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六月 2012.


回歸15年,傳媒有形形式式的專題報道。記得15年前香港回歸,傳媒也有各式各樣報道,高唱明天會更好之餘,當中對回歸的憂慮和恐懼,仍然躍然於紙上。

到了回歸10周年,傳媒有關報道,大部份以唱好為主,批評的少了,除了某些仍冥頑不靈的傳媒外,敢於質疑回歸後不如以往的報道、甚至批評偉大祖國在回歸10年做錯甚麼的評論,那就更加少了。

今天,回歸15年,香港傳媒、香港知名人士中,還有多少人敢以批判角度,評論回歸15年?恐怕、真的是鳳毛麟角。幸好同事A提醒,原來,今期《壹週刊》附送一本「回歸15年」特刊,當中訪問不少知名人士對回歸15載感受,可讀性高,由以周潤發、杜琪峯訪問,可讀性高,童工也幾乎「走寶」。

當中發哥大談市民不滿曾蔭權貪腐原因,充滿基層智慧:

「發哥經常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留下腳毛。前陣子曾蔭權被揭豪坐私人飛機豪住總統套房,社交網站瘋傳發哥cap帽T恤look一支公坐港鐵逼巴士的照片,網民都慨嘆,高官要學習發哥的簡樸。發哥被網民「擺上枱」來批評曾蔭權,他妙答道:「即係如果市民個個有得食有得住,莫講話私人飛機又好,空軍一號又好,你曾蔭權坐火箭都無所謂,佢上太空好像楊利偉咁揮旗囉,大家都會好開心拍手掌o架,因為你政績做得夠好嘛。現在問題是怨氣太大,你又做唔到嘢,你又要豪花,所以係人都嬲囉。」」

他也認為,就算市民關心「搵食」問題,六四、7.1遊行還是要去:

「雖然發哥說,大家最關心搵食,但他卻支持市民繼續遊行,繼續去中聯辦抗議:「我要糾正一樣嘢,那裡不叫西環,因為我喺西環長大的,那裡是西營盤同石塘咀中間。你成日衝去石塘咀同西營盤中間呢,個個禮拜都有,加埋政府總部;還有每年七一加上維園燭光晚會,這些怨氣是不能被打壓的,長毛係一定要繼續抬棺材的,這是必要的指定動作,因為這是代表香港的自由繁榮、言論自由,無這樣嘢香港就無價值o架啦。」」

杜琪峯在訪問更坦白說,要香港好就要有普選:

「他認為普選對中央政府也有好處:「如果普選行到,矛頭就不會在中央政府,而是(屆時特區政府)執政的那班人。現在,西環也好,中央政府也好,成為了被攻擊的對象。」他又強調,普選特首必須是真普選,而不是從「爛橙爛蘋果」裡二擇其一的假選舉。」

杜Sir又說香港人在回歸後對偉大祖國歸屬感滑落,全因中國貪腐問題太多,若非擔心影響老闆、他六四也會上街:

「杜琪峯直言,回歸前,對國家的歸屬感頗佳,可是這種感覺在回歸十五年來滑落:「國內這麼多貪官,發生了很多不該發生的事,毒奶粉雞蛋豉油都有假的,這些都是管治的問題。」他敢於批評中央政府,卻看不過眼本地報章自我審查情況惡化,杜琪峯形容,香港言論自由在二○○三年後明顯縮窄,敢批評中央政府的報章寥寥可數

杜琪峯又說,每年看到大批港人參加六四燭光晚會和七一遊行,他都受到觸動,很想去出席,但礙於不想影響電影投資者和公司同事生計,只能以大局為重而缺席,但他內心卻非常火熱:「六四七一遊行係咪應該參加呢,為何電影界的人不見了?我沒有去,但我當然好想去。問心那一句,我是支持的,這是我心底裡最歇斯底里的一句話。」」

看周潤發與杜琪峯回歸訪問,或許無大智慧,卻是真誠的肺腑之言,總好過那些一味唱好擦鞋文章!


