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昨天以689票當選第四屆香港特首,會場內,梁召集人發表勝選宣言,表示支持香港核心價值;會場外,有2000名市民在投票站灣仔會議展覽中心外抗議,警方動用胡椒噴霧對付示威人士。

童工朋友對梁召集人這「高民望」候選人當選,並無雀躍之情,反而,從Facebook中看,全是一片愁雲慘霧。童工引述一些留言,他們,並非無名之輩、又或泛民主派「逢中必反」的人,或許,從中可見梁召集人當選,究竟得到多少人認同:

張敬軒(歌手) : 一場應該很嚴肅,很謹慎,很具代表性的選舉就這樣馬虎、荒誕、兒嬉地結束了。我不是政治家,我不知道今天如果流選,接下來的程序應該如何又或者再有何人參選。昨天,我和121580人一樣,憑著良心投下白票。我們當然知道人誰無過,但這漫天的黑材料和疑幻似真的種種傳言實在無法讓老百姓投下放心一票… 支持明哥!香港的核心價值有著標誌性的意義,只要核心價值繼續存在,就一定可以推動和影響我們下一代的民主進程。正如廣東人捍衛廣東話一樣,不是要革誰的命,只是要為自己的家保留那一點核心價值,因為家,就是與眾不同!

喬靖夫(作家):我的呼籲:除了不要隨便說「香港已死」,也盡量別說「香港人就是XX」之類晦氣說話。

我明白大家有時會很失望,會覺得很多香港人不爭氣。

但這是一場漫長的戰爭,我們需要更多、更多的戰友,而不是樂於做「少數清醒的一群」。

不要奢望戰友會突然暴增,而是要一個一個地說服過來——正如一場落後很多的球賽,也只能一分一分的追回來。

我們要耐心去傳揚,讓人們漸漸明白:這場仗,不管他們願不願意,不管他們打不打,戰火都會臨到他們腳下,冷漠和犬儒不能讓他們倖免於難;真正改變香港的力量,不是寄望於一個接一個「新君」,而是本來就掌握在我們手裡。

藍奕邦(歌手):香港人,今次故事的教訓是:我們不可以間歇性關心政治。因為我們平日看似風平浪靜時,不投入不發聲不爭取,到危險迫在眉梢了才想到反抗,但已經太遲了。我們要記住,要得到想要的政治環境,是長期抗戰,要努力的。未來五年,預料會有無數妖孽出沒,我們從今天起戒掉政治冷感,keep an eye out!

潘小濤(評論員):有人說,給點時間隻狼,等他上台試下嘛,唔好咁快判佢死刑。中共靠得住、豬乸會上樹!歷史已經清清楚楚告訴你了。一九四九年中共上台前,那些「智者」就說了那些話,七年後在反右運動中就現眼報了!一九五一年,西藏達賴政府被迫同中共簽城下之盟,實施藏人治藏、高度自治,當時也有藏人說給中共一個機會,但九年後就藏人避藏了!

我們給中共的機會還少嗎?正因為一次又一次給中共機會,他們才以為「老馮」,不斷殘害中國人!說這種話的人,也應該給他們一點現眼報!

唉,「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喝後庭花」!

陳健民(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今天,“英”治時代開始,社會瀰漫著的失望、憤怒和恐懼情緒遠遠超過九七前夕。這說明大國雖在崛起,中共管治卻是如此潰敗。還政於民!!

A(記者):宣佈結果一刻,當時我在示威區站在長毛身旁,他說:「有今日的結果,傳媒也要負起部分責任,你們故住爭新聞俾人利用宣傳做勢也不自知,到你們醒覺,一切已太遲」

還有生果報的報道:

「影后葉德嫻對選舉結果連聲嘆氣,昨被問及對新特首有何期望時說:「冇!冇!大家自求多福啦!」本身是挺唐演藝界選委的周星馳說,期待香港 2017年普選特首,「相信所有香港人都期待呢一日啦!」」

來自不同背景、不同階層人士,對梁召集人當選有相近反應,那,是抹黑?還是,民意,真的是如此?

童工看到梁召集人在記者會上,被問到中聯辦在背後發功為他拉票一事,他說:「我唔知你講嘅係乜嘢拉票活動。」即,除非召集人在過去一星期,沒有看任何報章,否則,如此答案,可叫人信服嗎?

3.25,是黑暗開始,還是,黎明前的黑暗?

童工仍相信,答案在港人手中!

寫於3.26的無眠清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