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七月 2012.


特首梁振英昨日終於開腔談國民教育問題,正如梁特首處理他的大宅僭建問題一樣,他又再發揮其高超政治「偽術」,指國民教育科為上屆政府於2010/2011年度《施政報告》提出,即是,與他大宅的僭建一樣,同樣屬「上手」留下的,絕對、絕對與他無關!

其次,又是用轉移話題這一招,市民上街目的是撒回國民教育科,他卻說會將國民教育科內有關當代中國的教材上載網頁,供公眾監察云云,這又和傳媒問他是否在參選特首時己知大宅有僭建,他卻刻意隱瞞,梁特首卻不斷重複一知道有僭建、己第一時間清拆,就是不肯正面回應人家要他回答的問題。

第三招就是拿專業人士做「擋箭牌」。處理僭建問題,他找多名友好專業人士為他檢查大宅,「證明」僭建物非他買入大宅時加建、為其誠信背書;至於處理國民教育爭議,他計劃找大學校長、學者加入政府倡設檢討委員會,嘗試用人家在、市民心中聲望,為國民教育背書。

可是,不論梁特首的三招「偽術」玩得如何出神入化,始終,仍離不開核心問題:為何雙非孕婦來港產子,梁特首可以因受市民關注及爭議而叫停,為何,國民教育不可先叫停,經再諮詢後才推行?為何一定要在今年9月匆匆上馬?何以明明有3年開展期讓學校自行決定何時推行,卻不肯先撤回,讓各方用多一、兩年去討論?

真正「答案」,是否落實國民教育真的是中共交托他的「四大任務」,一旦撒回,他就無法向北京「交單」、危及其特首寶座?

梁特首或許以為大耍高超政治「偽術」,又可以再過一關,但童工相信,今次他要過關並不容易,教協昨晚開會,通過要求政府在8月內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並積極與教師、家長、學生等相關人士,討論組織罷課,並尋求辦學團體等社會各方的支持,若全港罷課真的成事,梁特首單靠玩政治「偽術」,恐難以過關!


昨天有9萬市民及家長上街,反對國民教育科,參加遊行人數雖較所有人預計多,但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及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卻無視強烈反對聲音,堅持去馬之餘,只表示會成立一個聲稱有廣泛參與的獨立專責委員會,在未來3年負責向教局就施行國教科,表達不同持份者的意見。

A說今次國民教育科爭議,令市民看清楚特首梁振英及其班子的施政本質:若煲呔是視民望、民意為浮雲,知其觸摸不定,只能隨其變化而改變施政方向,若最終仍無法取悅民意,只有望雲而嘆;梁振英及其班子對待民意的態度,卻是視民意如草芥,不論有多少人上街,有多少人反對,他們均以上街者只是700萬港人中的小數,沒有上街的市民其實是「支持」政府的,就算民調顯示他們民望下跌,也不過是一堆數字,無礙他們自我感覺良好,反正,特首是中央任命、林鄭、吳克儉是梁特首任命,港人上街也無法令他們下台。

童工相信,梁振英己鐵了心,不惜以中共無懶、獨裁手段去處理國民教育科的反對意見:不管你多小人上街,10萬、50萬人也好,我就是不讓步,你們可以怎樣?反正遊行完結了,反對者可不能天天上街,只要政府面皮夠厚夠黑,陳惜姿、黃之鋒也不可能天天上傳媒罵政府,只要9月一到,國民教育科落實了,再拿一、兩個樣版學校為例,宣傳可以教六四、李旺陽,反對聲音就會減少,漸漸無人理會,一、兩年後才逐步收緊,那時,香港人要反抗也無從著力,正如B說一個市井比諭,黑社會要誘騙少女出賣肉體,最緊要是騙人家「上床」:「古惑仔開頭一定話好禮貌架,一齊瞓都唔會搞你架,呃左你上床之後,仲唔為所欲為咩!到時你都冇符喇!」

現在,問題己不只是反對國民教育科如此簡單,若梁振英政府發覺這種厚黑管治方法可行,港人真的會不了了之,日後面對其他港人反對政策,如23條立法,他們也會用相同方法處理,民意,不再是政府施政的考慮因素,香港未來5年,只怕較煲呔治港年代更可怕。

