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來自「香港電台」新聞照片,如此老弱婦孺示威「陣容」,有需要將他們困在重重鐵馬內嗎?

4.1遊行當天,警方以胡椒噴霧對付示威人士,又以重重鐵馬包圍中聯辦。事後不少示威人士投訴警方濫用警權,未經警告使用胡椒噴霧,又不斷阻攔記者採訪,事後警方當然否認一切,不過,當時的確有大批示威人士在場,而且多是年青力壯者,童工以疑點利益歸於被告,也無謂反駁警方的詭辯。

只是,若示威者只是老弱婦孺、從無衝擊西環記錄,人數只有廿人,警方,仍要將他們困在只比劏房大一點、由多重鐵馬包圍的示威區,還要限制記者採訪,竟要求「分批」接近示威區採訪示威者,這,不是濫用警權、限制採訪自由,又是什麼?

童工說的是昨天20多名中港單親媽媽到西環請願,遭警方以鐵馬示威區「接待」事件。那20多名「示威者」, 除了是婦女外,就是黃口小兒,他們到西環請願, 要求中央批准內地母親來港,照顧因父親去世或被離棄的子女,他們手中沒有紙坦克、沒有打火機,更加沒有任何示威用的道具,他們手中只有鮮花,水果及去世丈夫的照片,只想在中聯辦外追思及拜祭已故親人,以及交請願信,如此和平得不能再和平的請願,童工很難想像警方如對付社民連般,要將老弱婦孺困入由多重鐵馬包圍的示威區內!難道警方認為這班「師奶」、十歲八歲小朋友,真的如長毛、陶君行、黃毓民般「危險」嗎?還是,凡去西環請願,有理沒理,全部要「大刑侍侯」,管你是婦孺還是社民連?總之,到西環請願就是對偉大祖國「大不敬」,全要困之於鐵馬內以收「阻嚇」之效?

更令童工氣憤的是,在場記者要採訪這廿多名婦孺,警方竟要他們分成三個一批,分批行近示威區採訪,當時既無人圍觀,更無任何可能出現混亂場面,警方此舉,不是擺明干預新聞自由及採訪自由,又是甚麼?

在場的記者A說,當時有在場高級警官威嚇採訪記者,若記者不肯返回記者區,就不再放第二批請願人士入示威區,記者不肯就範,即被在場警員以鐵馬圍他們,將他們當作示威者對待!

A在他的Facebook氣憤地說:

「差佬更規定記者只准三人一組採訪小朋友,要分批逐組採訪,我地唔接受,差佬就突然落四個鐵馬困住我地,唔畀我地前往(中聯辦)正門。」

「最令我氣頂的,係上次去警察總部交流時,個警察代表明明話警察無理由唔畀記者去正門採訪,仲話上次有警員出手拉住我,阻止我去正門,只係由於警隊「樹大有枯枝」,(我記得佢係咁意思,exact wording可叫記協返查錄音,如有的話),又話由於警隊有好多新仔咁話,但今日經歷睇到,事實根本唔係咁。

上次我畀警員扯住手,最終我都可以喺差人從旁監視下,企中聯辧正門隔離採訪,今次卻衰到被人用鐵馬困住,連自由走動權利都無埋。」

究竟,警察服務港人、還是中聯辦?何以,要將婦孺、記者「當賊扮」?童工認同執法者要維持社會秩序,可是,昨天西環外的請願,究竟,有何擾亂社會秩序的情況出現?何以要對記者、請願人士施不必要的壓制?難道,香港警察己認定,只要是在西環出現,任何示威、不論人數、性質、規摸大小,一律要打壓?那,《基本法》中保障香港人權、言論、集會自由的承諾何在?還是,西環是老虎屁股模不得?凡近西環者必先要剝奪其權利?

若警方重西環面子多於保障港人權利,那,何不將駐守西環警員更改編制、與偉大祖國看齊,正名為「公安」、或「城管」亦可,授以「就地正法」、「和尚打傘、無法無天」之權、豈不更符「港情」?童工也心服口服,不再批評,但,請那些「公安」、「城管」不要再以港人公帑支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