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唐英年,何俊仁互相質詢環節精華

原本以為只屬「例行公事」的特首候選人選舉論壇,怎知會成了唐英年「爆大鑊」場合。唐英年除了揭03年政府討論商台牌照續牌時,梁召集人提出縮短商台牌照年期,企圖將正常續牌12年縮短至兩年,唐形容梁的做法「好得人驚」,以行政措施打壓言論自由!

另一更驚人爆料,則是梁振英在 03年的一個政府高層會議中,討論應否硬推23條的會議上,竟提出面對當時上街反23條示威,可以出動防暴隊及催淚彈,「當時喺政府高層會議上,你有冇講過香港始終有一次要出動防暴隊同催淚彈對付示威人士,有定冇?」

梁召集人當然一如既往,全部否認有關指控,反正,梁召集人絕對相信,唐英年是難以拿出白紙黑字證據出來。不過,直接證據沒有,間接證據是否完全找不到?那,又未必如此!

先拿「出動防暴隊同催淚彈對付示威人士」事件來說,真的,要找到證據並不易,不過,童工翻查舊報章,原來03年7月14日,生果報一篇報道「飛哥斥反民主不配做港人」,當時李鵬飛曾說過以下一段話:

「他(李鵬飛)認為若非自由黨主席田北俊辭去行政會議職務, 7.9當日很可能「血洗中環」」

童工當時還想,飛哥是否「講大咗」?現在若和唐「爆料」一起看,飛哥是否知悉行會決定7.9市民包圍立法會,警方會用武力鎮壓,「血洗中環」,所以田北俊要離開行會,逼董建華收回23條?

另外商台續牌事件,其實類似說法03年時大班早已講過,今天,更多人出來證明唐的說法未必全無根據。當時任商台一台總監的梁文道對《明報》說,「好肯定當年全條廣播道也談論「有政府極高層以行政手法威脅續牌」,但他不了解該高層是誰。」

另一是當時任商台營運總裁的蔡東豪,他近日一篇訪問唐英年的文章,有以下一段:

「唐英年任工商及科技局局長一年,沒太多建樹,但他任內發生了一件跟我有關的事。 2003年 7月掀起商台續牌風波,過往商台續牌是例行公事,畢竟盡心盡力為香港服務了 40多年。這一年續牌風波跟鄭經翰主持節目風格有關,傳出政府有意將過往 12年的年期縮減至 6年,甚至 3年,以表示政府對商台節目立場不滿。當時傳出行政會議內最出力反對商台續牌,是梁振英。 2003年 7月 20日,梁振英以行政會議成員身份發公開聲明,澄清他從未在任何場合提出只讓商台續牌 3年的建議。

我當時在商台工作,這件事記憶猶新,上司多番向我埋怨,大難臨頭,商台上下仍以為玩玩吓,吩咐我要幫手爭取其他傳媒關注,希望得到社會支持。那時我加入傳媒時間不長,人生路不熟,我在《蘋果日報》留意到有一個記者很關注商台事情,思路清晰,性格分明,想辦法認識了這位記者,向她細訴商台故事。記者的名字是李慧玲。

最後,唐英年以局長身份宣佈續牌 12年,當日同事圍着電視看,聽到 12年全體高呼,我記得這一幕。梁文道應該也在場。

我當然不放過這機會,追問唐英年內情,他不想我寫,他的結語是:「或者某些人跟我結怨已有一段長時間。」」唐那一句「或者某些人跟我結怨已有一段長時間」,可圈可點。

究竟,真相如何?梁召集人真的被屈?暫時,童工還是較相信唐英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