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然各方預計沒有錯的話,梁振英恐怕是屠豬成功,特首寶座是坐定了。A說雖然今次仍是小圈子特首選舉,但,中共早已學乖了,就算是欽點,也是按所謂「民意」欽點,梁召集人有45%民意支持,唐豬只有廿個巴仙,鐵頭何更是只有一成左右,不論日後梁召集人要為23條立法也好、要對付泛民也好,中共大可以說,他是民望最高,那,全是香港人自己的選擇!

B傳來《開放》雜誌的一篇評論豬狼之爭的文章「地下黨已經殺到身邊」,作者梁慕嫻女士曾是港共地下黨組織學友社主席,與葉國華等人交往密切,文章觀點或許有人認為是穿鑿附會的「陰謀論」,但童工仍認為何以一讀,特別是這一段:

「有人說:如果唐英年當上特首就會上街抗議,卻沒有人說:如果地下黨人梁振英,曾鈺成當上特首就會上街,可悲之至。」

真的,何以港人會接受疑似地下黨員做特首,也不接受一隻沒有殺傷力的豬呢?

地下黨已經殺到身邊

作者: 梁慕嫻

編者按:香港二○一二特首選舉臨近,焦點人物唐英年梁振英及背後勢力頻頻出招,傳媒熱炒一場混戰。本文對幾個相關問題作出獨到分析,指出地下黨奪權危機才是這次選舉最值得關注的問題。

自從香港特首選舉提名開始後,選舉形勢隨著梁振英的西九風波及唐英年僭建醜聞而突變,情節起伏跌宕,天天出招,儼然《三國演義》中的大混戰,比無線電視的連續劇更覺奇趣。這個選舉還能繼續下去嗎?大堆謎團需要解開:

大混戰是不是建制派內訌?

不是的。香港評論一向以來提出的所謂建制派,其實早已分由兩支管治隊伍組成。第一支是香港政府退役或現任官員和社會上的商界財團等,被合稱為「建制隊伍」。正在領導地下黨去管治香港某些領域的中共中央和中聯辦連同地下黨,被稱為「幹部隊伍」,是第二支。這兩支隊伍一直以來都在又團結又鬥爭中存在,因較量過程透明度不足,以至香港評論界沒法看透。

直至這次特首選舉,「幹部隊伍」推出梁振英參選特首,暴露出他們搶奪香港管治權的野心,才引起「建制隊伍」內的警覺。無論是因為看不過梁振英的所作所為或因為自身的利益,也可能是秘而不宣地察覺到地下黨人的入侵,總之,「建制隊伍」一致地要防堵梁振英當選。這不是內訌,而是兩支隊伍競爭廝殺正面交鋒,「建制隊伍」正展開一場實實在在的特首保衛戰。我最高興看到的就是這一點。

「兩支隊伍」這一說法,是中聯辦研究部長曹二寶首創的,我並不介意借用來說明現今香港的現實問題。但是曹二寶的「幹部隊伍」避提地下黨的存在,我在回應曹二寶的《發展資本主義制度是港人的權利》一文中已經批判了。因此,包括曾鈺成,曾德成,梁振英,林瑞麟等人在內,不屬於「建制隊伍」而屬於「幹部隊伍」,不作如此分類,無法說明香港的現況。

梁振英的角色是陪跑嗎?

不是的。梁振英是得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得力人士(可能是習近平)的欽點而出來參選的。否則的話,給他一個豹子膽,他也不可能有此膽量出來競選,中共中央同意選一個地下黨員來當特首是昭然若揭的。中央至今未有表態,因為梁振英就是他們的人選,而且要小心不要暴露他。民建聯,工聯會也不表態,至為勢所迫之下,便寧願放鬆捆綁,讓選委自由選擇提名人選,也不表態支持梁振英。這樣與他撇清關係,以示中立,實質是向港人隱瞞梁與中共的關係,不要把他染紅。

但是,現在看來,對於選擇梁振英這個人選,在中共高層及地下黨內都有不同的意見,是出於對他經驗能力的質疑,是對他行事作風的不滿,還是出於妒忌?就無從知曉。眼見梁振英有他的侷限,未能得到足夠的「建制隊伍」支持,又有西九漏報利益一案在身,據政府最新公佈資料來判斷,他實難脫身過關,曾德成更因曾鈺成的參選,表明不參與「西九龍填海區概念規劃比賽」有關的跟進工作,與他劃清界限,梁振英失去了這把保護傘,翻身的機會就微乎其微了。為防有失,曾鈺成便臨危上陣。

曾鈺成參選特首,意欲何來?

