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香港回歸15年,也是梁振英登基為特首的日子,更可能是香港長久以來享有言論、新聞、集會自由步向死亡的開始。

香港到今天還未有民主,但可以享有高度自由,我們由97到現在,可以在法例容許下集會批評政府,傳媒也可以報道任何批評當權者的消息,記者更有充份採訪自由向權貴提問而不受恐嚇及阻攔,可是,《蘋果日報》記者韓耀庭昨天採訪國家主席胡錦濤參觀興建中的啟德郵輪碼頭時,只因高聲向胡提問平反六四問題,即被警員以「你太大聲,影響秩序,你咁樣係違規」作借口,帶到後樓梯拘禁15分鐘問話!

童工對此既憤怒又可悲。憤怒的是警方對傳媒的打壓、已去到連提問也有罪的地步,這,完全是不能接受的大倒退!A說當年不少港記在北京見到領導人,也會大聲提問,從未有問題,最「著名」事件自然是當年有線記者問江澤民是否挺董被「訓斥」事件,A又找1999年一段港記在北京大聲問時任總理的朱鎔基,有關六四十周年報道,朱總理一樣回應提問:

「朱﹕我已忘記六四

總理朱鎔基昨日在接見訪京的財政司司長曾蔭權時﹐被記者問及六四事件十周年一事﹐他對在場記者表示﹕‘我已經忘記了。’

正值六四事件十周年的日子﹐朱鎔基昨早在人民大會堂福建廳接見了剛巧到訪的曾蔭權。在雙方會面前﹐記者先問朱鎔基﹐可以做甚麼叫六四的死難者家屬安心一些﹐朱語調溫和的回答說﹕‘我已經忘記了﹐謝謝你的提醒。’

然後﹐曾蔭權進入廳內﹐與朱鎔基見面和拍照﹐過了一些時候﹐記者再追問朱鎔基﹐中國對六四事件的立場有沒有改變﹐他就再次說﹕‘我已經說過﹐我不是告訴了你們﹐我差點兒忘記了今天是六四。’」(引用自星島日報報道)

何以,今天我們新聞自由,竟淪落至1999年偉大祖國水平也不如?連提個問題也要拉要鎖?溫水煮蛙,是否已到快煮熟的時候?若港人連看到棺材,也不肯出來捍衛自已的人權自由,是否甘心情願被當權者強姦?

當杜文澤在他的Facebook這樣寫:

「我係一個標準擦鞋仔,為搵食,我經常賣口乖。大紅花橋人抬人,人氹人,氹死人,花言巧語,大家開開心心又一世,何樂而不為。但係,做擦鞋仔應該有個底線,如果有發生過,唔可以當無發生!大家打份牛工,你擦得咁搏命,會發達咩?有良心咁擦鞋,係人才;無良心咁擦,係奴才。」香港人是怎樣精於計算也好,沒有人想做奴才、沒有良心的擦鞋仔!」

為了自已尊嚴、良心、自由,今天,上街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