這兩天,童工在Facebook中看到最多朋友轉載的照片,就是這張「水馬圍城迎胡總」:

朋友A就以這張英女皇1975年訪港照片,「事頭婆」被人群、記者包圍照片回應:

A說,「事頭婆」到訪「佔領」的殖民地,尚且如此親民,香港回歸、偉大祖國主席到訪自己的地方,反而要拿水馬將自己圍住,中共領導人面對自己人民的膽量,連英女皇面對殖民地子民也不如!或許,香港不是「回歸」偉大祖國,而是「被回歸」偉大祖國。


曾幾何時,香港人有一名特首叫董建華,他治港期間犯了不少錯誤,最終引發50萬市民上街,但,怎樣也好,董建華從未說過,一切,與他無關。

之後,又來了一個叫曾蔭權的特首。他,就如一般高薪打工族,只要不是違法,可以拿到的好處,他可以全部拿盡,但,面對民意責難,他不敢否認,虛情假意政治化裝也好,貪曾,也要道歉。

未來,我們有一個特首叫梁振英。之前,傳媒揭破他大宅有僭建,他可以公開說是上手業主留下,自己不知情,到一再被揭他的辯解也是大話,又可以不斷改口說「從來冇否認過知道佢(玻璃棚)係僭建物,有需要拆」、「個玻璃棚我承認係僭建」,甚至,連之前曾誓神劈願,買下大宅後沒有僭建,今天,也可改口說,「要check下,因為係十幾年前嘅事」,「而家有唔同嘅講法,要了解下」!

若,我們未來特首,可以如此厚顏無恥,公開說過的話也不認帳,香港人,還可以怎樣?

童工就算再批梁振英「講大話」,又有何價值?反正,他已不知廉恥為何物了!


 

假如,唐英年當日被揭建地下皇宮、先以「挖深咗」掩飾,之後才承認真有其事,公開道歉,市民大眾認為這是誠信有問題做法,那,若有人被揭有隱瞞公眾,之後向市民公開解釋及道歉,但那個所謂的「道歉」和「解釋」,原來是另一個大話,再一次公開欺騙市民,這個人的誠信問題,不是較唐英年更加嚴重嗎?

這一個人,正是自稱僭建問題只是一時疏忽、事前亳不知情的候任特首梁振英!6月22日他被《明報》有一僭建玻璃屋,候任特首辦指該玻璃屋「前身為一木花棚,梁先生於2000年買入該物業時已經存在。因為白蟻蛀蝕嚴重,幾年前改建為一金屬加玻璃的簡單結構」,而梁也多次公開說有關僭建為上手業主留下,他全不知情,但《明報》從政府拍攝的高空圖片顯示,梁振英買入大宅前1個月和收樓後3個月,大宅根本沒有所謂僭建木花棚,梁說法根本是「講大話」:

「本報昨天取得數張由地政總署拍攝的高空照片,第一張攝於1999年11月3日,即梁振英簽約買入大宅前約1個月,大宅5號屋前沒有任何木花棚,顯示上手住客在該位置並沒有僭建。第二張攝於2000年9月中,即梁收樓後3個月,顯示5號屋前仍是一個灰色平台,沒有任何僭建物。這兩張圖片證明,上手住客根本沒有留下什麼木花棚。

第三張政府高空圖片攝於2001年9月,即梁振英收樓15個月後,圖片顯示5號屋前的灰色平台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形似木花棚的白色建構物,顯示在介乎2000年9月至2001年9月的一年期間,梁宅僭建了木花棚,由於這段時期物業屬梁振英所有,梁要承擔僭建責任。」(引述自《明報》)

梁候任特首被揭發有僭建後,仍繼續向市民「講大話」掩飾犯錯,這,已非個人問題,而是公然欺騙全港市民,作為公職人物已是誠信破產!童工質疑這樣的人怎可做特首、怎能領導政府?

現附上早前候任特首辦回應《明報》查詢僭建全文:

「有關結構的前身為一木花棚,梁先生於2000年買入該物業時已經存在。因為白蟻蛀蝕嚴重,幾年前改建為一金屬加玻璃的簡單結構,本質為一建在花園的玻璃篷,並非密封,沒有增加要計算入地積比例的面積。前身的木花棚和改建的金屬加玻璃結構均沒有入則,屋宇署人員亦沒有到該物業視察。

昨晚(周二)接獲貴報查詢,梁先生今早(周三)經諮詢專業意見後,決定立即拆除該結構,下午已清拆完畢。

梁先生無意違反《建築物條例》。他在買入該物業後,只曾在通道上加建玻璃蓋,當時亦主動向屋宇署申請並獲批准,故他相信家中並無僭建物,否則不會在該玻璃篷前及家中其他地方多次接受媒體採訪。

