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昨天對童工說,《明報》安裕專欄《To Vote, is To Sin》提及,美帝報章,不論是《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等大報,支持民主黨或共和黨立場鮮明,從來也不避忌其政治立場,何以,香港報章仍要掛著公信力、政治中立的「貞節牌坊」,實際上在今次特首選舉中,早己在報道中,令人覺得他們是明確支持某位候選人,卻不肯承認?

B說,這,正是傳統中國知識份子的偽善,明明己有立場,就是不肯承認,不肯表明他們支持某黨某派,因為他們既要清高,但又要搏取當權者的認同,他們自覺滿腹經綸,仍相信學而優則仕、希望可以出將入相,但又不想拋棄所謂知識份子的道德光環,結果,弄至今天又要做婊子,又要拿貞節牌坊的尷尬局面。

即是,《星島》系、《信報》明確挺唐,恐怕,那是不用爭議了,但挺梁的報刊,卻是怎樣也不肯承認他們的立場,正如《明報》某篇「編輯室手記」所言,他們絕不覺自己是「打手」,甚至稱「如果淪落為打手,我辭職」。正如童工朋友,資深傳媒工作者C說,單以唐英年僭建醜聞而論,《明報》報道難以構成「打手」的指控,但,若不太健忘,當日《明報》單以一個傳聞,以頭版報道袁莎莉和唐英年的緋聞,事後又以全版編幅給袁澄清有關報道並非事實,這,又豈和《明報》「公信力第一」報格相適應?若一個傳聞可以放在頭版,何以,梁召集人「打老婆」傳聞,甚至梁之後否認,又不放在頭版?

童工反而希望,傳媒在今次特首選舉中,可以表明立場,挺唐也好、挺梁也好、甚至兩不相幫挺何也好,為何,不公開表態?要作那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態度,欺騙市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