講過唔算數」已是令人不滿,連對著深圳也不敢說不、為港人出頭反對,他,豈能再有顏面說為港人爭取利益?

附上梁特首「講過唔算數」證據,6月19日無綫電視專訪

 


狐狸,總會露出尾巴,正如,梁振英,始終會現出狼相一樣。

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主席胡紅玉,早在電台訪問中,公開表示不排除倡撤國民教育,不過,胡主席可能想多了,她,只是政府為推教的其中一著緩兵的棋子,政府,從未有將撤回國民教育,當作其中一項選擇。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日前接受《經濟日報》專訪,公開表明絕不撤科,胡主席只是一廂情願,2015年必定要全港小學落實:

「然而,吳克儉昨未見退讓,強調無論如何,也不會撤回學科,他解釋,委員會於開展期將就各方疑慮尋求解決方法,理論上不會有提出撤回的可能,他又表示,綜觀各因素,國民教育理應可於2015年如期全面推行,時間表實已鐵定。」

更恐怖的是,對拒不推國教的小學,吳局長早己想好「整治」他們的方法:若個別學校或領導層表達不推國教科,教育局會就會「派員協助」他們:

「他指出,全港學校於日內會收到53萬元「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支援津貼」,存於獨立戶口,校方可以於開展期的3年內,用作有關科目的準備,餘款須於開展期完結後歸還當局;他表示,若個別學校或領導層表達不推行,局方會派分區職員協助,就開展國教科作討論。」

教育界的A說,派局方會派分區職員到學校「協助」開展國教科「討論」,等同以官員監督學校必須推行無異,誰也知道政府可以收回辦學團體的辦學權、甚至接管政府認為有「問題」的學校,那些官僚到學校「協助」,形同明朝皇帝派親信太監去前線做監軍,若將軍不聽話,監軍有操生殺之權;若學校拒推國教科,那些官僚就會「整治」學校。

吳局長既然已露出狐狸尾巴,不惜撕破面皮,擺明對推國教科,就是先給你敬酒不吃,罰酒早已在後堂準備好了!若,在這情況下,反國教的家長們,仍對罷課行動有保留,那,豈不如人家早已準備大開殺戒,守城者還在研究,究竟士兵是否應只射敵人手腳,不打要害?

當然,家長們仍有另一選擇,早早把子女送去外國吧!


早前童工寫過,有有心人拿麥兜卡通作「二次創作」,弄了一條「麥兜洗腦腦教育」短片出來,童工希望版權持有人不要求Youtube删去那段片。

麥兜「母親」麥家碧,之前曾要麥兜為煲呔拍賀年短片,童工還記得當時對此頗有意見,或許,正因如此,某些支持偉大祖國傳媒,就以為麥家碧會挺國民教育吧!《成報》昨天訪問了麥家碧對國教及「麥兜洗腦腦教育」的看法,怎知,有人卻是枉作小人,換來的是麥一句簡單支持反洗腦教育的答案:

「支持二元創作,反對洗腦教育」!

但更令童工氣憤的是,《成報》為報道起了這樣一條題:

「麥兜原創人反洗腦教育 勁賺人仔被質疑」

童工不禁要問,《成報》是否認為,若麥要在偉大祖國賺錢,就要像那些紅色大肥豬一樣,對中共唯命是從?甚麼叫「「麥兜」這邊廂賺「人仔」(人民幣),那邊廂就反對國民教育,究竟它的真正立場為何呢?」難道,要在內地搞生意,就要連良心也要出賣?這是甚麼恐怖想法?

據《成報》報道,麥接受訪問時,對反洗腦教育立場清楚,未有因她和特區政府關係及內地生意有所動搖:

「今回《麥兜》陷入反國民教育漩渦,究竟會否影響牠進軍內地市場及與政府關係呢?實際情況還未見,但「麥兜」原創人麥家碧接受本報查詢時承認知悉有關短片,並斬釘截鐵說:「支持二元創作,反對洗腦教育。」她未有詳述理據,但顯見她未有受商業考慮和政府關係而顧左右而言他,與二元創作的「麥兜」和「麥太」共同關心香港當下。」

原本,這是該讚賞支持的事,何以,要起一條「麥兜原創人反洗腦教育 勁賺人仔被質疑」的題?堅持立場,賺錢而不怕得罪政府,有甚麼好質疑?

只怪,太多香港生意人為賺大陸錢而出賣良心,而不知良心理應是多少錢也買不起的!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接受亞洲電視國際台節目《時事縱橫》訪問,亞視新聞昨先播出部份內容,只是,童工無法明白,何以,一名可以官至局長的所謂專業精英,可以不理民意,毫無政治智慧至如此地步。

主持問吳局長有9萬人上街反國民教育科,但他卻說沒有上街的學生及家長更多,「若你看看香港的學生數目,單是小學生便有40萬名,加上家長數目更是過100萬」,這時主持追問吳局長,他是否認為沉默大多數是支持國民教育,他即回答:「I believe so(我相信是)。」

A說2003年7.1有50萬市民上街反對23條立法,當年老董也不敢說還有600多萬人未上街,「沉默大多數」是支持23條立法,吳局長的「不上街等於支持國民教育科」邏輯,可又較老董更無賴無恥!

