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15年,傳媒有形形式式的專題報道。記得15年前香港回歸,傳媒也有各式各樣報道,高唱明天會更好之餘,當中對回歸的憂慮和恐懼,仍然躍然於紙上。

到了回歸10周年,傳媒有關報道,大部份以唱好為主,批評的少了,除了某些仍冥頑不靈的傳媒外,敢於質疑回歸後不如以往的報道、甚至批評偉大祖國在回歸10年做錯甚麼的評論,那就更加少了。

今天,回歸15年,香港傳媒、香港知名人士中,還有多少人敢以批判角度,評論回歸15年?恐怕、真的是鳳毛麟角。幸好同事A提醒,原來,今期《壹週刊》附送一本「回歸15年」特刊,當中訪問不少知名人士對回歸15載感受,可讀性高,由以周潤發、杜琪峯訪問,可讀性高,童工也幾乎「走寶」。

當中發哥大談市民不滿曾蔭權貪腐原因,充滿基層智慧:

「發哥經常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留下腳毛。前陣子曾蔭權被揭豪坐私人飛機豪住總統套房,社交網站瘋傳發哥cap帽T恤look一支公坐港鐵逼巴士的照片,網民都慨嘆,高官要學習發哥的簡樸。發哥被網民「擺上枱」來批評曾蔭權,他妙答道:「即係如果市民個個有得食有得住,莫講話私人飛機又好,空軍一號又好,你曾蔭權坐火箭都無所謂,佢上太空好像楊利偉咁揮旗囉,大家都會好開心拍手掌o架,因為你政績做得夠好嘛。現在問題是怨氣太大,你又做唔到嘢,你又要豪花,所以係人都嬲囉。」」

他也認為,就算市民關心「搵食」問題,六四、7.1遊行還是要去:

「雖然發哥說,大家最關心搵食,但他卻支持市民繼續遊行,繼續去中聯辦抗議:「我要糾正一樣嘢,那裡不叫西環,因為我喺西環長大的,那裡是西營盤同石塘咀中間。你成日衝去石塘咀同西營盤中間呢,個個禮拜都有,加埋政府總部;還有每年七一加上維園燭光晚會,這些怨氣是不能被打壓的,長毛係一定要繼續抬棺材的,這是必要的指定動作,因為這是代表香港的自由繁榮、言論自由,無這樣嘢香港就無價值o架啦。」」

杜琪峯在訪問更坦白說,要香港好就要有普選:

「他認為普選對中央政府也有好處:「如果普選行到,矛頭就不會在中央政府,而是(屆時特區政府)執政的那班人。現在,西環也好,中央政府也好,成為了被攻擊的對象。」他又強調,普選特首必須是真普選,而不是從「爛橙爛蘋果」裡二擇其一的假選舉。」

杜Sir又說香港人在回歸後對偉大祖國歸屬感滑落,全因中國貪腐問題太多,若非擔心影響老闆、他六四也會上街:

「杜琪峯直言,回歸前,對國家的歸屬感頗佳,可是這種感覺在回歸十五年來滑落:「國內這麼多貪官,發生了很多不該發生的事,毒奶粉雞蛋豉油都有假的,這些都是管治的問題。」他敢於批評中央政府,卻看不過眼本地報章自我審查情況惡化,杜琪峯形容,香港言論自由在二○○三年後明顯縮窄,敢批評中央政府的報章寥寥可數

杜琪峯又說,每年看到大批港人參加六四燭光晚會和七一遊行,他都受到觸動,很想去出席,但礙於不想影響電影投資者和公司同事生計,只能以大局為重而缺席,但他內心卻非常火熱:「六四七一遊行係咪應該參加呢,為何電影界的人不見了?我沒有去,但我當然好想去。問心那一句,我是支持的,這是我心底裡最歇斯底里的一句話。」」

看周潤發與杜琪峯回歸訪問,或許無大智慧,卻是真誠的肺腑之言,總好過那些一味唱好擦鞋文章!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