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召集人墮「黑金政治」醜聞,即是,縱使梁召集人如何澄清與他無關,甚至梁營中人指一切全屬抹黑,但如A昨天幸災樂禍地套用之前某些報章評論,反駁唐英年陣營指地下皇宮、婚外情屬對手抹黑言論所說,「事實就係事實,冇呢件事人地又點樣可以抹黑你?」

即是,只要看過近日報道,包括那江湖中人的報章專訪,可以發現,當中不論是來自挺梁還是挺唐傳媒報道,報道中某些「事實」,那是兩大陣營也沒有否定:

  1. 那名江湖人物在飯局現場,他是知悉羅范椒芬及鄉議局選委在場
  2. 羅范椒芬及其他梁營中人,也知悉有疑似江湖人士在場
  3. 挺梁的劉夢熊在場(雖然他否認自己在場!)
  4. 劉夢熊及江湖人士早己相識,那是由北京較高層的軍方人士介紹,要揭唐英年官商勾結的黑幕!(這,可是夢熊大師自己對傳媒說!)
  5. 羅范椒芬有和選委談及疑似和特首選舉有關的事,一說是拉票,一說只是想了解鄉事對僭建的立場。

B說,單憑這些報道共通點,作為資深前AO、梁辧主任,若羅范事前知悉一切,理應不赴約會,以免瓜田李下,若到場才發現勢色不對,應立即離開,但據傳媒報道,羅范是差不多到散席才離開,梁辦眾人更自付一切費用。即是,若羅范與夢熊大師及江湖人物同場,還要沒有想過立即離開是非地,事後還可以說對所謂有江湖中人疑似介入特首選舉遊說不知情、甚至和他無關,一是羅范是政治白痴,否則,就是羅范當市民是政治白痴!

當然,羅范既為梁辧主任,梁召集人是脫不了關係,除非,他把責任全推到羅范身上,甚至立即切割。

當然,童工絕對相信梁召集人絕對做得出!

p.s. 那江湖中人曾在專訪中稱,見到唐豬與岳少在日本與美女同行,更暗示「有下文」云云,原來,在日前曾專訪江湖中人的《明報》,在訪問中早已得悉江湖中人對唐豬指控屬口講無憑,更發現一切純屬江湖中人揣測、甚至是自行加鹽加醋之言,但《明報》沒有在刊登專訪當日披露有關訪問內容,還唐豬清白,到今天唐報警追究江湖人物,才公開當日專訪內容,即,這就是「公信力第一」?

「日酒店遇唐林 「上海仔」沒拍照

【明報專訊】傳媒連日來報道或暗示「上海仔」郭永鴻將會爆料,究竟郭永鴻手上是否有更多唐英年的「黑材料」?本報記者早前訪問郭永鴻時,曾詳細查詢有關問題,郭表示,當日在東京帝國酒店遇到林建岳,林向他介紹唐英年,當時二人身邊有一名女子,但沒有看見任何人有進一步的親熱舉動。

記者昨晚再向郭永鴻查詢,他表示,沒與《新報》聯絡,亦沒向唐英年或其他人提出「講數『限期』」,恐嚇唐英年如不跟他接洽,他就會爆料。他說,會考慮控告報章誹謗,「我都要報警有人屈我」。

本報記者曾經先後兩次與郭永鴻會面,郭兩次都表示,他在2002年12月22日與女伴到東京旅行,當時在帝國酒店的咖啡室見到林建岳的保鑣,知道林也在酒店內,就上前打招呼,林當時向他介紹唐英年。郭說,當時見到二人身邊有一名女子,他不知道對方是誰,但不是唐太,印象中是一名二三線女藝人。郭說,三人打招呼後他就離開,沒有看見任何人上房,當時亦沒有拍照。為證明他當年曾前往東京,他一度向記者出示當年的簽證及出入境蓋印。

二人身邊有一女子

記者昨晚再致電郭永鴻,郭指不願再談當日在酒店與唐相遇的經過,重申當日確曾在東京與唐及林見過面。唐英年近日多次強調不認識郭永鴻,亦無印象曾於10年前與他見面,強調二人並非朋友。林建岳則指他認識郭,但沒有介紹予唐。

明報記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