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局局長麥齊光被揭於1980年代任職政府工程師時,與公務員同事互租單位,涉利用公務員申領租金津貼的灰色地帶,以租津供樓投資。雖然如A說,公務員租津原意,乃協助公務員解決住屋問題,而非幫助他們買樓投資,但正如前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所言,若麥真的亳無隱瞞,租住公務員持有單位,法律上完全沒有問題。

但,關鍵是,麥齊光是否沒有隱瞞所有資料?

據生果報今天再披露更多資料,原來,與麥互租單位的公務員,極可能是現路政署助理署長曾景文,更「巧合」的是,雙人於相差兩日,購下同座上下兩層同單位物業:

「根據土地註冊處(俗稱田土廳)記錄,麥齊光與妻子於86年9月18日,以92.58萬元買入城市花園第9座21樓 E室單位,而名為曾景文的買家,則與一女子緊接於9月20日以相若價錢92.8萬元,購入麥樓上的22樓 E室單位,兩宗成交相距僅兩日。」

更離奇的是,麥齊光於88年後搬入政府宿舍,他於90年12月初授權曾景文負責處理其單位的買賣,並於90年12月底以249萬元賣出,麥獲利156萬多元。

「麥齊光日前承認於86至88年間與同事互租單位,為期27個月,隨後搬入政府宿舍。他於90年12月初授權曾景文負責處理其單位的買賣,單位並於90年12月底以249萬元賣出,麥獲利156萬多元。在麥賣樓後,曾景文於92年7月以470萬元賣出手上單位。」

為何,麥、曾兩人購入單位時間、位置如此相近?何以,麥要授權曾景文處理他的單位買賣,而非由他自己或親人處理?正常朋友之間租住單位,會否寫下一紙授權書,容許租客有權處理自已單位的買賣?這,無異於將產業權交在別人手上,縱使是十分要好朋友,似乎也不大合情理吧!

童工相信,單是這些疑問,足夠要求麥局長提供更多資料,又或要公務員事務局好好調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