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四月 2012.


昨天與A談盛女節目,A說其實香港創作人、電視台是有條件製作一些較有深度,言之有物的節目,只是受無形政治限制、又或是自我審查,只懂應酬一眾師奶,不敢又或不想做吧了,他以黃秋生在金像奬頒奬典禮上那一段獨白,惹人發笑之餘,也極盡挖苦之能事,向現今政治狀況大抽其水,甚麼由公開、公平、公正、到2017年700萬人一人票選出影后,仍是要選中葉德嫻做影后,不是有點諷刺偉大祖國不論給香港人怎樣選特首,最終,還是要選中「認何」的人選?最後黃問在場觀眾,若真的是葉德嫻當選,大家有沒有意見?全場高呼沒有,黃秋生即說:「呢啲咁咪叫做民意囉!」小圈子選舉,也要過得了「民意」這一關呀!

A說,其實政治也可以不沉悶、可以很有娛樂性,不一定要製作獎門人、盛女才有收視!

同場加映:盧海鵬抽港鐵加價水獨白

廣告

早前警方以鐵馬包圍中聯辦正門採訪的記者,令他們無法進行正常採訪工作,己引來記者協會投訴,昨日支聯會在中聯辦門外舉行悼念六四長跑活動,警方未有吸取教訓,改善採訪安排之餘,更企圖分化傳媒,將中聯辦正門前大花槽兩個面積約 4平方米的角落,只提供給無綫、亞視、有線、 NOW四間電視台放置攝影機拍攝,其他電台、文字傳媒,繼續安排在離開示威區外採訪區拍攝採訪,最終因在場記者抗議,警方才肯妥協讓所有記者在正門採訪。

這,明顯是阻礙正常記者採訪,既然電子傳媒可以在正門採訪,為何,其他傳媒不可以?警方難道以為,放行電視台,電視新聞不會報道警方阻攔採訪,他們就可以瞞天過海?

更離譜的是,警務處長曾偉雄昨出席公開活動,被傳媒追問有關安排,還敢說所謂警方封鎖線並非限制採訪,而是確保公眾安全,可是當記者問他為何每次也要設採訪區,曾反指如該個場合,也是應記者要求設採訪區,當記者反駁並非如此,曾即說,「如果你唔鍾意喺呢度,你有權選擇(離開)」。

即是,當一名警務處長對傳媒說,若不接受警方採訪區安排,你可以離開,變相叫記者必須「聽話」,只可服從警方安排,新聞自由,對警方來說,只是次要問題!

或許有人認為,對於示威活動來說,警方就算剝奪傳媒新聞自由,設下遠離現場採訪區,也沒有甚麼大不了呀!

但試想一下,此例一開,若某天香港不幸有大型災難發生,警方又依樣葫蘆將採訪區設於遠離事發現場,傳媒,完全不能採訪現場消息,那,到時才後悔香港己沒有新聞自由,是否太遲?

不要讓我們失去了之後,才感後悔莫及呀!


民建聯昨天公佈對候任特首梁振英施政的信心和期望民調,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民調結果對梁不利,以5分代表信心最高,1分代表信心最低,三項信指標中,對梁能夠「確保政府公正廉潔」評分為2.89分;「吸納人才組建有質素的管治團隊」有2.88分;「化解矛盾、團結港人」為2.72分,沒有一項超過3分,連公佈民調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李慧琼也說,結果反映市民對梁振英施政信心不足,三個重要方面評分均只屬「僅僅合格」。

作為在特首選舉中支持梁振英的第一大黨,公佈這樣一個不利梁的民調,政治上固然反映民建聯與梁振英之間關係,或許存在某些變化,是否如此,該由政治學者或政治人物分析,但怎樣說,這也是一件值得報道的政治新聞。

但童工發現,原來並非所有報章也有報道,童工發現左報有報道這個民調,反而在《明報》網上新聞,翻來覆去,就是看不到相關新聞報道。

或許,那是童工看漏了眼,因《明報》曾在社論中公開說,他們不挺任何人,一切,只按新聞性如實報道。

不過,若童工沒有看漏眼的話,那,為何《明報》沒有了這段新聞?挺梁建制大黨認為梁民望「僅僅合格」,難道,沒有新聞價值?


