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五月 2012.


維權人士在福建南平延平區法院打出平反六四橫幅

A拍到在李卓人的立法會大樓辦公室窗外貼上的平反六四標語。究竟、平反六四橫額可以正式掛在政府總部大樓外?

每年這個時候,童工身邊朋友總是在談六四,今年大家似乎談得特別熱烈,因為,似乎感覺到某些變化正在出現:先是早前內地互聯網忽然短暫可搜尋有關六四訊息,近日貴州及福建相繼出現維權人士公開要求平反「六四」紀念活動,還有前北京市長陳希同的新書,企圖撇清他在六四事件中的罪責,推到鄧小平身上。

A說,這一切是否黎明前的黑暗?童工不敢太樂觀,但可以說,與10年前比較,今天發生的一切,當年是難以想像有機會出現,但,可以說,平反六四的歷史巨輪其實從未停止向前行,只是,它行得很慢很慢,甚至不為人察覺,但,平反之路仍是向前,正如反右、文革一樣,平反是必然的,欠的只是何時平反。


候任特首梁振英昨日又再拿解決房屋及居住問題,作為他要求立法會於7月1日前通過他5司14局改組方案的理據。梁候任特首說,公屋輪候冊人數達17萬,接近歷史新高,指希望市民及立法會支持改組,以便理順土地規劃及房屋發展,能夠不失時機處理好房屋問題云云。

童工與相當熟悉香港房屋政策的A一路看電視報道有關消息,一邊喝咖啡,A忍不住罵,梁振英就是欺市民大眾不熟公共房屋歷年落成數目,以及公屋輪候冊問題,欺騙市民,以求通過5司14局改組方案,用心之不良,叫人眼界大開。

童工明白A何以這樣說,我們翻查2002年報道,房委會於2000至2001年公屋建屋量近50000個單位,香港落成的公營單位數量,更高達到歷年最高的89000個單位,若計算私樓在內,落成單位更高達11萬4000個,當時正值前特首董建華年代,房屋局也不負責土地規劃工作,何以,可以找到地建近50000個公屋單位?何以,董建華不用將房屋與規劃合併也可以增加公屋建屋量,你梁候任特首卻不可以?莫非,梁候任特首較董建華更無能,不改組就甚麼也做不到?

其次梁候任特首說,公屋輪候冊人數達17萬,接近歷史新高。即是,今年4月傳媒已有報道,公屋申請人上升至歷史新高,其中一個相當主要原因是,未滿30歲的青年申請人數大升,佔整體申請近25%,據房委會數字,非長者的單身申請數目為7.97萬宗,佔整體申請45.3%,當中30歲以下青年申請個案大增,截至去年底為4.06萬宗,比前年同期急升逾5成;平均每4宗申請中,以學生身份獨自申請公屋比率,也從去年33%急升至41%,不少人剛滿18歲,便即時提出申請。

只要看數據就明白,公屋輪候冊人數達17萬,年青、單身申請人數大升才是關鍵,縱使有地又如何?若不大幅加建單人單位,根本無法縮短這是年青人論公屋時間,可是,若滿足他們要求,又變相剝削那些真正有需要改善居住環境的3、4、甚至5或6人申請公屋家庭的機會,這,又非單增加土地供應、搞5司14局改組方案可以解決,而是梁候任特首,對單身年青人申請公屋,究竟,有何政策應對!

A說若了解長期存在房屋問題,就會明白5司14局改組方案根本不是解決問題的答案,梁振英根本是利用房屋問題,以達其通過改組方案的政治目的!欺騙市民支持改組方案!


 

每年的六四遊行,不論是雨是晴,童工,必定參加。

對我們這一代從電視畫面上,親睹六四屠城一幕、也曾為犧牲的學生上過街、流過淚的人,縱使未去過天安門廣場,我們,也將自己當作其中一份子,有責任為平反六四堅持、為平反六四盡一點力。

今年六四遊行終點改到新政府總部,童工與朋友留在隊尾,看到隊伍最後排的年青人,他們來自各大專院校,或許,八九年六四時候,他們還未出生,但看到年青人唱出當年的民運歌曲,不禁記起已故支聯會主席司徒華說,只要香港仍可以公開悼念六四,可以將平反六四訊息承傳下去、做好接棒工作,這一代人看不到平反,下一代人必定看到!

