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涉與黃宜弘合謀終止替補機制事件,已越鬧越大、越鬧越難看,那,已非涉及運用《議事規則》是否恰當及公正的問題,而是涉及立法會內某些建制派議員,企圖在背後以非議會手段干預議會運作,事後卻矢口否認,這,已涉及某些議員操守及誠信問題,若發生在偉大祖國人大會議中,隨時會被人套上一個甚麼反革命團伙之類罪名。

黃宜弘昨天否認與曾鈺成合謀終止會議,又說自己是老實人,從不說謊云云,而曾鈺成也說,事前並無與黃宜弘溝通過。

但,昨晚會秘書長吳文華見記者,承認曾鈺成事前知道黃宜弘會提出終止辯論, 黃於星期三曾對她說,不滿人民間力量拉布,要了解到其他國家可否提出終止辯論的情況,吳指議事規則並無有關安排,但黃仍決定自行提出,又叫她向主席反映,曾及黃有都向秘書處查詢審議已花了多少時間等資料。

吳文華只是一名職員,並無偏幫任何黨派之理。她說黃叫他向主度反映對,明顯曾是知情,而且事先已知悉黃要求無先例可援,但他仍作此裁決,何以作為主席要如此獨斷,不理會秘書處的專業意見?

至於曾說沒有和黃溝通,明顯是典型技術性否認。他的確沒有和平黃直接對話,不論兩人交流是由秘書長轉怵述也好、又或雙方以「紙仔」交流也好,只要沒有對話,曾主席就可以說那不算溝通!

但,問題是曾、黃明明在周三開始已部署終止辯論,兩人是知悉對方在做甚麼,並各自就終止辯論配合行動,這,已足以構成合謀的合理懷疑,而曾又否認,明顯是隱瞞事實,已是誠信及身為立會議員的操守問題,立法會自己的操守委員會是否要查一查,當中是否有人向公眾說謊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