C在Facebook找到的TVB「製造真人Show」證據的圖片

近日朋友間談論的,不是梁候任特首訪京之行,也不是薄熙來及其妻子被中共拘押的消息,反而是TVB的《盛女愛作戰》真人Show。A說那些女子太「港女」,某某以為自己如何了得,左桃又揀,卻不知自己也不是怎樣好;B則拿孫柏文君的「麥當勞約會論」大加攻擊,認為是侮辱女性云云。

還是C理性一點,他在Facebook找到上面那一張比較圖片,一切,大可能只是TVB製作人搞出來的一場以「真人Show」包裝的「戲劇」,那,又何必太認真看待?TVB就是要搞到越多人罵、越多人批評,那就會越多人看,C還是那一句,「認真你就輸」!

或許,《盛女愛作戰》真正「大贏家」,只有TVB!看以下報道就可知:

「【明報專訊】無綫新節目《盛女愛作戰》以5位「盛女」的求愛過程,拍攝成10集節目,成為熱話。前日播映第2集,收視最高26點,觀眾人數近167萬;平均25點,觀眾人數160萬;該節目在myTV的點擊率,更凌駕黃金時間三線劇集,名列榜首。網民熱烈討論,有人對「盛女」抨擊踩多腳,亦有引起共鳴力撐。」


究竟,甚麼才算是真正「政客」?梁振英昨日就作出示範。

梁候任特首昨天結束訪京行程,他見記者時被問到有關樓價問題,梁候任特首如此回應:

「正在北京的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說,不會再詳細評論現在的樓市情況,及現屆政府針對樓市的政策,他認為要解決好港人住屋問題,要從兩方面著手,包括增加供應,但不應拉低樓價遷就市民購買力,亦要推出更多房屋供應,作出長遠房屋供應策略,了解市民長期房屋需求。」(商台報道)

那,問題來了,甚麼叫「增加供應,但不應拉低樓價遷就市民購買力」?A說供應增加,但又可以不應響價格,那是甚麼經濟學理論?

B說供應增加可能指公屋和居屋呢,那,不是可做到供應增加而不影響樓價!但A立即反駁,若是如此,那不合資格申請公屋、居屋的市民,不是一樣要捱貴樓?梁候任特首不是說要打擊樓價嗎?

還是C看得穿,選舉己過,港人,不是還很傻很天真以為梁候任特首真的會兌現選舉承諾?現在人家要搞「大和解」討好商界!那會和地產商過不去!「增加供應,但不應拉低樓價遷就市民購買力」說法,就是要說得冠冕堂皇,騙騙市民吧了!你何時見過真的有人人可以平價賣樓,但樓價卻不會跌的情況出現過?

果然是北京知人,梁候任特首不愧為出色政客!


官方中央電視台與新華社昨晚突然發出新聞稿稱,早前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的薄熙來涉嚴重違紀,中共中央決定,依據中共黨章和中共紀檢條例規定,停止其擔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職務,由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對其立案調查。

同一時間,新華社也報道,薄熙來妻子谷開來經調查後,有證據證明與英國人伍德之死有關,而公安機關經複查後認為伍德死於他殺,谷開來及薄家勤務人員張曉軍有重大作案嫌疑,谷、張兩人以涉嫌故意殺人犯罪,移送司法機關查辦。

表面上,中共不理薄熙來為政治局委員,只要其個人或家人犯法,一樣依法查處,正如今天《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對薄熙來夫婦違紀違法行為所說:

「不論涉及到誰、職位多高,只要觸犯黨紀國法,都要嚴肅處理、決不姑息。法律面前沒有特殊公民,黨內不允許有淩駕法律之上的特殊黨員,任何人都不能干擾法律的實施,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能逍遙法外。」

可是,事實是否如此?早在去年英國政府己懷疑伍德之死,要求中國政府調查,為何,到今天北京才翻案?

那,並非如《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所說,中共決不姑息任何犯法高官黨員太子黨,全因胡、溫派系要鬥倒江澤民系的「大子黨」,恰好薄手下王立軍帶著谷開來的犯罪材料投奔美國領事館,胡、溫見此黃金機會,借打薄清算江系人馬、為十八大人事佈局爭取更大話事權。

新華社報道谷開來被拘報道中,提及「2月6日王立軍私自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滯留事件發生後,對王立軍反映的2011年11月15日英國公民尼爾·伍德在重慶被發現死亡一案,公安機關高度重視,專門成立了複查組,本著實事求是的態度,依法進行了複查」一段可見,沒有王立軍跑入美國領事館,中共擔心王將薄、谷犯罪材料交給美帝,中共也不會懲處薄氏夫婦。

一切,只是中共內部一場權力鬥爭,懲處簿熙來,根本不代表中共對打擊權貴貪腐有何改進,更不用為中共吹噓!