遊行期間A感嘆,不經不覺,原來,己23年了,同一條路,由少年、青年行到現在人到中年,坦白說,他真的有點累,也感到有點悲哀,不知還要行多少年,究竟,有生之年,可否看到六四平反?

這時,身為利物蒲球迷的B,忽然以物蒲球會歌中一句回應:

“You’ll never walk alone.”

這一刻,大家相視而笑,不錯,不論再要行多少年,甚至,到我們這一代人己垂垂老矣,我們,仍會為平反六四上街,因為,我們相信,We never walk alone!


候任特首梁振英盛傳委任民政事務局副局長許曉暉做新設文化局局長,結果引來部份文化界人士不滿。童工對文化不大認識,但,許是否合適局長之材,童工卻有所保留。先不要說文化局局長是否要由對文化有深厚認識的人去做,究竟,許曉暉在其出任民政事務局副局長期間,有何「政績」和表現,令市民大眾留下印象,覺得她是局長之選?

童工想來想去,也想不到例子!

一名任內缺乏表現的副局長,若還可以「升職」做局長,梁候任特首用人之準則,令童工感到奇怪?

若再回顧許曉暉當日獲任命做民政事務局副局長時,政府對她的介紹只有下述這一段:

「許女士現年三十四歲,獲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士及劍橋大學工商管理碩士,並在清華大學和哈佛大學接受行政訓練。

她於二○○二年加入渣打銀行,二○○七年晉升為東北亞業務策劃及發展主管。她曾出任香港銀行公會秘書,並服務香港總商會財經事務委員。

許女士現為商會中國委員會召集人之一及中央政策組非全職顧問。」

當時不少人己批評她連做副局長也沒資格,孫柏文君當年就在他的專欄如此說:

「再講民政事務局許曉暉。150隻字講埋佢喺邊度讀過啲有錢就可以讀嘅課程。好彩唔係160隻字,否則分分鐘連佢喺駕駛學院學過車都知。」

何以,這樣政績乏善足陳之人,也可以升級做局長?

中英劇團藝術總監古天農昨天公開支持許曉暉做局長,自言2009年已經認識許,支持對方出任文化局局長,因許看過自己寫的書,她有購票看文化節目,兩人又曾經在這些場合碰面,兩人又曾經在書展的文化顧問團共事兩年。(引用自港台報道)

即是,如A說,若因「看過自己(古天農)寫的書,有購票看文化節目」,就可以當局長,那,協助捉拿犯人的好市民,又是否可以做保安局局長或警務處處長?

A笑說,他用曼聯打「Football Manager」橫掃歐洲,那,他該可以自薦做費格遜的接班人了!


《蘋果日報》之前遭候任特首辦指責他們不利候任特首梁振英的報道影響人心,又指《蘋果日報》事前未有向他們查詢云云。結果生果日報「從善如流」,就盛傳文化局局長大熱人選黃英琦,遭建制派議員致電梁候任特首,反對她出任局長的消息,向候任特首辦作正式查詢,怎知得到的「答案」,除令人啼笑皆非之餘,更進一步顯示梁振英、羅范椒芬等人,對所謂「不友好」傳媒的敵視態度,以及無時無刻均想干預傳媒報道的心態,令人深感恐懼和擔憂。

據《蘋果日報》報道,他們日前向候任特首辦作如此提問:

「你好,本報欲補充提問﹕

本報接獲消息指,下屆文化局局長大熱人選黃英琦「墮馬」,是由於建制派議員曾致電梁振英,並就文化局人選提出意見?請問特首辦如何回應此事?而建制派人士致電予梁振英時曾提出什麼意見?請具體說明之?」

可是,侯任特首辦「回覆」,完全是牛頭不答馬嘴。

回覆先打一輪官腔,說甚麼「第四屆特區政府籌組新班子的工作尚未完成,司局長的任命在確定後會公布。」可是打官腔還算了,之後才是「戲肉」!候任特首辦跟著回覆,完全與問題無關,而是「教訓」生果報應如何做新聞以及如何問問題!