要知道,在「推出地下黨員當特首」一事之中,地下黨比中共中央更渴望,更志在必得,因為他們身在前線,有切身利益。我相信曾鈺成參選一事,不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們的原意,是唯恐梁振英受到「建制隊伍」的抵制,不會得到的六百零一票當選,地下黨希望陣前易將,以求挽回戰局。於是地下黨組織在萬分緊急之中,臨危之下作出向中央呈請批准換人的要求。

這極可能是曾鈺成所屬的地下黨組織的意思,不會是全體地下黨組織的共同決定,也可以說是地下黨的內訌。曾鈺成並不是替補唐英年而是替補梁振英。他說他未和中央接觸,是在欺負港人對地下黨運作程序不瞭解,他哪裡用得著直接去問中央,他所屬的地下黨組織領導人自會通過組織內部一層層地跟進上去。曾鈺成說考慮,是為了等待中央的回覆。

曾鈺成是「推算地下黨員」,經過推算的,便是無可置疑的了。改用一個更暴露的曾鈺成替換梁振英,可見地下黨已經饑不擇食,不再避諱,把搶奪香港特首職位一事,放在首要位置,不會輕易言退,我以前的估計完全沒有錯,我正等待著曾鈺成的宣佈正式參選。這也證明我一向的預警:中共用十多年時間,破壞「一國兩制」奪取政權的狼子野心,的確是事實。現在已經走到最後一步。

隱瞞地下黨身份是最大欺騙案件

梁振英、曾鈺成是最沒誠信的人。除了西九一案,移民一案之外,最重要的失信是他們隱瞞自己的地下身份,把自己狼的形象裝扮成人,盤據在港府高位上指指點點,還覬覦特首大位。這是最大的欺騙案件,是最大的誠信破產。這是關係到整個香港社會未來發展的頭等大事,香港前途繫此一役。香港某些傳媒誇張煽情,娛樂化,低俗化,只想刺激銷量,香港評論界知識界避重就輕,無視地下黨問題的嚴重性,不知共產黨已經殺到埋身,劍已出鞘,令香港市民被蒙在鼓裡,不能分辨問題之孰輕孰重,找錯了打擊的對象,輕輕放過這些最沒誠信,最應該窮追猛打的地下黨人,竟讓他們一步步安然登上香港統治階層,實屬非常遺憾的事。

其實,唐英年的過失是完全可以原諒的。比起地下黨人罪大惡極的身份隱暪來說,只是小菜一碟。我可以理解唐英年由於感情缺失做成的進退失據,唐太在情傷之下的非理性行事,做成了夫婦之間的溝通障礙,以至未能好好地處理事件,是非常可惜的。這是從倫理情感層面去看。 如果從政治層面看的話,唐英年的確不適合當香港特首,他在危機處理時未能超脫個人、家庭、婚姻的感情困擾,糾纏之下沒有清晰的思考,實是從政人的大忌,也是唐英年最大的弱點。

然而,如果從「抵制地下黨人當特首」這一角度來看,在大是大非大局的角度來看,唐英年的缺失實為微不足道,應該給予機會加以糾正。他現在擔著幾個大包袱,面對半數民眾要求他退選的罵聲中,仍然上陣參選,真是悲壯之舉。他說:「這不是一場單純的行政長官選舉,也不單是在於個人的榮辱,這是一場『香港核心價值之戰』。」他的話說到了點子上。

如果在「建制隊伍」中再沒有更像樣一點的參選人出現的話,我仍然是要感謝他的。香港的「民主隊伍」應該知道,在「防止地下黨員當特首」一事上,他們是無能為力的,只能做點敲邊鼓的行動,故此,也應感謝這支「建制隊伍」。

民調不足信。地下黨問題未被重視

香港最近的民意調查,很大程度上是經過傳媒的搧動被扭曲變質了的民粹主義。我一向不把五百人調查的結果當真,至少要一千人以上才可作真,而且民意是要經過分析和提升的。對這次小圈子選舉所作的民意調查其實並不能對選舉結果起關鍵作用,關鍵的是那一千二百名選委。現在的民調把民意搞成人人有份似的,本來是好事,但民調結果卻出現梁振英民意支持度最高卻未得多數「建制隊伍」選委支持,而唐英年民意低卻得到四大地產商等三百七十八提名票的怪現象。可見梁振英的高民望對選舉結果毫無幫助,何況他的民望是在隱瞞身份之下取得的。

這個怪現象是因為「防止地下黨人當特首」的重要性未能深入人心。市民只看表面現象眼前利益,滿足於追逐新聞刺激,甚至任性地放棄面對地下黨問題,這是需要高瞻遠矚的知識人廣泛深入傳播分析的。現在的情勢是,「建制隊伍」中人不會聽取這些失去方向的民意,將會繼續他們的「防止地下黨人當特首」行動。而「幹部隊伍」也志在必得,把「地下黨員要當特首」計劃推進下去。誰是贏家?拭目以待。

有人說:如果唐英年當上特首就會上街抗議,卻沒有人說:如果地下黨人梁振英,曾鈺成當上特首就會上街,可悲之至。

為了抗議「地下黨人當特首」,筆者莊嚴宣佈:如果梁振英或曾鈺成當上特首,筆者將會「罷寫地下黨評論」,以示我的憤怒和反抗。

行文至今,我估計,來屆特首不會順利產生。選舉或是流選,或是延期,或是因無人取得超過六百零一票而重選。重選的可能性最大,可以讓三方勢力重頭來過。

二○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