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決定不選特首,無疑令包括童工在內,希望透過曾主席出山,終止現時特首選舉亂局的人,大失所望。正如A說,阿爺也好,唐營、梁營支持者也好,固然不想節外生枝,但最反對的,該是曾主席那些「真兄弟」民建聯成員,全因曾主席當上特首,對他們選立法會未必有利之餘,民記支持創黨主席,乃份之所在,何必曰利?自然不及支持梁召集人登大寶,大家非親非故,不談利益,難道談心乎?所以梁召集人做特首,對民記大大有利之餘,萬一召集人出了甚麼問題,大可立即割斷關係,群起攻之,這,又豈不較支持曾主席出選,更大大有利於民記?

但最令童工感嘆的是,曾主席怎樣說也是「疑似資深地下黨員」,據他自己昨天自述,早前剛宣佈「認真考慮」參選,晚上即收到電話,提醒有人在收集他的「黑材料」,連曾主席這久經選戰的人,也自言過去10日接觸到「選舉文化醜陋的一面」,甚麼指他四出向人借錢、身患絕症、任職培僑校長時帳目不清、其至指他在六七年暴動是曾放炸彈傷人等等。童工想曾主席十多廿年來與泛民惡戰連場,怎樣也未想過,最想用「黑材料」對付他的,原來不是泛民,而是互相競爭的「自己人」,恐怕,連他也想不到,令他看到「選舉文化醜陋的一面」的,還是一眾「愛國愛港」人士!

B認為曾主席昨天在記者會上說,梁召集人曾兩次致電對他說,沒有收集、也不搞他的「黑材料」,實在可圈可點,顯示曾主席政治技巧之高超,等同將梁召集人公開「擺上枱」,「即係好似黑社會同你講,行路小心啲,我唔會搞你一樣,曾主席咁樣特登引述梁召集人呢翻話,係暗示乜?」B更不得不配服曾主席「講真話」的勇氣!

利世民君在他的專欄中以「是特首,還是特務?」為題,形容今次特首選戰:「港人治港,假的。高度自治,假的。選特首,也是假的。因為贏得出的一位,肯定似特務多於似特首。嘿,又或者,特首原來應解作特務首長?」童工想曾主席該和利君有相同感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