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廉政公署查新鴻基地產聯席主席郭炳江及郭炳聯、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涉嫌貪污案,是否和候任特首梁振英有關?童工朋友之間眾說紛紜。A堅持事件與梁候任特首無關,全因,梁候任特首還未登位,又如何可以「指揮」廉署行事?那些甚麼梁振英借此對付挺唐英年人士說法,只是穿鑿附會之說!

不過,近日有兩篇關於今次事件的報道,似乎顯示,梁候任特首,與今次事件,似乎有著一定關係!

第一篇是《大公報》文章:《兄弟鬩牆恩義絕淚斬馬謖豈無因》。全文如下:

「香江近日風雲變幻,新任特首經過一場激烈角逐後已塵埃落定,但社會還未來得及完全消化各種訊息之際,昨日竟然又爆出歷來最高官和最大地產財團被廉政公署請去「飲咖啡」的大新聞,廣大市民實感目為之眩、不明所以。

表面看來,此次事件涉及豪門兩兄弟和一名前任高官;但據獨家權威消息人士透露,事件其實涉及兄弟「仨」,還有極具權力地位的人士,內中涉及豪門恩怨,也掩映官場中的人情義氣,但最終紙包不住火,只好上演一幕現代版「兄弟鬩牆」和「揮淚斬馬謖」,過程也可說曲折離奇、「天亡我也」!

話說四年多前,某大地產財團突然變生肘腋,老二、老三聯手將大佬轟出了董事局,詭異的是連尚健在的阿媽也站在兩個細仔一邊,原來「老大」外邊有「紅顏知己」,早已不為保守傳統的老母親所諒。

而兄弟三人之間,亦有一段恩怨情仇,多年前本港曾有江湖大盜張某橫行,專門綁架大富豪勒索贖金, 「老大」當年即成綁匪對象,張某開價十億,老二、老三遲遲不付,最後是老大的髮妻拿出「私己錢」救夫,但「老大」已飽受煎熬、嚇得半死,自此精神有點壓抑,而且對老二老三如此不念手足之情,亦埋下深深的怨恨。

如此蘭因絮果,老大兩年前被踢出董事局之後,即把心一橫,把歷年公司內部的一些「密件」交到了有關部門手上,而內容不問而知,主管財經、賣地的高官,與地產公司老闆之間,自是「緊密合作」、「共存共榮」矣。

有關部門面對此一「要案」,當然不敢輕舉妄動,自是向上級請示,得到的回覆是茲事體大,有待進一步仔細跟進調查,掌握更多資料才作處理。

如此事情一擱經年,老大心有不甘,但又無可奈何;直到香江出現一位「高人」,老大知道機會來了,於是把私藏的「密件」再複印一份,送到「高人」手上。「高人」一看嚇出一身冷汗,自己如果接過這「燙手山芋」,不是要落個「對付地產界」的惡名?

「高人」是有名的「精仔」一名,遂一句「唔該」,又把「波」踢回去給現任「話事人」, 「當朝」的事請當朝處理,勿為難後人。

如此現任「話事人」只得狠下心來,請「青天律例大人」發落,一幕「孔明揮淚斬馬謖」遂告上演。而「兄弟同心,其利斷金」,變成「兄弟異心,無情無恩」,也可謂悲劇矣。」

假如不知故事中「高人」、現任「話事人」是誰,那,就要再看今天《東方日報》的「新地風暴 內幕曝光」中一段報道:

「然而,剛過去的周日梁振英成功擊敗唐英年當選特首,一直不滿政府遲遲無行動的舉報人,決定直接向梁振英舉報。據悉,梁振英得悉後認為事態嚴重,不應留待下屆政府處理,遂趁本周一當選翌日獲曾蔭權接見時,主動提及此案。兩日後即本周三,曾蔭權將權力交予林瑞麟,再由林批准廉署執行處首長李銘澤延任至七月底,其中一個目的正是繼續處理這宗大案。廉署獲開綠燈後,隨即於前日採取拘捕行動,曾蔭權則碰巧同日宣布休假六天。」

如此說來,即是,梁候任特首,乃推動政府拘捕官商勾結的大功臣,何以,他一直拒絕承認?莫非,他怕了那些地產霸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