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煲呔自爆在深圳租下退休物業,A與B早己預計,那,必定是他的政治化裝師得悉傳媒掌握相關材料,所以提早自行引爆!果然今天再有傳媒報導,煲呔租下的退休居所,如同「超豪行宮」,不單面積約萬呎,市值為半億元人民幣,更有人為煲呔豪擲一千四百萬元人民幣裝修,而業主為深圳東海集團老闆黃楚標。

A看完報道後對童工說,較之前的豪華海空招待,煲呔今次接受黃楚標的「退休禮物」,更構成利益輸送之嫌、更加給人「斷正」之感,全因,黃是香港數碼廣播有限公司的股東,A找來早前《明報》一則有關行政會議,放生黃香港數碼廣播有限公司的報道,力證當中存有利益衝突之嫌:

「【明報專訊】特首曾蔭權會同行政會議昨日運用酌情權,讓本來按法例不符控制持牌人資格的前教育統籌局長李國章,可以成為香港數碼廣播有限公司(前稱雄濤廣播有限公司)的主席及董事。根據《電訊條例》,由於李國章胞兄李國寶是電盈董事,因此李國章屬「喪失資格的人」,不能控制香港數碼廣播。李國寶曾任曾蔭權競選辦主任,有立法會議員指政府應交代清楚今次理據,否則難免令人質疑私相授受。

《電訊條例》相關條文的原意,是避免媒體控制權過分集中,出現利益衝突以至不同媒體平台出現編輯觀點單一化的情況。不過,法例亦賦權特首會同行會可以公眾利益為由,批准喪失資格人士擁有控制聲音廣播持牌人的資格。

政府新聞稿稱,特首會同行會已衡量了有關決定對市場競爭的影響、觀眾獲提供更多元化電視節目選擇的程度、對聲音廣播業發展的影響,及對經濟所帶來的整體利益。

鄭經翰則強調,李國章的位置只是名銜而已,沒有行政權,香港數碼會採取編輯自主,故不認為李國章任主席會有問題。他又批評現時法例規管過嚴。」

A說行會「放生」李國章代黃楚標任主席,煲呔作為行會主席,行會又如此行使酌情權讓黃可以找李國章任香港數碼廣播有限公司主席,令黃可以脫下這個如黑洞財政包袱,當中沒有利益回報?找誰相信?

B則從另一角度觀之。傳媒揭發煲呔退休行宮照片,當中連裝修工人也拍下,即是說,照片一定是熟人提供,不是來自煲呔就是來自黃身邊的「無間道」,若從此推想,究竟,梁營及其支持者,在一眾權貴身邊安插了多少「無間道」?他們手上又掌握了多少煲呔及唐支持者的黑材料?可以威脅他們就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