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謂江山易改,品性難易。童工想不到,當年因一個電話,直接致電教育學院前校長莫禮時,要求炒掉批評教改的教院學者葉建源,被指干預教院學術自由、因此離開政府的羅范椒芬,仍然未吸取教訓,仍舊要以「凶鈴」干預政府事務。

生果報報道,因應教育局局長孫明揚與教科書書商爭拗,羅太日前致電教育局官員,質問他們為何政策有如此重大的轉變,報道又形容羅太「語氣並不友善」,而羅太回應生果報查詢時如此說:

「她(羅范椒芬)辯稱:「我冇孫公電話,嗰時係夜晚,收到(書商) SMS就問。」」

即是,羅太沒有致電孫明揚,卻以候任特首辦主任身份,打給教育局低級官員,那,不是施壓,又是甚麼?

另外,根據候任特首辦及政府公布羅太工作範圍,應只負責督導候任辦公室各方面的工作,以及聯繫政團及社會各界,那,教科書書價,又與她何干?何以候任特首辦主任可以越權干預特區現政府事務?

即是,那些挺梁振英的人士,若梁候任特首真的是如此大公無私,是否應秉公辦理,懲罰羅太?

原來,就算沒有了林公公做政務司司長,梁候任特首身邊,仍有不少足以拖低他民望的人,究竟是他用人不當,還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