此事實屬無心之失,梁先生亦即時作出回應。

候任行政長官辦公室」


候任特首梁振英大宅僭建事件發展到今天,外界質疑不離兩大問題:

  1. 梁振英買下大宅後自行僭建,卻一直隱瞞事件
  2. 梁振英買下大宅時早已知有僭建,可是他一直未有清拆,直至被揭發才承認

對於第一項質疑,從現時公開資料來看,似乎未有太多證據,證明他買下大宅後自行僭建。

不過,卻有越來越多證據顯示,梁有可能在買入大宅時,已知悉有僭建物,只是他在選舉期間,眼是唐英年被僭建問題打擊至民望大跌,所以一直隱瞞事件,以免影響民望。

其中一個重要證據,就是《經濟日報》報道,梁振英大宅買賣協議中,加入一項不尋常賣家免責條款:

「在1999年梁宅買賣協議的附表4條款一,列明「買家(即梁振英公司)在簽訂協議前,已得到本身律師、測量師及其他專業人士適當建議」;並表明會放棄,再提問屋內是否有僭建物等的權利。」

律師A說,那並非一般標準買賣合約條文,通常會出現於一些獨立屋或村屋合約中,買方知悉存有僭建物,但又不想賣方還原,如某新界知名獨立屋屋苑,不少業主也私下加建地牢或天台玻璃屋,買方通常不介意這些僭建,特別是十多廿年前,根本沒有所謂清拆僭建物問題,所以賣方為保障利益,通常會在合約加上上述條款,以免買家事後「踢契」。

由此觀之,A相信當年梁買入大宅時,很大機會已知悉有僭建,否則,無須加入此條款。

另一令童工懷疑梁候任特首知悉大宅有僭建的原因是,原來自特首選舉開始,梁一直沒有再談及大宅是否有僭建的問題,甚至到唐英年爆出僭建醜聞,他也是不談論唐僭建,要直到選舉論壇上,被唐急攻其行會「講大話」問題,他才以僭建問題還擊,反指唐在僭建問題上睜眼說大話。

何以,梁振英在唐僭建風波期間,絕口不談僭建問題,不公開表示自己大宅沒有僭建,為自己「加分」?是否擔心日後會被人指他欺騙選委、作出失實聲明?

按目前情況,梁振英不但無法說服公眾,他對僭建一事並不知情,反而有越來越多證據令人懷疑,他早知大宅有僭建。


候任特首梁振英對他大宅僭建解釋,越來越多證據顯示,他是「一個大話冚一個大話」,爆煲之勢恐難扭轉。

日前、梁候任特首還誓神劈願他不是「一手業主」,並以其中一間房間貼滿「 Hello Kitty」牆紙為證,強調他所買的大宅「一定唔係一手」。不過,連日來已有傳媒及網民,自行翻查梁大宅交易記錄,指他是從發展商手上買入大宅,而候任特首辦昨天也證實,大宅是直接向發展商購入,即,梁所謂「一定唔係一手」,法律上是說不過去。當然發展商把大宅賣給梁候任特首前,有可能曾自住或出租,但梁候任特首日前回應傳媒指,他是由發展商手上買下大宅時,明顯未有交待真實情況,全因,梁候任特首心知肚明,若大宅一直是由發展商持由,用作出租,租客怎敢僭建?就算是發展商留作自用,僭建誘因也低,全因大宅是他們建的,只要入側時按需要設計就可以,又何建成後再僭建?即是,僭建是由梁入住之後搞出來的機會大增!

至於梁競選辦主任張震遠說,梁當年買大宅驗收時,「佢(梁振英)係委托一個建築測量師去睇下個建築有無乜野唔妥,當然包括個屋本身,有無咩架構問題呀、有無白蟻呀,有無啲違規違法既嘢,但唔一定係指定話,你去睇下有無僭建」,這個說法又等如否定梁於22日說,他當日收樓時,已請過法律和建築測量方面的專業人士檢查,確保沒有僭建,變相踢爆梁「講大話」!

那,究竟梁振英「一個大話冚一個大話」的遊戲,要玩到何時才肯停?何時才肯對公眾說真話?

難道,他真的當市民是傻瓜?又或,相信市民無法令他下台?


