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有人留言說,候任特首梁振英尚未「登基」,何以,童工總是批評他的不是,又說,童工總是在發放負能量云云。即是,梁候任特首人未上場,早已先聲奪人,單是喝停雙非孕婦,已顯示梁候任特首已非「候任特首」如此簡單,草民者如童工,監察當權者乃任何人皆有之權利,若指此乃「負能量」,則特區只能容許歌功頌德之所謂「正能量」呼?若此為港人之所好,童工以為文匯、大公等日夕宣揚偉大祖國與特區正面形像報章,早該為香江暢銷報章,何以,此等報章為港人無視,甚或與文痞等同?

再看梁候任特首的治港「鴻圖偉略」,他接受《明報》專訪,提及要成立四大「政策智囊」,共商港是:

「候任特首梁振英計劃在扶貧、經濟發展、金融發展,以及土地和房屋設四大政策智囊,梁振英表示,其中首三個智囊將於未來兩周成立籌備委員會,以便七一後立即運作,各智囊最終只有約10人,其中經濟發展委員會涵蓋具成長潛質的產業及研究組織代表,不會重蹈現屆政府策發會廣招數十人開「口水會」的覆轍。」

先不要說現政府已有行政會議、中央政策組、以及政府內大大小小諮詢委員會收集意見,單是立法會、區議會已是正式民意代表,梁候任特首又要再於現有架構以外,另設委員會,那,不是架床叠屋,又是甚麼呢?

至於搞委員會之法,實為前特首董建華之「舊橋」,單以成立經濟發展智囊委員會而論,《明報》李先知專欄如此說:

「消息人士透露,新成立的經發會將會有四大家族的成員,入局機會較高的是新世界的鄭家純,新世界的特首提名票雖然給了唐英年,但鄭家純其實是兩邊下注,很早便派了旗下大將紀文鳳為梁振英助選,到梁當選時又公開為他站台,以示與唐劃界,相比其他3 個華商大家族,梁會覺得新世界鄭家較可信賴。除了鄭家純,消息人士指出,九倉的吳光正和恒隆的陳啟宗也很有機會入經發會,這兩個財團在香港經濟圈中影響力僅次於四大家族,可以起到分散和牽制的作用,而且吳光正和陳啟宗都是很有觀點的人,對香港的經濟發展不時發表一己之見,又有一定的公職經驗。」

可是,若與董建華於2003年的「國際顧問團」成員比較,梁候任特首人選只是「小朋友」級數顧問,看董前特首的顧問人選:

西門子監察董事會主席卡爾‧赫爾曼‧鮑曼

匯豐控股集團主席龐約翰

加拿大鮑爾公司總裁兼聯合行政總監德馬雷

美國國際集團主席兼行政總裁格林伯格

皇家荷蘭石油公司/硯殼集團常務董事羅布‧勞斯

東京三菱銀行高級顧問高垣佑

美國聯邦儲備銀行前總裁保羅‧沃爾克

即是,原來梁候任特首所謂「新政」,只是「翻炒」2003年前特首的舊瓶舊酒,而且不只「舊瓶」,連那些「舊酒」水平也不如前人,試問,又怎能不對梁候任特首能力加以質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