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至今仍民望高企,可是,童工對梁召集人從來有保留,全因正如之前文章所說,童工見識過梁召集人以往面目,如何奉中共旨意,強推臨時立法會,把一眾民選立法局議員趕落車,迎來一批並非由民選產生的臨立會議員。不過,這一段歴史,恐怕己沒有多少人記得,連梁召集人自己也刻意忘掉,取以代之,是一個似乎事事站在民意一邊、面對700萬港人的特首候選人,但,面具總有除下來的一天,梁召集人,總會變回當日童工認識的召集人。

主打民意,曾要求選委按民意投票的召集人,昨天公佈他的修訂政綱,在政制方面只有百多字,並放在最後一頁最末段,當中未有提及他早前曾公開建議,取消在立法會功能組別選舉中的「公司票」,以及「 2017年特首候選人提名門檻不會較現時倒退」的承諾,對取消功能組別更是隻字不提。

梁召集人早前不是以自己得到民意支持,作為優勝過唐英年的最大賣點?何以,一個重視民意的人,對民主普選、取消功能組別隻字不提?連取消「公司票」、「 2017年特首候選人提名門檻不會較現時倒退」也不肯在政綱中作諾?他自稱面向700萬市民,何以卻不敢承諾爭取普選?民意、民主,對他來說是信念,還是工具?用完、即棄?

梁召集人又曾說,願意與唐英年在論壇同場辯論,可是在昨日的普選聯論壇,唐英年到了、何俊仁到了,獨欠梁召集人,作為「超級選舉評論員」的何俊仁,也不禁批評召集人出爾反爾,之前不夠票「入閘」,四出承諾會出席不同界別論壇,現在他成功入閘,就違背承諾,將一切拋諸腦後。這,不過是一個月之前之事,「入閘前」、「入閘後」的梁召集人,己是兩個樣子和態度!

所以若再有人問童工,為何梁召集人不可信,不用看大久遠之事,只要看他近日表現、對選舉承諾的反覆,必可預期,他朝當選,真的,又會變成怎樣一張面孔?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