假如,當日唐英年被揭僭建地下皇宮是嚴重誠信問題,甚至認為他不適合當特首的話,今天,候任特首梁振英因被揭僭建引發的誠信問題,只有更加嚴重,更不適合當特首。

梁候任特首日前被揭僭建玻璃屋及花棚後,梁一直只是用「無心之失」去解釋,亦未有交待他大宅是否有其他僭建物,直到,昨日屋宇署進入他大宅視察,才發現他僭建項目多達五處,更令人大吃一驚的是,當中包括一個在地面車位下僭建的地庫,面積有240方呎,梁地庫裝修成兩房一廳,根本就是唐英年當日僭建的翻版!

但梁候任特首較唐英年更差劣的是,有關僭建並非在首次被揭僭建之後「自爆」,而是被屋宇署巡查之後揭發,即是,有理由相信、若非政府部門調查,梁根本不會主動交待那僭建地庫!

至於他說自己不知那是僭建,實情是早在去年5月,他曾對傳媒說,找過專業人士檢查大屋是否有僭建,並自稱確認一切合法:

明報 2011-05-15

近日傳媒連番揭發議員的丁屋有僭建、霸佔官地之嫌,盛傳有意參選下屆特首的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昨日在其山頂獨立屋設宴款待傳媒,被問到擁有泳池及大花園的獨立屋有否僭建時,行事謹慎的他說,家中所有建築物都有入則,並找過兩名律師確保符合法例。

星島日報2011-05-15

近來議員的村屋、丁屋僭建問題成為焦點,CY就話自己無有怕,因為他在買樓時已請過兩位律師和一位建築師反覆檢查過樓則,擔保獨立屋絕無僭建。

新報2011-05-15

近期政界人士屢被揭發所住丁屋有僭建,居於山頂大宅的梁振英稱,遷入時已聘請兩名律師,以及測量師核對過沒有僭建。

可是,梁大宅今日明顯發現有僭建,而他也拒絕公開那些為他檢查的專業人士名字,究竟,真的是那些專業人士失職,還是,那,其實也是大話,他根本沒有找過專業人士檢查?

或許有挺梁人士堅持,這些「大話」只是小問題,並不涉梁能力,但,若有人為求做特首、打敗對手,連小問題也大話連篇,他朝為求保住權力、面對政府施政等大問題時,他同樣可以大話連篇、欺騙港人!

若唐英年不配做特首,梁振英這「大話王」更不配!


昨天對梁振英來說,應該是他自當選特首以來,最有「挑戰性」的一天。

先不說他大宅被揭僭建的消息,單是要求立法會提前審議五司十四局被否決,相信,梁候任特首從未想過。

雖然外間有不少陰謀論,認為是煲呔與林公公瑞麟有心「靠害」箍票不力所致,但晚上與「老雀」A討論,A認為將所有責任推到煲呔、林公公身上,並不公道。因為煲呔與林公公未致於「全廢」,也是「大半廢」之人,若梁候任特首真的要靠他們拉票,未免政治水平太低,理應自行找西環出手,但最神奇之處在於,謝偉俊、詹培忠等「西環之友」卻投了反對票!即是,西環未有出手拉票!

問題是梁當選與西環有密切關係,西環斷不可任梁受此打擊,就算候任特首不出聲求救,西環理應「自動波」出手相助!當中,又出了甚麼問題?

更離奇的是,民建聯張學明「失蹤」未有投票,民記議員聲稱張關掉電話,連民記高層也找他不到,事後卻以「身體不適」作解釋。A說民記竟然有黨員可以玩「失蹤」不投票,可說絕無謹有,除非,民記內有人要張「被失蹤」!即,民記有人要存心搞局,再散播煲呔與林公公箍票不力「陰謀論」掩飾!

A「陰謀論」有多少成真,童工無法得知,但可以肯定,梁候任特首在議會內朋友較煲呔更少,他要強勢施政?還是放長雙眼看吧!


人類總要犯相同錯誤。這句話真的是致理名言。唐英年早在參選前已知自己大宅「挖深咗」而有一個千呎「地下皇宮」,卻不在參選前清拆,弄致自己選舉慘敗,官司纏身。想不到候任特首梁振英也要犯上相同錯誤,明知自己大宅有僭建,就是不肯拆,結果,又被傳媒揭發。

《明報》報道,梁山頂豪宅僭建了一個面積約110平方呎的三邊密封玻璃棚,而梁在去年5月,曾公開向傳媒表示,諮詢過兩名專業人士,確認山頂大宅沒有僭建物,現在看來有說謊欺騙之嫌,但更令人難以接受的是,梁竟一邊拖延記者採訪,另一邊卻火速「毀屍滅跡」!

