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唐英年因僭建風波特首選情不保之時,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昨突然宣布,他會認真考慮參選特首。A說曾主席言行向來謹慎,也是緊貼中央想法,沒有某些人授意,又或了解中央某些想法,曾主席不會主動出來表態,這,或許是特首選戰的新變局。

反對梁振英做下屆特首的B對童工說,唐下馬是定局了,可是,梁召集人卻是討不了便宜,或許,他轟下唐英年,只是為曾主席作嫁衣,梁己成挺唐者「公敵」,若挺唐選委加上民建聯、工聯會選委的票,佔1200選委一半以上,那是絕無懸念,只要曾主席出選,梁召集人絕無勝算。他做了那麼多的事、背上倒唐的黑鑊,最終,可能是一無所有,反而為曾主席做特首開路,梁召集人及其支持者會否驚覺,由始至終,他只是中共其中一著棋,甚至、早已是預計之內的棄子?

童工對B說,平心而論,信共產黨而求榮華富貴者,早應明白獵犬終歸山上喪的道理,他,受中共政治恩惠己夠多了,難道,真的以為不用「歸還」?梁召集人可以保個全身而退己是萬幸,只是他的支持者才會認為,梁召集人真的可以用所謂一己之努力,改變中央的決定!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