要扭轉局面,港人一定要繼續行動、繼續展示更大群眾力量,向梁振英政府顯示,你不尊重民意,市民不會放過你的,你要霸王硬上弓?我們一樣不會在高牆前退縮,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說,他們8月會再有行動、教協計劃要推動罷課,港人也要有心理準備,面對梁振英政府,不再是偶然上街,而是要月月上、甚至天天上街。

未來抗爭,恐怕會較過去十多年更艱辛,但,絕不能作絲亳退讓。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與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代表,於今日反國民教育科遊行前夕會面,一於外界所料,所謂「會面」只是政府例行公司,根本沒有誠意回應反對聲音,大聯盟代表更提早離場以示不滿。

A說,吳局長在會面中態度冷漠而傲慢,只強調沒有理據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又說甚麼「(遊行)人多人少不是政府考慮(撤回國民教育)的重點。」更有政府代表以玩具比喻作國民教育,認為教小朋友學習國民教育時,就如可以給他們數個「玩具」,讓他們逐個認識,再選擇喜歡那一個,就好像認識中國一樣,其兒戲之態度,根本無意正視社會連日來反對國民教育科的聲音,甚至、吳局長更事先張揚,就算有多少家長、市民上街反國民教育科,政府,一樣會「視若無睹」,如此公然地踐踏民意,恐連前煲呔政府也不敢做、特首梁振英所謂重視民意,難道,就是如此?

再看看國民教育促進會主席姜玉堆,公然為國民教育科是洗腦教育辯護,指「呢啲人(反國民教育科市民)唔代表香港的學生同家長,國民教育呢樣野,係得到普遍市民認同」、「如果個腦真係有問題,真係要洗,好似我地件衫咁,烏糟咗就要洗,好似腎病都要洗腎啦,呢啲人我諗首先要洗洗佢」云云,也正好反駁吳局長言論。誰說國民教育科不是洗腦教育?國民教育促進會正正就是拿政府資助、獲政府默許下,推動洗腦國民教育的活生生例子,若吳局長仍睜著眼說瞎話,指國民教育不是洗腦教育,試問,誰還會再相信?

或許,正如局長所說,「(遊行)人多人少不是政府考慮(撤回國民教育)的重點」,上街未必可以逼政府撤回教民教育科,但,為了下一代,除了上街已別無他法,若不能撤消國民教育科、那,就撒換吳克儉這個教育局局長吧!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近日不斷為國民教育辯護,不斷重複又重複的說,國民教育科可以可鼓勵學生獨立思考,明辨是非,肯定不是洗腦教育。林太昨天更加碼說,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得到教育界支持,社會亦普遍認同,如果不推行會令很多人失望,又指有關說法是不信任教育界,對他們不公道云云。

但童工眼見近日不少家長、敎師出來反對,社會不同階層團體及人士均要求政府取消、押後、或重新諮詢,林太所謂社會普遍認同國民教育,從何說起?今天生果報委托港大調查,有52%被訪者支持擱置國民敎育科,林太所說的社會普遍支持,又從何說起?這樣不斷向公眾發放不正確訊息,企圖以非為是,又和洗腦有何分別?

又,假設,今天小學已有國民敎育科的話,那,林太的「官方」說法是,社會普遍認同國民教育、將其他反對聲音視而不見,再想想那些只求討好教育官僚的校長,會容許老師對學生說,我們的政務司司長說,普遍港人支持國民教育科,其實是謊話,司長,根本也在向市民洗腦嗎?

若連一個有爭議政策,政府也不肯實話實說,承認有相當反對聲音,硬要每天重複官方立場場,企圖玩弄謊話說一百次就會成真的技倆,我們,可以相信日後國民敎育不變洗腦教育嗎?

