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市民關注唐英年違法僭建地下大宅、煲呔接受富豪私人飛機、遊艇、大宅利益之際,不要忘了另一名特首候選人、前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究竟,他任內又收受多少官商巨賈的款待?《明報》今天的梁召集人專訪,揭出的「事實」,與煲呔比較,恐怕只是五十步笑百步、同屬一丘之貉!

《明報》原文報道是這樣說:

「特首候選人梁振英日前承認4年前於北京結束政協會議後,應同為政協常委的鄭家純邀請,乘私人飛機返港。他昨日自爆原來他不止一次接受類似邀請,但以忘記為由,只說「大概平均每年一次」,共約數次,強調每次乘私人飛機都是往返北京出席政協會議,由於他是政協常委,乘坐頭等機票本由中央支付,因此即使改乘私人飛機,也無利益可言。」

即是,梁振英除了是政協常委外,也是行會召集人,為煲呔名義上的內閣之首,鄭家純乃新世界發展董事總經理及新創建主席,屬四大「地產霸權」之一,梁召集人與他的關係如何友好,單從鄭邀請他坐私人飛機,已是不言而喻,更重要的是,煲呔自稱任內接受私人飛機款待,只有兩次,梁召集人呢?那是「「大概平均每年一次」,共約數次」,甚至說己「忘記」實際有多少次!雖梁召集人以「他是政協常委,乘坐頭等機票本由中央支付,因此即使改乘私人飛機,也無利益可言」,但,他另一身份是行會召集人,即,行會召集人會年坐「地產霸權」私人飛機,若行會討論新世界發展或新創建事宜,梁召集人,可有在行會內作利益申報?既偉大祖國己為政協常委提供頭等機票,何以,梁召集人仍要坐「地產霸權」的私人飛機?

此外,《明報》專訪中引述梁召集人說,他從來不在朋友遊艇上「過夜」,又形容自己在申報利方面一向「比較小心」:

「梁振英說,自己很少應酬,雖有在朋友的遊艇上食過海鮮,但從未試過「過夜」,亦從未試過乘坐遊艇離港或返港,強調申報利益方面一向「比較小心」。」

那,問題又來了,若梁召集人真的在利益申報「比較小心」,何以,在西九設計比賽申報中,如此「不小心」?

又即是,冷靜、客觀一點看,煲呔是貪盡小便宜、唐英年是討好地產霸權,但梁召集人呢?若果,認為梁振英是「好東西」、會打倒「地產霸權」,那些人,不是梁振英的「喇喇隊」,就是太傻太天真了:李超人換上純官,會好到那兒?而且,李超人起碼從未弄至他的公司負債累累,純官,一度令新世界背負沉重債務,要老父彤叔重出江湖打救公司!否則,彤叔也不會隔代傳位給孫兒鄭志剛!

P.S. 《明報》不斷說他們不是挺梁,單是「梁振英搭地產霸權私人飛機多過煲呔」,己是很「爆」的頭條,《明報》,卻是低調處理,還要說不是挺梁!張健波、劉進圖,可否給所有《明報》讀者,包括童工在內,一個合理的解釋?

p.p.s 若單以沒有收受任何「地產霸權」利益而論,現今 特首候選人,只有何俊仁一人是「清清白白」,那,港人是否應支持何俊仁做下屆特首?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