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昨晚在挺唐建制派議員支持下,通過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法,調查梁振英在西九設計比賽涉利益衝突事件。

究竟,立法會在今次以互揭「黑材料」作為「主軸」的小圈子選舉中,應否插上一腳用特權法調查?童工朋友之間有強烈不同意見,持反對意見者多引用勞聯立法會議員李鳳英發言,認為政府在這是發放梁召集人10年前有關西九的「黑材料」,與另一些人揭唐英年僭建「黑材料」手法,並無分別,所以立會不應插手干預:

「勞聯李鳳英表明,原則上不同意在特首選舉期間,對任何候選人調查,以避免立會公權介入選舉,認為此例一開將後患無窮。

她嚴厲批評,選擇性發放十年前資料,令外界聯想梁振英有利益衝突,與知情者選擇在特首選舉短兵相接期間,向外披露唐英年的僭建,客觀效果,完全無分別。

她認為,現時並非運用立法會「尚方寶劍」調查任何候選人的合適時空,認為行政長官選舉結束後,仍可就問題再討論。」(香港電台報道)

A並不認同李鳳英議員的說法。A認為若因在特首選舉期間,明知西九事件有疑點存在,立法會因不想介入選舉為理由,不作調查,那,唐英年又可否用相同理由,為免不介入選舉,要求政府暫不要調查他的僭建醜聞?起碼,李議員也承認,唐英年的僭建醜聞,與梁召集人的西九事件,同屬有目的疑似抹黑事件,何以政府可以查唐豬,立法會卻不可查狼英?那,豈非只有同具公權力的政府,才可以在選舉中,對懷疑違法候選人窮追猛打?

童工倒有點另類看法。反正,這是小圈子選舉,本身己是不公平不公正,若建制派內鬥,難道還要為這些長期反對民主普選的人談公道?他們,何時為香港人說過公道話?何不給他們一個「機會」,讓他們窩裡鬥自傷殘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