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力量因反對替補機制而打拉布戰,泛民主派又搞杯葛會議行動,結果引發流會,民建聯主席譚耀宗即加以口諸筆伐,揚言泛民要對流會負責云云。怎知翌日即有傳媒翻舊帳,當年公民黨、社民連搞五區辭職公投,民建聯同樣以搞流會阻止辭職議員發言,譚耀宗又即改變態度,以當年他們搞流會影響議會事務甚少,改口稱任何人製造流會都不對,承認建制派當­年都有做錯。

實情是,譚主席「以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早有前科。每年六四前,童工朋友總愛在Facebook貼建制派人士當年如何聲討中共武力鎮壓學運,今年他們不斷貼譚主席如何反共、如高調譴責中共於六四武力鎮壓群眾。

當然,今天譚主席早已改變立場,全力為中共鎮壓開脫護航。

即是,若某天中共要平反六四,譚主席又要怎樣改變立場?究竟,他有沒有自己的立場?一個連自己立場也搞不清,要轉來轉去的人,不只難作人民代議士、甚至、要好好做一個人,也頗有點困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