「本報昨日正式發出電郵提問前,中午已先致電候任特首辦公關主任,表明發現有僭建物,要求參觀梁宅及實地察看玻璃棚,公關表示,難於昨日安排察看,或許能安排今天或稍後察看。誰知記者尚在處理提交問題及冀盼實地察看之際,逾百呎的僭建物已經火速清拆掉」(引述自《明報》)

或許有人說,梁候任特首只是僭建110平方呎面積,又有何大不了?可是,不要忘記,梁候任特首曾以自己嚴格守法,絕不隱瞞、包庇錯失自居,不妨看看他參選期間,如何批新界及唐英年僭建事件:

「梁振英表示,香港建築物的僭建問題,不應以人性化或和諧的方式處理,港九新界應以同一套法律處理,強調自己不會以核心價值換取選票,聲言若有人這樣做,他與整個社會都會十分失望」(引用自港台)

「在行政長官選舉辯論上,候選人唐英年被梁振英問到,有關僭建問題被傳媒揭發才承認,是「公開講大話」。 唐英年回應說,自己做過的事會承認,不像對方一樣「甚麼都不關事」,包括八萬五,黑金政治,連支持者劉夢熊也幾乎不認識。 唐英年又說,自己有包容能力及胸襟,處理香港的經濟、民生、政制等問題。」(引用自港台)

梁批唐英年「僭建問題被傳媒揭發才承認」,是「公開講大話」,那,他現在又是否「公開講大話」?梁也曾說特首的誠信是很重要,他現為候任特首、又是專業測量師,還要明知有僭建也不拆,若他當日指唐英年「講大話」、誠信有問題,現在,他自己又是否「公開講大話」,他的誠信,又是否有問題?

究竟,他對港人的承諾,是否「信得過」?


候任特首梁振英1月公布他的土地政策政綱時,「港人港地」措施是一大亮點,也是梁營支持者用來推銷梁有決心打擊樓價、向地產霸權「開刀」的重要理據,而梁候任特首於3月29日當選後,接受外國傳媒訪問,仍「實牙實齒」說必推「港人港地」,幫中產「上車」:

「據路透社報道,梁振英表明,他的政府將會推動一項先導計畫,為本港居民興建中產房屋,希望能冷卻熾熱的樓價。他解釋,這個構思是由政府賣地,規定只能興建適合中產收入的本地居民,「這是一個回應巿場情緒的政治舉措,並不會佔供應大部分。」」(引用自星島日報)

可是不過2個多月,梁候任特首已然「轉軚」,接受無綫訪問時表明,無意推「港人港地」,反而集中土地資源起公屋

「梁振英在無綫訪問中稱,香港目前未需要走到「港人港地」的一步,稱「港人港地」政策靈活,毋須立法,只需在賣地條款列明,政府將來可跟隨市場發展,再決定應否落實。根據梁振英早前構思,是推出一些只限港人購買的私樓,以避免內地投資者搶樓時搶高樓價,令港人置業難。

他又稱,上任後冀盡快協助居於板間房的基層市民「上樓」,再騰出舊樓的空間興建公屋或青年旅舍等,以營造良性循環,更表示擔心若不大規模重建,香港部分老區在10至20年後會淪為貧民窟。」(引用自明報)

即是,鬍鬚曾日前才一再警告樓市有泡沬,盛傳金管局要再出招壓樓價之時,梁候任特首卻說未需要用「港人港地」這一招,那,他當日何以又要提出來?究竟,當時目的是真心要幫中產,還是,只是想政治上爭取中產支持、突顯唐英年「勾結」地產商的形像?

更令童工關心的是,梁候任特首建議加快建公屋、甚至連市區重建用地,也用來建公屋或青年旅舍。童工不是反對,只是想再說明一個任何人做特首,也無法改變的現實:可用來建屋土地就是那麼多,多建公屋就代表少建私人樓,私人樓宇供應量必定相應減少,不會因梁要多建公屋,可以突然「變」新土地出來,就算現在立即規劃,沒有三五年也不可能把新規劃土地拿出來起樓。

若是如此,除非全球經濟大崩潰,否則要私樓樓價下跌,恐怕,有一定難度。

六月 2012
« 五月   七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Blog Stats

  • 1,801,71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