候任特首梁振英上京接受任命為香港第四任特首的時候,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借接見工聯會代表團的機會,指特首選舉己結束了,要求各界放下在選舉過程當中出現的分歧,「應該要在香港實現大和解、大團結」,一起支持候任特首及特區政府,認為那才是「700萬港人的根本利益所在」云云。

童工看完王光亞發言,心中不禁好笑,王怎說也是外交系統出身,理應明白某些話不能說得太明白,否則無異自揭底牌,中共官員接見港澳人士,那些話可以在鏡頭前說,那些話在鏡頭後說,但可以引述,有清清楚楚規定,王光亞在鏡頭前說「應該要在香港實現大和解、大團結」,顯示中共要向港人傳達必須「大和解」的訊息,中共為何要公開「宣旨」?那,明顯是梁候任特首、甚或西環也無法做到「大和解」,建制派仍是撕裂,又或面和心不和,所以王才要公開「宣旨」,以示那是中共最高層立場。

那,王光亞又豈非曲線承認了,今次特首選舉做成的建制力量大分裂,至今仍未解決?

王光亞稱選舉過程當中出現的分歧,那是常有之事,既然選舉己結束,理應不再分裂,但,他又有否撫心自問,何以今次建制派、甚至社會不同政治立場撕裂,為何如的嚴峻?關鍵在於整個小圈子選舉中,中共、西環不斷干預、不但連市民不服氣,有十多萬人出來民間投票支持流選,連那些見慣、甚至臣服中共的建制派人士,也無法服氣,若非中共變本加厲干預特區內部事務、干預特首選舉、以威逼利誘對付挺唐人士,會有這麼多人不服氣嗎?事實上 梁支持度一直領先,直到爆出西環干預傳媒、特區政府對梁的不利報道和行動後,梁民望才下跌,支持流選聲音才越來越強,那,中共、西環干預香港事務,才是做成社會撕裂的真兇。

更令童工失望的是,梁候任特首不但未有高調反西環干預,反認為與西環「溝通」是恰當行為。末代港督彭定康在他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中,早已「預言」香港將死於那些邀請北京干預香港的港人手上:

“My anxiety is this: not that this community’s autonomy would be usurped by Peking, but that it could be given away bit by bit by some people in Hong Kong. We all know that over the last couple of years we have seen decisions, taken in good faith by the Government of Hong Kong, appealed surreptitiously to Peking – decisions taken in the interests of the whole community lobbied against behind closed doors by those whose personal interests may have been adversely affected. That is damaging to Hong Kong because it draws Chinese officials into matters which should fall squarely within the autonomy of Hong Kong. If we in Hong Kong want our autonomy, then it needs to be defended and asserted by everyone here – by businessmen, politicians, journalists, academics and other community leaders, as well as by public servants.”

(中文:「我感到憂慮的─我要盡力強調這點─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大家都知道,我重複,大家都知道,過去幾年來,一直有人暗中上告北京,要求推翻一些由香港政府真心誠意作出的決定,也有人因為一己私利受損,而進行閉門游說,設法推翻一些符合社會整體利益的決定。這種做法會使中國官員介入明確屬香港自主範圍的事,因而貽害香港。假如香港人要保持自主,那麼每一個人,不論來自商界、政界、新聞界、學術界,或是其他社會領袖,以至公職人員,都必須群­起捍衞自主、堅持自主。」)

梁候任特首要「大和解」,首先要對中共說停止干預香港內部事務,而非再叫中共加強干預,逼使建制派和解!


方勵之出席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禮的訪問

因支持八九學運而流亡美國的中國著名天體物理學家方勵之,周五於阿利桑拿州圖森市家中猝死,終年 76歲,方勵之死訊傳出後,香港與海外民運人士均表哀悼,一直視方為老師的八九學運領袖王丹,更在他的Facebook寫下他對老師的沉痛悼念:

「忙亂之後,終於可以安頓一下心情。我知道外界很關心方老師的過世,所以還是上來跟大家說說。

聽到方老師的噩耗之後我打給李老師,聽到她的聲音我放聲大哭。反倒是李老師一聲聲跟我說:“不哭,不哭。”

我怎麼能不哭呢?怎麼可能?!當我還是一個19歲的孩子的時候,就開始去他們家的客廳。這麼多年,坐牢,流亡,我們相濡以沫。他們是我的老師,也是我的家人。李老師說過,她拿我當親兒子一樣看待。

我也為中國哭。方老師是我見過的少數絕頂聰明的人,他的爽朗的笑聲現在彷彿就在我的耳邊。他作為一個物理學家,在學術上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他曾經擔任過國際物理年會的會長。同時,他對社會責任的擔當也是有目共睹的。我們就是因為受到他的激勵,才走上天安門廣場的。這樣的人,是中國的寶貴財富,現在卻死在他鄉。這是我們的損失,也是中國的損失。今天的中國,哪裡還能找到像方老師那樣的人呢?