 


近日有關國民教育的爭議,包括政府官員、建制支持者在內,均認為反對者是危言聳聽,但,偉大祖國歷史中,已有太多例子證明,所謂愛國教育,實際,只是當權者控制人民思想方法。

A傳來一條近日在網上流傳的日劇短片,《世界奇妙物語 ‧ 23分鐘的奇跡》,那,完全是反國民教育的「宣傳片」。A說,日本在二戰時,也曾以洗腦教育方式,向學生及國民貫輸軍國主義思想,最終,只會禍國怏民,難道,我們又要犯相同錯誤?


雖然家長、教師、以致社會人士均表態反對國民教育,但以廣納民意自居的粱振英班子,似乎對民意視若無睹,企硬要推國民教育,政務司長林鄭月娥表明,政府無意押後,又為國民教育科解畫,毋須以需要罷課方式表達意見,又指學校會教學生明辨是非、獨立思考,重申國民教育科不是洗腦式教育。而教育局局長吳克檢也繼為國民教育撰文撰, 解釋國民教育科不屬公開試考核範圍,不影響學生升學就業, 學校可按課程指引列舉的例子評估學生云云。

即是,童工認為,既然林司長及吳局長認為國民教育並非為洗腦,又強調不會對學子升學有影響,即,不是急於一時要落實,何不再重新諮詢?

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發言人陳惜姿在明報撰文, 吳克儉指政府稱曾就國民教育課程作諮詢, 僅於教育局培訓行事曆上載詳情,只供教界參加,家長根本無法表達意見。

童工翻查教育局資料及傳媒報道, 局方曾聲稱:

「課程發展議會轄下德育及國民教育專責委員會,共召開15次會議,討論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內容,並進行10場焦點小組會談,出席者包括辦學團體代表、地區校長會代表、中小學校長、課程統籌主任、前線教師、社福界代表及地區家長會代表,對課程提出意見及建議。」

當中提及的「地區家長會代表」,實為官方認可的家長代表,每遇政府要找「家長」就政底政策,給與「意見」,分區教育主任就是會「諮絢」他們,情況倒有點像當年政改,政府諮詢已被建制派控制的區議會,之後就以十八區區議會不反對,就說「民意」支持政改一樣,所謂地區家長會代表,根本是政府製造民意支持其中一樣工具罷了!

其實,若林太、吳局長對國民教育如此有信心、認為政府決定得到大部份家長支持,何不重開諮詢?就算是3個月也好!

若政府不肯重開諮詢,只會證明一件事,民意、家長,根本不支持開設國民教育科!


昨天,收到A的電話,他問童工,國民教育這問題不是今天突然出現,之前政府早已提出諮詢文件,究竟,立法會當日是誰放生了政府推國民教育?

童工翻查資料,原來早於2011年6月,民主黨何俊仁曾就國民教育提動議,內容如下:

「教育局早前建議把‘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列為必修科,惹來公眾關 注;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宣傳文體部部長郝 鐵川在網上高調發表言論,指新科目是一種‘必要的洗腦’,又質疑 ‘不聽中央政府的’不算是國民教育;及後更有香港教育局官員在課 程指引的諮詢會上表示 ‘(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等於西方價值’,並 訓斥教師‘硬要用負面的角度講國情’;為釋除公眾疑慮,確保新科 目的設立不會被利用成為灌輸政治思想的工具,本會促請政府:

(一) 正視教育界及公眾的關注,確保新科目的設立是基於 公開且公正的公眾諮詢,而非由上而下的假諮詢;諮 詢範圍應包括是否在2012年9月推行新科目;

(二) 在國民教育科內加入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的 元素,並強化現時的公民教育,以建立國民及公民的 身份認同;

(三) 給予教師自由的空間,以理性、客觀及多元的方式授 課,培養學生獨立的批判思維;

(四) 透過新科目,教導學生認識國家、民族、政府及政黨 與人民之間的關係,並得以區別熱愛國家與關懷民 族,跟支持政府、政黨、政權及政治人物的不同之處, 從而瞭解愛國愛民不等於愛黨和支持領導;及

(五) 確保新科目能全面而真實地呈現中國國情;以中國歷 史,特別是中國近代史為教材,包括六四事件、維權 運動,以至政治異見人士,例如劉曉波及艾未未等人 被打壓等事件,讓學生瞭解經濟改革開放後,中國因 社會政治發展而面對的問題。」