「候任特首辦一直盡量配合傳媒的查詢工作。在機場管理局和香港大學的人事任免問題上,若 貴報事先查詢:

1.候任行政長官是否考慮提早結束機管局主席張建東的任期,由陳南祿取代其位置?

2.機管局行政總裁許漢忠的續約是否因要爭取候任特首辦的「不反對通知書」,因此一直未作公布?

3.候任行政長官是否有意在港大校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約滿後,由陳啟宗取代其位置?

候任特首辦會清楚回覆「並無此事」。」

童工見過政府發的新聞稿,沒有一萬也有八千份,甚麼強烈否認、技術否認用詞也見過,就是未見過政府在官方回覆中,教導傳媒如何問問題!究竟,羅范是否以為她仍在教育局,要肩負「教育」傳媒的工作?

更好笑的是,候任特首辧教記者問的「標準問題」,最後的「標準答案」為「並無此事」,而那些「標準問題」,又似為方便他們否認而度身訂造!如第二條問題「機管局行政總裁許漢忠的續約是否因要爭取候任特首辦的「不反對通知書」,因此一直未作公布?」政府內外皆知,政府內部與候任特首辦溝通,根本沒有甚麼「不反對通知書」存在,這樣問自然可以說「並無此事」!但是,候任特首辦是否要求得到他們同意,才批准許漢忠續約呢?候任特首辦是否敢說「並無此事」?

看到候任特首辦弄出如此官方回應,又怎能不叫人擔心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己岌岌可危?


候任特首梁振英日前投稿多份報章,指立法會議會審議他的五司十四局方案時,又打拉布戰,令他的方案無法在7月1日就職前通過。

雖然,立法會至今沒有任何政黨公開說要對政府改組打拉布,但梁候任特首對此深信不疑,他提出的理據是:

「與過往政府架構改組的情況一樣,新政府架構改組的建議在立法會的政制事務委員會和決議案小組委員會討論是正常程序,只是,今次的建議除政制事務委員會外,房屋、民政和資訊科技及廣播等事務委員會同樣要開會討論

讓我把事實再說一遍,2007年政府架構改組涉及8個決策局,其中環境運輸及工務局、房屋及規劃地政局重組為環境局、發展局、運輸及房屋局;衛生福利及食物局、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工商及科技局重組為食物及衛生局、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勞工及福利局;政制事務局重組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重組民政事務局職能等,變動不可謂不大,但立法會當時只有政制事務委員會召開會議討論,其他事務委員會,包括房屋事務委員會並沒有進行討論。」

「想深一層,各個事務委員會紛紛召開會議討論改組建議,是不是「拉布」的一種?」

A說梁候任特首明顯又在偷換概念了,不錯,2007年政府架構改組,的確審議時間較短,但拿2007年改組與今次比較,並不公道,因梁候任特首今次改組中,包括開設全新的文化局、增設副司長、改變以往副局長及政治助理聘任方式,還有重新分配政策局與司長工作關係,將十五局分配給四名司長及副司長負責,當中涉及權力分配、職能及架構改變,遠較2007年複雜,試問,又怎可以拿2007年的經驗套用?

而且審議政府提交草案,乃議員責任所在,若梁候任特首因議員審議改組建議,不符他的期望,硬說是議員拉布,那,若議員按他的要求,趕著在7月1日前通過,日後出了甚麼問題,那,又由誰負責任?

梁候任特首是否敢寫保單,若議員因要滿足他的要求,趕工審議通過,萬一日後出了狀況,他願意負全責下台?

若不肯負責,又要立法會為他趕工,更要對議員工作指指點點,梁候任特首是否有點那個?


