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明報》又再揭煲呔的貪腐醜聞,今次是有人揭發煲呔夫婦於08年曾入住澳門威尼斯人度假村,專供賭廳大豪客入住的Palazzo套房,據報Palazzo套房只供賭廳大豪客「御匾會」會員,或賭廳廳主安排貴賓入住,最低消費要買賭場「泥碼」500萬至800萬,即,煲呔不是豪賭之人,就是接受賭廳廳主款待,兩個原因皆為「死罪」!

據特首辦的回應,指套房屬次子曾慶淳和其女友所訂,時間不是08年而是07年,而澳門威尼斯人度假村發言人稱,一般只是御匾會會員才可預訂Palazzo套房,但「被特別邀請人士」亦有可能入住云云。

其實,童工與朋友並不關心煲呔有沒有入住Palazzo套房,反正貪了私人飛機、遊艇款待,那是以10萬計的好處,一晚兩三萬房租的套房,不過是在他罪名多加一筆,貪多貪少,要入罪也是無可逃避。

反而,童工與朋友這些「好事之徒」有興趣的,那是這件醜聞的「時間」:若按煲呔說法,事件發生在2007年12月,即,那是在2008年特首選舉前,若有如此急功好義,不滿貪腐特首的市民,要揭發煲呔的貪腐劣行,何以,不在2008年特首選舉前揭發,令煲呔民望大跌,繼而令袋巾梁民望大升,令煲呔這貪腐特首無法連任,不會禍港多5年?

若是煲呔為2008年入住,若當年揭發,也大可迫煲呔下台,何以,這見義勇為的報料人,足足等了4年,讓煲呔可以例行逆施這麼長時間?

A說現在新聞己不在煲呔還貪了甚麼,而在於何以一單在2007年發生的新聞,當年沒有人向傳媒揭發,而要留待今天才曝光,「正常」市民若有如此好材料,在2008年特首選舉前,拿來向任何傳媒「報料」,定必可以拿到可觀的「報料費」,何以,要隱藏至今?唯一解釋是「報料」者非一般人,2008年中共早己明言挺曾,任何「黑材料」也不可以曝光,今天,阿爺不再保曾,不能見光的「黑材料」也可「重見天日」!

但,問題又來了,即,原來,香港特首也成為中共「棄子」,有需要時可以拿「黑材料」盡全力抹黑,那,挺唐的工商界大孖沙,會否擔心「今天曾蔭權、明天你共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