其後立法會議員何秀蘭、余若薇、張文光等分別提出修正,議案字眼最後如下:

「鑒於教育局早前建議把‘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列為必修科,惹來公眾 關注;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宣傳文體部部長 郝鐵川在網上高調發表言論,指新科目是一種‘必要的洗腦’,又質 疑‘不聽中央政府的’不算是國民教育;及後更有香港教育局官員在 課程指引的諮詢會上表示‘(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等於西方價值’,並 訓斥教師‘硬要用負面的角度講國情’;為釋除公眾疑慮,確保新科 目的設立不會被利用成為灌輸政治思想的工具,本會促請政府:

(一) 正視教育界及公眾的關注,確保新科目的設立是基於公 開且公正的公眾諮詢,而非由上而下的假諮詢;諮詢範 圍應包括是否在2012年9月推行新科目以‘通識及公民 教育科’代替諮詢文件中建議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

(二) 在國民教育科內加入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的元 素,並強化現時的公民教育,以建立國民及公民的身份 認同在新科目內檢視中國現代化過程的得失,並探討民 主、自由、人權、法治在中國滯後的原因;

(三) 給予教師自由的空間,以理性、客觀及多元的方式授 課,培養學生獨立的批判思維;

(四) 透過新科目,教導學生認識國家、民族、政府及政黨與 人民之間的關係,並得以區別熱愛國家與關懷各個民 族,跟支持政府、政黨、政權及政治人物的不同之處, 從而瞭解愛國愛民不等於愛黨和支持領導;及

(五) 確保新科目能全面而真實地呈現中國國情;以中國歷 史,特別是中國近代史為教材,包括六四事件、維權運 動,以至政治異見人士,例如劉曉波及艾未未等人被打 壓等事件,讓學生瞭解經濟改革開放後,中國因社會政 治發展而開國以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在社會、文化、政 治及經濟發展所面對的問題;及

(六) 由於中國歷史是培養下一代對國家的歸屬感及認同感 的重要元素,加強學生對中國歷史的認識,規定中史科 為初中必修科目,以期透過學習歷史,特別是中國近代 史,讓學生更瞭解中國的國情,而課程內容亦應着重針 對中國的現實狀況進行客觀分析,以提高學生對國情的 瞭解。」

如此動議,最終卻被建制派系否決,投票結構果,也被網民放上網了:

誰要推洗腦式國民教育,從投票結果顯而易見!家長理應追究真凶責任!


昨天學民思潮、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教協等14個團體組成了「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除了號召市民於下周日上街反國民教育外,聯盟又成功籌款登聯署廣告,反對國民教育,除了有逾1100名家長捐款支持外,更有有不少知名人士加入,包括天主教陳日君樞機、資深大律師戴啓思、時事評論員李鵬飛,財經界人士胡孟青、蔡東豪,音樂人黃耀明、 周博賢、以及藝人森美等。如此多來自不同界別人士加入行動,顯示反對在現階段推動國民教育,已非個別人士或團體的想法,而是有一定廣泛的民意認同。

可是,除了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企硬不讓步外,曾做過教統局常秘的行會成員羅范椒芬,卻以「太激烈」形容上街行動,又指國民教育有需要存在,因為要全面認識國家,不存在推行洗腦式教育云云。

羅太這種凡事也覺反對者不對、不了解,有心與政府對著幹的心態,早在她做常秘推教改時,己叫不少師生不寒而栗,因羅太對反對者對抗敵視態度,是不分年齡身份,小至中學生,只要不認同她的立場,同樣要「除之而後快」。

2001年5月,羅太出席一個教改論壇,與200師生談教改,其中一名學生,就讀沙 田 官 立 中 學 的 中 三 學 生 黃 峻霆 舉手 問 羅 太, 政 府 高 官 均 把 子 女 送 到 外 國 讀 書 ﹐ 是 否 代 表 他 們 對 本 地 教 育 制 度 失 去 信 心 ﹖ 在 場 學 生拍 手 叫 好 ,又看看羅太反應:

