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任特首梁振英昨日終於公布他的政府架構改組方案,預計政府為此至少要多聘57人,涉及額外開支每年逾7200,即五年任期內要額外多用3億6000萬公帑。梁候任特首又對傳媒表示,他建議的改組方案,並非「五司十四局」,而是「三司二副司十四局」,當中並非擴大問責制,也非架床疊屋,改組可令政府更好服務市民、而新設職位是有需要。

童工一直認為,要落實梁候任特首施政主張,現有政府架構足以應付,甚麼6月前不通過新架構,就要明年4月才能完成審議改組工作,影響新政府落實新政云云,大有靠嚇之嫌,難道沒有新部門,政府就沒有地建居屋、沒有錢還富於民?梁這種新朝新政、要以改組突顯新政不同於煲呔政府手法,流於形式主義,童工,不敢苟同。

令童工更感興趣的是,按梁設立副政務司長及副財政司長構思,原來,兩人並非政務司司長及財政司司長的下屬,而是低兩人一級、高於十四局局長的新層級高員,而更有趣的是,兩名副司長各分管三個及兩個政策局,副政務司長統轄教育局、勞工及福利局和文化局三個局、而副財政司長負責工商及產業局和科技及通訊局。

換句話說,政務司司長及財政司司長可以直接管轄政策局,將減為9個,其餘5局由副政務司長及副財政司長負責,變相削掉兩名司長權力,而梁振英可以透過直接向副司長下達指示,繞過兩名司長直接指揮有關局長行事,從特首管治權力角度看,梁的改組可以令自己更易操控大局,政務司司長及財政司司長難再挾局長與特首對著幹,但從權力平衡角度,兩司被削權,特首實際權力更大,手可以插得更甚,是好是壞,值得深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