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五月 2012.


今天立法會繼續審議替補機制,立法會內的建制派己湊夠逾30名議員準備通宵開會,以消耗戰對抗人民力量的拉布戰。由於建制派早已預備今次會議一定要通過替補機制,事前,早已做好輿論造勢準備,包括新界社團聯會在內的左派組織,計劃在立法會外示威,為反拉布造勢,而人民力量、民間人權陣線等也
發起千人集會聲援拉布,雙方火藥味越來越濃。

其實政治立場不同,本無不可,但去到劍拔弩張、甚至人身攻撃,那又是否有此需要呢?報載工聯會立法會議員潘佩璆竟在其facebook中,以「響應CY,齊齊聲討拉布狗,缺席犯!」回應民建聯陳恒鑌的反拉布簽名活動圖片。

雖然政治立場不同,但潘佩璆議員用到「狗」來形容拉布議員,未免太過!他們以往不是常批評人民力量議員粗鄙、只懂侮辱他人?何以,他們和以往所批評的議員一般見識?

潘議員還要對記者說,他並非刻意侮辱議員,而是想起拉布拉多犬,形容那是「搞笑」,又把民建聯的陳克勤也拖下水,指他說可以搞二次創作,將拉布議員的頭像放在拉布拉多狗身上云云。

建制派議員要那樣玩侮辱及人身攻撃,他們有其自由,但是,凡事要過得自己、也過得到人,下次網民又拿他們作二次創作,人力議員罵他們是狗的時候,就不要投訴人家了,正如,建制派可以玩流會對付人力搞五區總辭發言,人力今天也可玩流會對付替補機制!一報、必還一報!

廣告

立法會人民力量為阻替補機制而發起的拉布戰,本周三會再於立法會上演,坦白說,沒有人會希望立法會繼續流會,但童工也不想如候任特首梁振英般日以繼夜、再夜以繼日、又再日以繼夜「抽水」,每天不論談甚麼問題,市民問他大小民生事務,總要拉上泛民拉布會癱瘓議會,那他的五司十四局方案就無法如期在7月1日前通過,沒有了五司十四局,解決房屋問題要推遲、民生問題要推遲、連日前有弱能人士家長希望他立法增加子女就業機會,梁候任特首一樣可以拉到立會拉布事件上,批立會流會阻延通五司十四局!

難怪A問童工,若五司十四局是如此重要,梁候任特首沒有他不行的話,何以他參選時不以「五司十四局」作唯一政網?何必搞那麼多政策出來?反正五司十四局在梁候任特首口中,己成「能醫百病」的靈藥了

梁候任特首更在電台節目中叫立法會不要搞政治:「我落區接觸嘅市民,大家認為立法會要急市民所急,為市民做事,而唔係喺立法會搞政治。」立會不搞政治?難道要議員學民建聯、工聯會議員般,只准在議會內搞書法搞電影欣賞搞瞓覺?難怪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批梁候任特首言論反智:「立法會唔係搞政治,咁搞乜?佢再咁講落去,天氣熱都關拉布事!」

其實,要解決立會拉布有何難,答案,早在1年前已有:2011年7月1日,近22萬市民上街反替補機制,也是曾蔭權任特首以來最多人上街的7.1,收回替補機制,不就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嗎?


梁振英當選特首後,童工與不少朋友也害怕這隻「狼」會破壞香港一貫的民主、法治核心價值,當然,不少人認為童工此等傢伙只是無風起浪、甚至為反對而反對,抹黑梁候任特首,只懂用陰謀角度去批評他。

可是,外在政治狀況,卻不能不叫童工相信,自己及朋友對梁候任特首的懷疑,並非空穴來風。

今天《明報》報道,清華大學昨在深圳成立港澳研究中心,邀請了前任《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清華法學院院長王振民親自出任中心主任,原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社長、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港澳研究所所長朱育誠任顧問委員會主任,席間清華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教授林泰批評香港的「三權分立」情況,將政府、公務員服從法庭判決、認同司法制度的權威性,說成是香港的「倒退」、以及是行政效率低的根源:

「清華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教授林泰批評香港「三權分立」的現狀。長期向本港公務員授課的他表示,10年前,他問香港的政治體制是什揦時,公務員一些答「三權分立」,一些答「行政主導」,如今大家的回答都是「三權分立」。「怎麼倒退了?」林泰提高嗓子問﹕「一個公民告一下,(港珠澳)大橋能推遲3個月。」

林泰說,本港公務員「三權分立」的回答,實際上是公務員認為行政效率低,行政主導受損害,因此行政必須「更負責任」,「真面臨三權分立,是對我們不利的」。」

即是,林教授之言,又令童工想起國家副主席習近平所說,司法要配合行政論點,設若香港法庭真的「配合」政府的話,那,香港就與偉大祖國無異,不錯,或許不會再出現一宗港珠澳大橋之類官司,可是,同樣也難以出現小市民可以向法庭申訴被政府、警方、甚至親政府大財團欺壓的官司,因為,法庭要「配合」行政主導呀!

