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人士在福建南平延平區法院打出平反六四橫幅

A拍到在李卓人的立法會大樓辦公室窗外貼上的平反六四標語。究竟、平反六四橫額可以正式掛在政府總部大樓外?

每年這個時候,童工身邊朋友總是在談六四,今年大家似乎談得特別熱烈,因為,似乎感覺到某些變化正在出現:先是早前內地互聯網忽然短暫可搜尋有關六四訊息,近日貴州及福建相繼出現維權人士公開要求平反「六四」紀念活動,還有前北京市長陳希同的新書,企圖撇清他在六四事件中的罪責,推到鄧小平身上。

A說,這一切是否黎明前的黑暗?童工不敢太樂觀,但可以說,與10年前比較,今天發生的一切,當年是難以想像有機會出現,但,可以說,平反六四的歷史巨輪其實從未停止向前行,只是,它行得很慢很慢,甚至不為人察覺,但,平反之路仍是向前,正如反右、文革一樣,平反是必然的,欠的只是何時平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