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不少朋友昨天廣傳香港小交響樂團音樂總監葉詠詩在《AM730》的一篇專欄「香港人的修養哪裡去了?」,葉總監在文中以電視上看到遊行的「混亂場面」,令她「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懼」,質疑「爭取權利和民主真的要這樣嗎?香港人為甚麼會變得這麼橫蠻?」

童工無法否認,類似葉總監一類人的想法,不在少數,正如葉總監在文中引用的「混亂場面」例子:「七一遊行有人近距離吹哨子挑釁維持秩序的警察,大學生以極不友善的態度與教育局長對話,有政黨以甚野蠻的行為衝擊特首落區探訪的會場」,不少人會不以為然,認為示威人士在搞亂社會、實際卻於事無補。

但是,童工希望如葉總監一般想法的人想一想,他們看到的是果而非因;他們指責弱勢抗爭,卻未有指出一切源於建制的不公義,他們指出銀幣一面的問題,卻對銀幣另一面視若無睹。

假如政府是公平公正、假如政府是真的會接納民意的話、假如立法會不是被建制派及政府控制,就算民意反對的議案,也可以在建制派護航下通過的話,香港人,需要上街抗議嗎?

假如不是政府、警方在有絕對優勢下,對示威防範不斷升級,連示威人士最低要求,起碼令他們示威對像可以看到、聽到他們示威訴求也做不到,會出現如此激烈的抗爭場面嗎?

自古以來,帝皇最怕民變抗爭,卻不知沒有暴君,那有亂民的道理;葉總監在文中說「記得小時候,父母、長輩和老師時常教導我們要待人以禮,做人要誠實,要忍耐,要包容,不要自私……他們曾說過有品德比讀好書更重要,人若光有知識而缺乏修養,我們的社會將會是一個怎樣的社會呢?」童工要問,究竟,我們的政府對人民、又有沒有做到「要誠實,要忍耐,要包容,不要自私」?

「香港人的修養哪裡去了?」全文:

最近在電視新聞報道中看到很多香港的混亂場面:七一遊行有人近距離吹哨子挑釁維持秩序的警察,大學生以極不友善的態度與教育局長對話,有政黨以甚野蠻的行為衝擊特首落區探訪的會場……這都令我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懼。爭取權利和民主真的要這樣嗎?香港人為甚麼會變得這麼橫蠻?

我了解要香港政府聽到我們的訴求,有時的確不容易,間中一、兩次「激」一點的行為或會奏效,但同樣的方式用得太多則會令人生厭,也大大影響了社會的安寧。我相信某些立法會議員和政黨領袖的激進言行是有部署,有分寸的,他們絕對知道底線在哪裡。可憐的是一些有樣學樣、胸口掛個「勇」字的年輕人,他們挑戰「權勢」的行為又是否經過深思熟慮?情況實在令人擔憂。若然香港的教育制度能多鼓勵年輕人獨立思考,多注重德育的培養,學生的判斷能力也許會高一點,就不會容易受人影響。

當然,教育下一代的責任不單在學校方面,家長的身教其實更重要。簡單如帶子女去聽音樂會,父母是否尊重場地規則(例如年齡限制、不能用電話、不能攝影等),欣賞音樂時是否顧及周圍聽眾和演出者的感受(演奏期間不要談話和避免帶容易發聲的塑料袋進場),都會成為子女的榜樣。近期香港的新聞就是教導子女很好的素材,家長應藉此灌輸正確的價值觀。喜歡上街以遊行方式表達意見的一族,也應該以身作則,引導子女以文明的行為去爭取權益,同時也尊重他人的權利和立場,這才是有修養、有質素的表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