林似乎不明白,何以,偉大祖國有這麼多人要來港產子或移民外國?因為香港就是「一個公民告一下,(港珠澳)大橋能推遲3個月」的地方,偉大祖國呢?公民要告一下政府?公民往往只能選擇「被失踪」、「被自殺」、「被外遊」等等收場。

同場的朱育誠得聞林教授之言便說:「所以梁振英應該發揮狼性」,即是,朱育誠是否說,中共相中梁振英,就是要他做「豺狼」,恨恨打壓香港司法獨立、催毀香港核心價值?

挺梁人士,連朱育誠也叫梁候任特首要露狼相了,童工對梁不信任,相信非捕風捉影、無事生非吧!


正所謂江山易改,品性難易。童工想不到,當年因一個電話,直接致電教育學院前校長莫禮時,要求炒掉批評教改的教院學者葉建源,被指干預教院學術自由、因此離開政府的羅范椒芬,仍然未吸取教訓,仍舊要以「凶鈴」干預政府事務。

生果報報道,因應教育局局長孫明揚與教科書書商爭拗,羅太日前致電教育局官員,質問他們為何政策有如此重大的轉變,報道又形容羅太「語氣並不友善」,而羅太回應生果報查詢時如此說:

「她(羅范椒芬)辯稱:「我冇孫公電話,嗰時係夜晚,收到(書商) SMS就問。」」

即是,羅太沒有致電孫明揚,卻以候任特首辦主任身份,打給教育局低級官員,那,不是施壓,又是甚麼?

另外,根據候任特首辦及政府公布羅太工作範圍,應只負責督導候任辦公室各方面的工作,以及聯繫政團及社會各界,那,教科書書價,又與她何干?何以候任特首辦主任可以越權干預特區現政府事務?

即是,那些挺梁振英的人士,若梁候任特首真的是如此大公無私,是否應秉公辦理,懲罰羅太?

原來,就算沒有了林公公做政務司司長,梁候任特首身邊,仍有不少足以拖低他民望的人,究竟是他用人不當,還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呢?


早前內地揭發鉻超標的黑心藥丸膠囊,想不到也流入了香港,早前衛生署

驗出有香港生產的藥丸膠囊,鉻含量超標3倍多至24倍,也證實膠囊來自內地,顯示香港雖有嚴格的檢測制度,一樣有機會讓內地那些「黑心食物」之類流入香港。

A日前傳來一幅網上流傳圖片,那是偉大祖國人民接受訪問,談及黑心食物,被訪市民還可以自嘲說:「不是有人說不把元素周期表上元素都吃一遍,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中國人嗎?」

A說,食物安全是政府保障人命安全最基本要求,一個政府總不成要人民每天把有害東西吃下肚中,可是偉大祖國人民己去到一個地步,那就是吃下有害東西是理所當然,沒有吃下肚子才怪,甚至己去到見怪不怪,可以拿來自嘲一翻!一個政府連人民吃的權利和安全也保障不到,還說要保障人民甚麼公民權、令偉大祖國人民站起來?

有鑑於網上改圖太多,童工不知是真是假,在網上搜尋一遍,原來真的是來自一個內地探討食安節目,還被人放了上網:「最霸氣受訪者:沒吃遍元素週期表,你妄稱中國人」(訪問由3:30開始)。

如此一個自稱「愛護人民」的偉大祖國,作為人民者,不亦悲乎?


昨天中電管理層在股東周年大會見記者,副主席毛嘉達代表抱恙的中電主席米高嘉道理讀出講辭,表明「低廉電費」時代已終結,未來天然氣成本將會提高3倍,估計3年後,單是燃料成本便較現時多2.5倍,這必須由電力客戶承擔,市民需支付的整體成本將上升約四成。

眾所周知,去年中電己提出要大加電費9.2%,以求賺盡9.99%的准許利潤上限,其後在各方壓力、以及環境局局長邱騰華用盡各種政治及談判手法下,才把加幅減少至4.9%。

現在,中電政府換屆在即,即高調表明「低廉電費」時代已終結,那是明白放候任特首梁振英不在眼內!A說中電所以敢如此霸道,恐怕和盛傳接任邱做環境局局長的人選、環保建築專家黃錦星不無關係,事關邱騰華表現再差,也是政務官出身,對政策、數字、以及與公營大機構討價還價有一定經驗,再加上邱熟悉政治及傳媒運作,董得用立法會議員及傳媒向中電施壓,中電自然不想邱再做環境局局長,怎知梁候任特首換來一名既無政治歷練、又不懂能源政策建築司做環保局局長,正如找一名香港甲一組籃球員去打英超聯足球,中電,又怎能不由心中笑出來?