請原諒我的語無倫次,我現在心亂如麻。這一天我過去隱約知道會到來,但是真的來了,才知道是如此之痛。」

方勵之支持中國民主運動始於1986年鄧小平的「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當年任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副校長的方支持學潮,事後被鄧小平點名為資產階級自由化三名幕後黑手之一,指名要開除黨籍,其他二人分別是作家王若望、記者劉賓雁,但方勵之卻啟蒙了當時學生對追求民主自由的嚮往,促成了三年後的八九學運。

中共以坦克車壓毁了中國的民主幼苗,方勵之等民運人士被迫離國,中共在之後的廿多年,以經濟右傾、大幅加大市場經濟步伐、讓更多人可以富起來,交換政治上全面左傾、打壓任何反對中共一黨專政、提倡民主改革的言論,換句話說,中共就是用鈔票塞住民眾之口,童工也不能不承認中共策略成功,所以才有這麼多人現在仍會說,中共鎮壓學運有理,否則沒有今天大國崛起云云!

可是正如A說,廿年經濟發展,換來的是民主、甚至連最溫和的體制內改革也全面倒退,人民付出的代價是中共這部機器在沒有任何權力制衡下,裡裡外外爛透了:揭發的貪官一個比一個大、貪污的金額每次創新高、官僚貪污己成系統性、結構性問題,連總理溫家寶也說中共不再改革、不發展黨內民主,中共早晚也撐不下去!

方勵之廿年前提出由下以上,希望以和平方式建立民主制度,正正是要用民主制度制衡黨、政權力,以免出現貪污腐化,令人民受害,中共卻將他視為眼中釘、將民主視為洪水猛獸,卻不知一切如飲鳩止渴,現在,中共連自己也害怕捱不了多久,就會貪腐入骨、「毒發身亡」!

童工相信方勵之有生之年看不到中國民主,但從近年發展,特別是烏坎村事件後,中共明白早晚要接受民主,否則必步向衰亡,逃不出歴代封建獨裁皇朝的治亂興衰格局,當民主在中國成長之日,必還方勵之公道。


梁振英在競選特首時,曾說過處理丁屋偕建要依法辦事,又說香港只有一套法律,不能說香港、九龍一套法律,新界,又是另一套法律。

梁候任特首所說一切,有片為證,童工非「老屈」候任特首:

可是,梁振英的頭號支持者劉夢熊,昨天與鄉事派見面後,卻要梁候任特首公然違背競選承諾,「特赦」新界僭建村屋,若依法辦事,就是官逼民反云云:

「劉夢熊建議,政府應對新界建築物進行全面普查,並參考前港督麥理浩的做法,容許某個時限前並無樓宇結構安全問題的僭建物可獲特赦,業主只需酌量補地價。劉將於本月16日策發會的會議上,把建議交予特首曾蔭權和發展局長林鄭月娥。他提醒政府不要「官逼民反」,擔心若政府硬推政策,或會引來「群體式抗爭」。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梁福元亦「提醒」政府要注意「歷史教訓」,指村民是「氏族社會」,「大家都好齊心」,但無明言會用什麼「群體式抗爭」方式來回應政府未來可能入村清拆僭建物。」(引述自《明報》)

即是,童工想看看,梁候任特首,究竟,會向鄉事「特權階級」屈服,還是,真的敢於改變,向那些曾改變立場、由挺唐變挺梁的鄉事開刀,上任後即時清拆他們的僭建物?

童工倒希望梁候任特首不要「縮沙」討好鄉事選委,當日閣下如何公開承諾「依法辦事」,市民是看到的,請履行選舉承諾,上任後下令清拆所有新界非法僭建!


 

童工昨天在朋友A的Facebook看到這張攝於某地產代理的照片,當中推介樓盤用語之抵死啜核,雖能吸引眼球,可是,都份用語卻頗有「趕客」之嫌:

誰會用670萬買一間「野戰首選」的單位?

570萬「精品包套」單位,包的是甚麼「套」?

650萬單位「換套任吉」!?是否太兒童不宜?若一家大小買樓,怎能不叫人面紅?

但B說最不文的,該是左下角康景花園那一句「全部入晒」、以及右上角那句「快入快出」,究竟,那是賣三級片還是樓盤?

童工心想,這,是否反映二手樓市不濟,經紀才要以語不驚人死不休方式,吸引買家眼球借此促銷?

四月 2012
« 三月   五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Blog Stats

  • 1,839,448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