還記得梁振英參選特首時,不少新聞工作者及評論員以梁候任特首以往多次就媒體對他的負面報道,引來他「高度關心」,憂慮他一旦當選特首後,再容不下任何對他或特區政府的負面報道,打壓言論及新聞自由,而梁候任特首為求「洗底」,他當時出席記者協會舉辦的座談會時,誓神劈願地說自己是以身體力行,重視及維護新聞自由,又指若因沒有新聞自由,結果不能表達意見,這將不是大家深愛和珍惜的香港生活云云。

怎知,梁候任特首還未正式上任,已忍不住露出本來面目,對那些不利、他不想看到的負面報道出手打壓。候任特首辦昨晚發出新聞稿,指《蘋果日報》日前一篇有關梁營中人醞釀推舉梁振英支持者、恆隆集團主席陳啟宗出任港大校務委員會主席報道失實,又指《蘋果》過去一周三次刊載內容不實的人事任命報道,內容「影響人心,本辦深表遺憾」。

即是,該篇報道原本是這樣寫:

「據了解,有梁營中人近期開始物色人選接替梁智鴻,認為掌管香港大學最高權力的人選茲事體大,梁振英須委任信得過的人接任,而獲薦接任的首選是恆隆地產主席陳啟宗。」

文內只說有梁營中人想向梁推薦陳啟宗做港大校務委員會主席,並非說梁候任特首想陳啟宗做港大校務委員會主席,事件主角實為「梁營中人」而非「梁振英」,何解候任特首辦可以出來澄清?候任特首辦不是只代表梁振英嗎?為何可以代表「梁營中人」?候任特首辦難道問過所有梁振英友好及支持者,從未想過向梁推薦陳啟宗?究竟,候任特首辦是否知道他們究竟想澄清甚麼?

其次,類似的「估人名」報道,不是《蘋果日報》獨有,之前《星島日報》、《明報》等也曾以「接近梁振英消息人士」之名,不斷報道梁班子人選,一時說林瑞麟做政務司司長、一時又說梁己敲定林煥光做副政務司司長,但從未見梁指這些猜測報道「影響人心」,何以猜測政府第二把交椅報道不會「影響人心」,一個港大校務委員會主席位置,卻會「影響人心」?難道政務司司長不及港大校務委員會主席重要?

唯一解釋是,《星島日報》、《明報》的報道對梁候任特首有利,但《蘋果日報》報道,則是「影響(港)人(支持梁振英的)心」,所以要公開批評,然則日後傳媒報道匿名消息人士新聞,只可以說有利政府及梁振英的話,其他負面消息,一律為「影響人心」,不得見光?這,豈非打壓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涉與黃宜弘合謀終止替補機制事件,已越鬧越大、越鬧越難看,那,已非涉及運用《議事規則》是否恰當及公正的問題,而是涉及立法會內某些建制派議員,企圖在背後以非議會手段干預議會運作,事後卻矢口否認,這,已涉及某些議員操守及誠信問題,若發生在偉大祖國人大會議中,隨時會被人套上一個甚麼反革命團伙之類罪名。

黃宜弘昨天否認與曾鈺成合謀終止會議,又說自己是老實人,從不說謊云云,而曾鈺成也說,事前並無與黃宜弘溝通過。

但,昨晚會秘書長吳文華見記者,承認曾鈺成事前知道黃宜弘會提出終止辯論, 黃於星期三曾對她說,不滿人民間力量拉布,要了解到其他國家可否提出終止辯論的情況,吳指議事規則並無有關安排,但黃仍決定自行提出,又叫她向主席反映,曾及黃有都向秘書處查詢審議已花了多少時間等資料。

吳文華只是一名職員,並無偏幫任何黨派之理。她說黃叫他向主度反映對,明顯曾是知情,而且事先已知悉黃要求無先例可援,但他仍作此裁決,何以作為主席要如此獨斷,不理會秘書處的專業意見?

至於曾說沒有和黃溝通,明顯是典型技術性否認。他的確沒有和平黃直接對話,不論兩人交流是由秘書長轉怵述也好、又或雙方以「紙仔」交流也好,只要沒有對話,曾主席就可以說那不算溝通!