B說若真的由黃錦星做環保局局長,他倒想看看,單憑他所說甚麼「有心」、「有團隊精神」云云,如何可以打倒電力霸權,又或,梁候任特首會否以其強政勵治,將中電強行收歸特區政府所有?

又,童工想,若年低中電再加電費9.2%,而梁特首又無計可施的話,難道,又要「好打得」的林鄭月娥上陣?若甚麼也要林太披甲,不如,叫她一個人任所有司局長職位!


人民力量因反對替補機制而打拉布戰,泛民主派又搞杯葛會議行動,結果引發流會,民建聯主席譚耀宗即加以口諸筆伐,揚言泛民要對流會負責云云。怎知翌日即有傳媒翻舊帳,當年公民黨、社民連搞五區辭職公投,民建聯同樣以搞流會阻止辭職議員發言,譚耀宗又即改變態度,以當年他們搞流會影響議會事務甚少,改口稱任何人製造流會都不對,承認建制派當­年都有做錯。

實情是,譚主席「以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早有前科。每年六四前,童工朋友總愛在Facebook貼建制派人士當年如何聲討中共武力鎮壓學運,今年他們不斷貼譚主席如何反共、如高調譴責中共於六四武力鎮壓群眾。

當然,今天譚主席早已改變立場,全力為中共鎮壓開脫護航。

即是,若某天中共要平反六四,譚主席又要怎樣改變立場?究竟,他有沒有自己的立場?一個連自己立場也搞不清,要轉來轉去的人,不只難作人民代議士、甚至、要好好做一個人,也頗有點困難!


政務司長林瑞麟昨開正式表明,他不會留任做政務司司長,結束30多年的公務生涯,任滿後將往英國牛津大學修讀神學。林瑞麟又以「今生無悔」、「做政治最好自己揀一個時間離開,不要讓時局代自己揀」形容自己今次離職。

林瑞麟今次不獲留任,童工不少極度討厭林公這「人肉錄音機」的朋友,無不稱慶,大有開香檳興祝之意。A說林公公「上位」之路,完全體現了一名官員,可以如何為求「上位」,不惜一再背棄提拔他的人、甚至是自己作為公務員的專業。林於陳方安生任布政司時,己獲陳太提拔出任布政司高級政務助理,之後又議他出任九七回歸慶典的交接儀式統籌處長,其後又將他推薦給特首董建華做新聞統籌專員,但林搭上了董之後,即棄陳太改為投靠董建華,甚至視陳太如陌路人。

到了董下台,他又投向煲呔,後來憑著成為政制事務局局長,處理政改議題,又再棄煲呔而搭上北京和西環,事事以有阿爺「聖旨」在身行事,A說當年林公公硬推替補機制,人前人後,也說得到北京和西環支持行事。

原本林公公以為,可以搭上北京和西環這「大老細」,就算梁振英做特首,他以往為阿爺醜事、壞事做盡,怎樣也不會棄他不顧,政務司司長這個位置怎會保不住?怎知北京最後與梁振英討論三司人選,還是「犧牲」了林公公,留下來的,反而是建制派、西環以往常放冷箭、視之為「不是自己人」的鬍鬚曾,世事之荒謬,也莫過於此!

A說林公公就是少看中國歷史,帝皇身邊最賣命、為他做盡壞事的走狗,往往就是最先被「犧牲」的人,「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從古至今也是不易定律,林公公這隻「走狗」,只能怪自己錯信中共。

看林公公「下場」,下屆政府官員,誰,再肯做中央的「走狗」?