即是,吳局長是否說,除非40萬小學生、100萬家長上街,政府才會撤回國民教育科?他,是否向全港反國教家長及學生「宣戰」,「睇死」主流家長就算反對,也不會上街?

童工相信,為人家長,也不想被吳局長「睇死」!


中共除了從來不放過任何統戰、滲透香港大專學界機會外,更不容那些在港內地學生亂說亂動。昨天,A傳來一篇港大《學苑》報道,題為「學生會疑辦「暗O」內地生強制參加」,指學生會疑為西環強制內地學生出席為他們「度身訂造」的迎新營,更有內地生在內地社交網站留言,「稱學生會來電時指明天(8月24日)的活動 (新生迎新日營)是「強制參加」,甚至指「中聯辦會到場」、「不去的話大陸那邊會有紀錄」,並「勸退Faculty和社團(屬會)O的錢以騰出時間參加SU的活動」。」

A將有關文章傳給童工,只因,大家有「似曾相識」感覺。A與童工曾在外國大學見識過偉大祖國駐地領事館的黨官僚,如何「監控」中國留學生、如何定期要他們出席官方活動,如何操控大學內中國同學會選舉,不過,那兒始終是民主法治之地,那些中共黨官僚不敢如此明目張膽,直接干預大學內學生事務,做出甚麼「勸退Faculty和社團(屬會)O的錢以騰出時間參加SU的活動」,童工也曾看過有大學警告黨官僚不要騷擾中國留學生的報道,想不到中共今天拿控制內地留學生的一套,用在香港內地生身上,若報道中甚麼「中聯辦會到場」、「不去的話大陸那邊會有紀錄」屬實,那,已近乎恐嚇,童工難以理解港大為何不出手調查,港大學生會為何坐視不理、甚或、是否真的有助紂為虐?

B說想港英年代,港大地位超然,連港督也不敢公然干預薄扶林內部事務,今天,一個小小中聯辦已可在第一學府橫行,這,不止是港大悲哀,也是香港悲哀!

「學生會疑辦「暗O」內地生強制參加」全文:

學苑專訊】學生會迎新再起風波。據了解,大部分內地生收到聲稱由學生會發出的電郵,要求其出席只供內地生參加的「新生迎新日營」及「新生迎新營」,惟相關迎新活動從未正式宣傳,學生會的Freshman Page亦無相關資料,有可能是「暗O」(即不循正常途徑舉辦的迎新活動)。

內地生:中聯辦到場 非去不可

昨日(8月23日)為本年度最後一日新生註冊日,學生註冊後,即獲發Portal ID及密碼,能正式使用HKU Portal。不少內地生首度登入時,發現一封題為「(Reminder) [學生會通告] 香港大學學生會內地生迎新活動(二零一二年度)」的電郵,電郵地址為info1@hkusu.org,該電郵交代了分別於8月24日和8月28日舉行的「新生迎生日營」及於8月30至31日舉行的「新生迎生營」之詳情,並要求「各位內地到港新生務必準時出席」及回覆該電郵。該電郵格式與過往學生會發出的mass email有異,標題沒有「【學生會】」或「【HKUSU】」等字樣,所用電郵地址亦非常用的union@hkusua.hku.hk。

同日晚上,內地生陸續收到學生會人員的電話,告知迎新活動的詳情。一名內地生其後將對話情況上載到內地社交網站,稱學生會來電時指明天(8月24日)的活動 (新生迎新日營)是「強制參加」,甚至指「中聯辦會到場」、「不去的話大陸那邊會有紀錄」,並「勸退Faculty和社團(屬會)O的錢以騰出時間參加SU的活動」。據悉,有內地生對於學生會的「霸道」做法大感不滿。

疑似學生會成員 校園招攬內地生

新生註冊日期間,有人目擊個別疑似學生會成員於梁銶琚樓等地,招攬內地生。其後,有消息人士提供一張題為「Orientation Camp for Mainland Student 2012」的申請表格。表格上除要求提供基本個人資料如地址、護照號碼外,背頁亦要求列出預定申請的舍堂名稱以及其他預計參與的迎新活動。報名表上列明,成功參加者將於8月23日晚上11時30分前收到電郵,如無通知,可電郵至 fs@hkusu.org查詢。據悉,該電郵地址亦非學生會官方電郵,而是財務秘書朱迪文之電郵地址。

如屬「暗O」恐違法 傷亡保險不受理

「暗O」於本港各大院校並非罕見,一般由非學生會架構組織舉辦或內容未經迎新事務委員會審議,惟港大近年未聞「暗O」,而事實上,學生會負責統籌及監督迎新活動,理論上更絕不可能主辦「暗O」。本刊記者早上兩度致電會長陳冠康查詢事件,惟無人接聽。記者其後致電迎新事務委員會主席胡逸晞查詢,胡表示只專注於新生註冊日安排,對於有內地生於facebook上的留言「哇 竟然能夠在有生之年聽到香港大學學生會聯手中聯辦一起強逼Mainland同學參加OCamp嘅傳聞,實在係人生大幸」,表示「唔清楚,唔清楚」、「我冇involve」及「唔知莊友有冇其他啲迎新活動」。