「 台上 的 羅 太 即 時 笑 說 ﹕ 「 你地對啲 嘩 眾 取 寵 的 問 題 反 應 咁 熱 烈 ﹐ 令 我 好 失 望 ﹗ 」 她 指 近 年 家 長 送 子 女 到 外 國 讀 書 的 數 目 增 加 了 ﹐ 但 並 不 一 定 對 香 港 有 負 面 影 響 。」(引用自星島日報)

單看羅太將針對官員、可能令他們尷尬的提問看作嘩眾取寵,以上街表達訴求看作是「太激烈」,明顯她的國民、甚至公民價值觀,與市民有很大落差:市民認為平常不過表達方式,羅太,卻可以認為是進,若以此套用在國民教育中,羅太所謂「不是洗腦教育」,其實在其他人眼中,正正就是洗腦?


日前有報道稱,傳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王光亞上周末南下深圳會見建制派,除表態支持特首梁振英,強調中央支持他完成任期、沒有所謂換人的plan B外,他又要求建制派不要為了立法會選舉,批評梁班子、甚或「落井下石」,借此拉選票、賺取政治本錢云云。

昨天與A談及王主任的話。A說空穴來風,未必無因,加上葉劉淑儀也證實見了王光亞,有關王主任談話,恐怕,也是錯不到那裡,但關鍵的是,王主任要這樣挺梁特首、等於說「現在梁特首真的沒有朋友!真的有人傳要拉他下台,而且有很多人相信,連梁特首也信以為真呀!所以要我來僻謠!」聰明笨白致此,A也無話可說!

更令人摸不著頭腦者,莫如叫建制派不要在立法會選舉中批評梁班子,A說若建制派候選人原本也不想批評梁特首,如此公開一說,變成了此地無銀三百兩,日後在選舉論壇上,批梁特首是死、不批、也是死,王主任豈不陷所有建制派候選人於死局。

童工記起某位泛民元老級人物B談及一個故事。話說回歸前某次立法局選舉,建制派又敗下陣來,當時建制派一元老級人物,對B長噓短歎,抱怨選舉前、當時港澳辦主任魯平向民主派發炮,結果令選民更堅決出來投民主派候選人一票,當時該建制派元老不禁自嘲,有時他也不明白,港澳辦是幫誰,魯平知不知他才是民主派的「喇喇隊」?

物換星移,港辦主任也換了多人,可是,那些中共幹部好像不會吸收教訓,總犯上相同錯誤!


童工日前才「陰謀」地猜測,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突然於周二秘密訪京,與偉大祖國的教育部部長袁貴仁見面,背後是否與香港推動國民教育有關?怎知話口未完,教育局發言人昨接受查詢時主動承認,吳克儉與袁貴仁見面時,有談及國民教育:

「內容主要是匯報港府已公布課程指引,並將以實務及循序漸進方式在學校推行」

雖然發言人稱,兩人在1小時的會面,也有談及包括提出希望繼續讓文憑試畢業生免試投考部分內地高等院校等多項事宜,可是全城正為國民教育作激烈爭議,吳局長卻在這時訪京,面見教育部部長談國民教育問題,還要事前不知會市民、事後不作交待,究竟,他是服務港人、向港人交待,還是向北大人交待?

更令童工感無法想像的是,教育局發言人稱,此次會面由吳克儉主動提出,而根據《基本法》第一百三十六條規定,香港特區政府有權自行制定有關教育政策,根本無需向北京交待: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原有教育制度的基礎上,自行制定有關教育的發展和改進的政策,包括教育體制和管理、教學語言、經費分配、考試制度、學位制度和承認學歷等政策。

社會團體和私人可依法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興辦各種教育事業。」

教育局發言人以吳向袁貴仁「匯報港府已公布(國民教育)課程指引」,實際上己違《基本法》第一百三十六條中「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原有教育制度的基礎上,自行制定有關教育的發展和改進的政策」的規定,除自行斷送高度自治外,更是違法做法,特區政府實應為吳做法交待及作出懲處。

若麥齊光要辭職,那,違反《基本法》吳克檢有顏面留任局長嗎?

七月 2012
« 六月   八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Blog Stats

  • 1,796,647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