 

候任特首梁振英昨日終於公布他的政府架構改組方案,預計政府為此至少要多聘57人,涉及額外開支每年逾7200,即五年任期內要額外多用3億6000萬公帑。梁候任特首又對傳媒表示,他建議的改組方案,並非「五司十四局」,而是「三司二副司十四局」,當中並非擴大問責制,也非架床疊屋,改組可令政府更好服務市民、而新設職位是有需要。

童工一直認為,要落實梁候任特首施政主張,現有政府架構足以應付,甚麼6月前不通過新架構,就要明年4月才能完成審議改組工作,影響新政府落實新政云云,大有靠嚇之嫌,難道沒有新部門,政府就沒有地建居屋、沒有錢還富於民?梁這種新朝新政、要以改組突顯新政不同於煲呔政府手法,流於形式主義,童工,不敢苟同。

令童工更感興趣的是,按梁設立副政務司長及副財政司長構思,原來,兩人並非政務司司長及財政司司長的下屬,而是低兩人一級、高於十四局局長的新層級高員,而更有趣的是,兩名副司長各分管三個及兩個政策局,副政務司長統轄教育局、勞工及福利局和文化局三個局、而副財政司長負責工商及產業局和科技及通訊局。

換句話說,政務司司長及財政司司長可以直接管轄政策局,將減為9個,其餘5局由副政務司長及副財政司長負責,變相削掉兩名司長權力,而梁振英可以透過直接向副司長下達指示,繞過兩名司長直接指揮有關局長行事,從特首管治權力角度看,梁的改組可以令自己更易操控大局,政務司司長及財政司司長難再挾局長與特首對著幹,但從權力平衡角度,兩司被削權,特首實際權力更大,手可以插得更甚,是好是壞,值得深思。


立法會昨日辯論替補機制草案,因人民力量議員提出逾1300項修訂,而泛民議員表明反對替補機制而杯葛會議,結果因建制派議員出席人數不足法定開會的30名議員,被逼流會。

會後建制派議員將流會責任推給泛民議員。坦白說,立法會流會必定浪費公帑,但,話又說回來,立法會流會不是現在才出現,當年議員為五區公投辭職發言,建制派議員何嘗未搞過離席流會行動?難道,建制派議員阻止泛民議員表態,行使流會權利是合情合理合法,人家泛民議員行使同樣權利,就是十惡不赦要群起而攻之?又難道,在議會之內,建制派議員之平等權利,較之於泛民議員,更加平等?所以建制派議員可以做的事、泛民議員,卻不可以做?

童工更覺可悲的是,某些傳媒,不分青紅皂白,硬要替政府及建制派開脫,把流會責任推到民主派身上。《明報》今天社論以「兩敗俱傷的拉布流會 立法議員對不起市民」為題,一方面指流會是建制派及泛民議員雙方也要負責,另一方面卻企圖將責任推給杯葛會議的泛民議員:

「按議會力量對比,泛民不可能否決政府的草案,因此,黃毓民和陳偉業以拉布戰阻延議案通過,可以理解;不過,這種只求破壞、不事建設的做法,恰當與否,備受爭議。主要是拉布乃極端手段,而出缺議席補選議題,看不到有「不得不為之」的必要性,因為修訂只限制辭職立會議員6個月內不得參加補選,難說乖離情理;另外,從實質、形式和程序而言,泛民陣營今次做法,不能說完全有理有節。」

即是,童工想說,凡立會議席出缺,進行補選,那是行之十多廿年的舊制,替補之法是剝奪市民之補選權,那是大律師公會也批評之處,泛民議員支持者,皆是支持民主選民,他們依選民想法行事,何錯之有?除非《明報》認為,泛民議員不應理會他們選民立場,跑去支持政府!

「其次,至於形式和程序,泛民議員以「折磨」建制派議員為樂,基本上只有黃毓民和陳偉業留在會議廳,因為他們要實踐拉布和提醒主席點算出席人數,以拖延時間,昨日當立法會主席宣布流會之時,部分泛民面泛毫不惋惜之情,使人印象深刻。

表面上,建制派議員是被「折磨」了,但是在公眾眼中,建制派議員在緊守崗位,履行責任,盡力維持立法會正常運作;泛民議員則被認為罔顧職守,不履行責任,破壞議會正常運作。若拉布、流會有政治計算,則所得所失,值得泛民議員思考。」

建制派議員是否「緊守崗位」?泛民議員是否「以「折磨」建制派議員為樂」?即是,當建制派議員拿盡好處,可以做副局長、政助之時,連「保皇」工作也被形容為「折磨」之時,那,泛民議員及黨員被完全拼除於建制以外,又是甚麼的「折磨」?難道一士諤諤,堅持立場,就是「罔顧職守,不履行責任」?難道要議會立場一律,不容反對聲音,才是「真正」的議會?

這,又是否代表《明報》立場?

五月 2012
« 四月   六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Blog Stats

  • 1,837,028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