早前《晴報》報道,理大有學生舉辦「暗O」,遭同學質疑其安全。該報道引述保險從業員指,一般學校會為學生購買迎新營意外及第三者保險,「暗O」保險問題成疑;亦引述律師指,暗O屬私下組織之活動,未經學校批准,或會觸犯社團條例。另外,該報向各大學查詢迎新營問題,港大回應指「尊重學生自治自主原則,迎新活動由學生組織自主安排。」


自梁振英出任特首後,正所謂「上梁不正下樑歪」,政府官員的「偽術」大有一日千里之勢。先是警務處長曾偉雄被爆未有公告之下,周一官式訪問北京三日,直至周二晚上才向傳媒發新聞稿,通知傳媒結束訪問返港,而曾處長聲稱自己一向是訪問有實際成果後,返港才會出新聞稿通知傳媒採訪。

但有線電視踢爆他「講大話」,查曾偉雄去年上任後,於3月時曾到北京訪問,出發前一天政府已發出新聞稿,公布曾會拜訪公安部,曾處長稱一向是訪問返港才會出新聞稿,通知傳媒採訪的說法,根本並非事實,更加是睜著眼說瞎話,完全是欺騙公眾。

另外,教育局昨宣布成立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於德育及國民教育科3年「開展期」,向教育局提供意見,但最叫人莫名其妙的是,委員會名單中的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召集人陳惜姿、香港教育人員專業協會、教育評議會、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青年組織代表等,全加上「邀請中」,而陳惜姿及黃之鋒早已公開表明無意加入,何以,人家早已說不,卻硬要用「邀請中」將人家名字寫入名單中?當中代表了甚麼?政府寬宏大量,但反對者卻不肯合作?還是要突顯人家不識抬舉?再還是日後若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出甚麼問題,責任不在政府而在不肯加入委員會的人?

A在官場打滾大半生,從未見過政府委員會名單,可以有「邀請中」的人放在名單內,如此壞政府規矩,綱紀廢弛、對政府管治百害無利,梁班子卻樂此不疲,其遺害之深,究竟,梁特首有沒有反省?


早前A對童工說,政府的「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劃,目的在配合北京在2020年之前,在新界北鄰近深圳及禁區位置設立「特區」,先將深港「同城化」,繼而將深、港合併,童工,最初是將信將疑,但《大公報》前日一篇報道「港深邊境免簽特區 料五年內上馬發展」,文內引述「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助理總研究主任方舟指,他們正研究「邊境特別發展區」計劃,容許內地居民免簽注進入邊境禁區,而且有關想法「已從民間設想成為中長期的官方發展設想」,這樣建議等同變相半撤掉中、港之間邊界,「一國兩制」已形同被閹割!

更恐怖的是,文中引述消息人士指,有關研究已上呈中央,五年內有可能落實,而「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劃,正是有關計劃配套:

「據消息人士透露,港府有望在5年內適時推出邊境禁區開發,同時香港邊界禁區開發涉及的免簽政策需要中央審批,預料會通過港澳領導小組協調。另正在進行民眾咨詢的新界東北,擬合共興建5.38萬個住宅單位,預計容納超過15萬人,這也將為深港邊境特別發展區的開發提供住宅配套。」

那,A說「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劃為深港合併開路,似非捕風捉影,而更恐怖的是,A傳來另一文章,那是2008年 04月 10日《商報》一篇題為「四策促河套區成特中之特」文章,表面上是農工黨深圳市委談河套區發展,實際是一個模擬深港合併的「作戰計劃」,建議用「先易後難」策略合拼「深港大都會」:

「農工黨深圳市委會認為,深港共建國際大都會是歷史的必然,但也存在諸多問題。比如兩地不同的政治制度、法律體系,還存在獨立的海關和邊境,政治和社會制度尚未得到解決,而經濟和市場對深港「融合」的推動力有限。

委員建議本著先易后難的原則,近期的切入點應是啟動局部區域合作,在「一國兩制」基礎上,從最有條件處入手,以開發泛河套特殊區域為深港合作示範區域,建立深港人員管理等合作模式,同時從環保、醫療、教育等領域開展合作。」

看到這裡,深港合拼,恐怕不再是無中生有的說法。


立法會選舉在即,建制派候選人卻迴避見學民思潮代表,不想在選舉期間交待他們對撤銷國民教育科立場。

明顯,他們為當選後「走數」,支持政府硬推國民教育留下後著。

可是,民間反國民教育行動未有停止名模馬詩慧日前又為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拍宣傳片,反對硬銷國民教育,支持一人一信撤銷國民教育科:

另外,有有心人拿麥兜卡通作「二次創作」,弄了一條「麥兜洗腦腦教育」短片,雖然未算太完美,但也算相當不俗,童工希望版權持有人高抬貴手,不要以版權為由,要Youtube删去這段片。

八月 2012
« 七月   九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01,78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