但,問題是曾、黃明明在周三開始已部署終止辯論,兩人是知悉對方在做甚麼,並各自就終止辯論配合行動,這,已足以構成合謀的合理懷疑,而曾又否認,明顯是隱瞞事實,已是誠信及身為立會議員的操守問題,立法會自己的操守委員會是否要查一查,當中是否有人向公眾說謊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昨日突然接受黃宜弘提出,以立法會《議事規則》第92條,「議事規則未有規定的程序」,以有關替補機制已辯論30多個小時為理由,強行終止辯論,有關做法不止反對替補議員震驚,童工也感到震驚,當中不在於替補機制是否通過,而在於破壞了整個議會運作公平公正,原本立法會在小圈子功能組別議員控制過半議席、以及分組點票機制下,不少泛民議員及其支持者(以2008年投票人數計,大約為87萬人),深感議會不公平,未能反影民意,所以越來越多年青人支持社民連、人民力量的激進抗爭路線,現在竟然在半途改遊戲規則,以往政府也曾經在殺局時拉布,從來未見有問題,現在因不夠人民力量拉布,就要中途改遊戲規則?那,日後只會有更多泛民支持者倒向支持激進路線,支持更多長毛毓民入議會,反正,政府及建制派以人多勢眾,根本無意尊重議會文化,那,他們小人,我們何需君子?

而且以立法會《議事規則》第92條,實為立法會給與主席酌情權條款,原文是如此寫的:

「對於本議事規則內未有作出規定的事宜,立法會所須遵循的方式及程序由立法會主席決定;如立法會主席認為適合,可參照其他立法機關的慣例及程序處理。」

當中寫明主席有權決定「對於本議事規則內未有作出規定的事宜」,但問題是議員有權在委員會審議階段合併辯論發言,並無限定發言時間上限或次數,現在主席以酌情權,變相修改議事規則,為議員發言的時間僭建一個上限,超過某時間主席可以叫停,這是十分嚴重之事,此例一開,主要席可以用92條為議員發言加上種種限制,若是如此,議會,還是議會嗎?

更令童工擔心及心寒的是,昨日網民翻閱辯論直播,懷疑黃宜弘是有人在幕後指使,而曾鈺成更懷疑有份配合!若作為球證的主席也「同流合污」,究竟,我們是否仍要信任這個議會?

黃宜弘疑似收指示的短片

曾鈺成疑似落場踢波短片,由16:50開始看,他在片中說:「葉國謙呀, 番嚟就郁啦, 番嚟就郁啦 …」

另,高登網民疑似爆料揭反流會拉布人士請臨記做示威者:關於反拉布隊伍


立法會昨天開始續議替補機制,一如童工之前所料,建制派決心與人民力量及泛民來一次決戰,決心以消耗戰對付拉布之餘,議會外則動員支持者反流會,結果昨日立法會內有議員鬥、立法會外有群眾鬥,一向大談要和諧團結的建制派人士及特區政府,又再一次鼓動群眾內鬥。

目前情況雖未致有肢體衝突,但昨日已發生有反布示威人士因涉衝突,遭警方帶走件,該人士更自稱為自由黨員,雖自由黨己即時否認,但於現場的A說,那些反拉布的示威者,部份絕對「非一般」示威者,若非在立會外聚集,你必定以為有社團在附近講數「曬馬」!

童工不想猜測他們是否如A說,那是「受人錢財」的示威者,因為他們在六點後即陸續離開,十足夠鐘收工,因為社團也有愛國愛港人士,童工不過排除他們真是「自發」行動,只是若如此發展下去,一邊是年青泛民,另一邊是疑似陳浩南,誰也保證不了會擦槍走火,萬一出事的話,誰人負責?

梁候任特首不是說要大和解,大團結、香港只有香港營嗎?弄致現在局面,粱候任特首難道與煲呔一般樣,只有懶泛民這一招嗎?他,可否在今次事件中,顯示他並非「得把口」,而是真的有能力團結社會、化解政治危機?

A傳給童工一些網上流傳疑似「陳浩南」反拉布現場照:

 

p.s.A不認同童工指那些反拉布的人士不是「受人錢財」,又傳來另一網上圖片反駁:

 

五月 2012
« 四月   六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Blog Stats

  • 1,796,647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