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收到A的電話,他問童工,國民教育這問題不是今天突然出現,之前政府早已提出諮詢文件,究竟,立法會當日是誰放生了政府推國民教育?

童工翻查資料,原來早於2011年6月,民主黨何俊仁曾就國民教育提動議,內容如下:

「教育局早前建議把‘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列為必修科,惹來公眾關 注;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宣傳文體部部長郝 鐵川在網上高調發表言論,指新科目是一種‘必要的洗腦’,又質疑 ‘不聽中央政府的’不算是國民教育;及後更有香港教育局官員在課 程指引的諮詢會上表示 ‘(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等於西方價值’,並 訓斥教師‘硬要用負面的角度講國情’;為釋除公眾疑慮,確保新科 目的設立不會被利用成為灌輸政治思想的工具,本會促請政府:

(一) 正視教育界及公眾的關注,確保新科目的設立是基於 公開且公正的公眾諮詢,而非由上而下的假諮詢;諮 詢範圍應包括是否在2012年9月推行新科目;

(二) 在國民教育科內加入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的 元素,並強化現時的公民教育,以建立國民及公民的 身份認同;

(三) 給予教師自由的空間,以理性、客觀及多元的方式授 課,培養學生獨立的批判思維;

(四) 透過新科目,教導學生認識國家、民族、政府及政黨 與人民之間的關係,並得以區別熱愛國家與關懷民 族,跟支持政府、政黨、政權及政治人物的不同之處, 從而瞭解愛國愛民不等於愛黨和支持領導;及

(五) 確保新科目能全面而真實地呈現中國國情;以中國歷 史,特別是中國近代史為教材,包括六四事件、維權 運動,以至政治異見人士,例如劉曉波及艾未未等人 被打壓等事件,讓學生瞭解經濟改革開放後,中國因 社會政治發展而面對的問題。」

其後立法會議員何秀蘭、余若薇、張文光等分別提出修正,議案字眼最後如下:

「鑒於教育局早前建議把‘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列為必修科,惹來公眾 關注;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宣傳文體部部長 郝鐵川在網上高調發表言論,指新科目是一種‘必要的洗腦’,又質 疑‘不聽中央政府的’不算是國民教育;及後更有香港教育局官員在 課程指引的諮詢會上表示‘(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等於西方價值’,並 訓斥教師‘硬要用負面的角度講國情’;為釋除公眾疑慮,確保新科 目的設立不會被利用成為灌輸政治思想的工具,本會促請政府:

(一) 正視教育界及公眾的關注,確保新科目的設立是基於公 開且公正的公眾諮詢,而非由上而下的假諮詢;諮詢範 圍應包括是否在2012年9月推行新科目以‘通識及公民 教育科’代替諮詢文件中建議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

(二) 在國民教育科內加入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的元 素,並強化現時的公民教育,以建立國民及公民的身份 認同在新科目內檢視中國現代化過程的得失,並探討民 主、自由、人權、法治在中國滯後的原因;

(三) 給予教師自由的空間,以理性、客觀及多元的方式授 課,培養學生獨立的批判思維;

(四) 透過新科目,教導學生認識國家、民族、政府及政黨與 人民之間的關係,並得以區別熱愛國家與關懷各個民 族,跟支持政府、政黨、政權及政治人物的不同之處, 從而瞭解愛國愛民不等於愛黨和支持領導;及

(五) 確保新科目能全面而真實地呈現中國國情;以中國歷 史,特別是中國近代史為教材,包括六四事件、維權運 動,以至政治異見人士,例如劉曉波及艾未未等人被打 壓等事件,讓學生瞭解經濟改革開放後,中國因社會政 治發展而開國以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在社會、文化、政 治及經濟發展所面對的問題;及

(六) 由於中國歷史是培養下一代對國家的歸屬感及認同感 的重要元素,加強學生對中國歷史的認識,規定中史科 為初中必修科目,以期透過學習歷史,特別是中國近代 史,讓學生更瞭解中國的國情,而課程內容亦應着重針 對中國的現實狀況進行客觀分析,以提高學生對國情的 瞭解。」

如此動議,最終卻被建制派系否決,投票結構果,也被網民放上網了:

誰要推洗腦式國民教育,從投票結果顯而易見!家長理應追究真凶責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