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A傳來網上流傳的改圖

1973年6月,當時被警隊根據《防止賄賂條例》第17條,要他交待收入來源的總警司葛柏,竟可以成功潛逃英國,結果引來民怨爆發,市民紛紛發起「反貪污、捉葛柏」遊行,當時港總督麥理浩爵士,委任高級副按察司百里渠爵士成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之餘,也在1974年2月催生了港督特派廉政專員公署,全力推動香港反貪工作。今天,香港大體上保持廉潔奉公,市民大眾對貪污深感厭惡,廉政公署、麥理浩爵士居功至偉!

可是,今天香港縱使再難容明目張膽的貪污行為,但高官涉嫌利益輸送,退休後接受商界高薪厚職「回贈」,卻是日見嚴重,煲呔接受富商遊艇、私人飛機招待,甚至租住富豪為他打造的退休千萬豪宅,只是再進一步突顯日益嚴重的官、商利益問題,正如A說,就算用上《防止賄賂條例》,要證明煲呔有收受利益,將他入罪並不容易,因他熟悉相關法例,只要不涉直接利益交易,而他又有「支付」相關費用,不管金額多少,要入他的罪己十分困難。

可是,隨著香港日漸政治化,政治問責官員與商界交往目多,他們手中擁有權力,難免會受引誘,以手中權力交換退休後可得到的「回報」,這,己非《防止賄賂條例》可以規管,今天,我們是否需要重新檢視對問責官員、甚至對特首利益規管,防止有官員以手中權力,交換退休後的延後利益?

B說今天不少高官,退休後拿取千萬退休金加長俸,其實已勝過不少中、高產人士,以煲呔為例,早己自置半山二千呎豪宅,每月還可以拿8萬多元長俸,再加上估計有逾千萬儲蓄,退休生活,可算無憂,為何,還要追求那超級富豪生活?難道他忘記了自己既是公僕, 那就不可能與商界富豪退休生活比較,某程度上可算是犧牲,但,也是為市民服務的必然代價,為何,他仍要玩弄那些法例灰色地帶,盡取各種好處?

當年審理葛柏案的大法官楊鐵樑,對這件案有以下一段回憶:

「這是個好開始,那個信息是:無論中國人、西人、高級的低級的也好,我們都會捉。現在年長一輩仍記得葛柏案,就表示這件案已達到一個目的,就是有一個信息:高官也照樣捉、照樣審。」

「高官也照樣捉、照樣審」,這一句話,是用來提醒煲呔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