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生果報報道,原來候任特首梁振英外聘候任特首辦職員陳冉,除了居港未滿7年,並非永久居民,要公務員事務局申請豁免外,更加是中共共青團成員:

「她(陳冉)承認曾加入共青團,但相信團員身份已過期,又否認是中共黨員,「我都唔知喎,好耐冇做過呢啲咩共青團。應該係個個(中學生)都有,已經唔知幾年冇交團費」。陳冉更坦言有意過渡下屆政府,「幫咗 CY咁耐,想一路幫佢落去。呢個老闆好有心,我好 buy佢」。對於獲聘是否因其「紅色」背景,她反問:「乜嘢叫紅?為香港做嘢,愛國愛香港係咪叫紅?」」(引述自《蘋果日報》)

童工不是說居港未夠7年不可以加入政府工作,而是從今次事件中,梁振英從未主動交待陳因居港未夠7年,要向公務員事務局申請豁免一事。今天政府施政講求透明度,陳冉要進入臨時特首辦工作,梁的確行使了可接受的酌情權,既行使了酌情權,就有需要向公眾公開交待,令公眾可以評定他如此使用酌情豁免權,是否合理,現在梁卻是秘而不宣,若非傳媒揭露,他根本無意公開。

這,見微而知著,童工擔心梁候任特首他朝正式上任、大權在握,整個政府均在他掌控下,日後,他行使酌情權、豁免權之時,只要一聲令下,就可以不用公開、不用交待、甚至連傳媒查詢也不作回應,香港,是否仍是一個公開、公平、有透明度的政府?

至於陳冉為共青團身份,雖說她「唔知幾年冇交團費」,但誰也知道加入共產黨、共青團是沒有退團退黨這回事,看梁慕嫻有關香港的中共地下黨文章就可知,那,找來一個共青團成員入候任特首辦,若陳的「上級」要她交待「工作」、又或有工作「指示」,她亦只有如實執行,究竟,她為港人服務,還是向中共服務?

若此例一開,日後,會否只有中共地下黨員、共青團員,才可以成為香港核心管治隊伍?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