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數星期前,練乙錚在《信報》對特首選舉寫了一篇文章:《唐梁爭霸搞合縱連橫 媒體圍觀竟吶喊抬轎》,當中有這樣一段話:

「當權派之間對罵,在大陸司空見慣(特別是在獲證實的小道消息裏),在香港則是史無前例。由此可以窺見,所謂「君子之爭」,肯定並非如坊間一些想像那麽簡單,港人若只看表面,把希望寄託某某人身上,到頭來必然後悔;學者、論者,還有傳媒,單憑聽其言而埋其堆,到頭來肯定要喪失公信力。

誠然,在民主國家裏,媒體公開表態支持某候選人是常有的事,但這裏當權派搞的是黑箱作業,背後誰在發功發什麼功,大家都不知道,故不可同日而語。小圈子裏的事,可以圍觀,能看清一點點真相便了,何必急於表態、插手、嘗試影響結果,甚或無中生有替之填上種種「民主色彩」?」

練乙錚說「學者、論者,還有傳媒,單憑聽其言而埋其堆,到頭來肯定要喪失公信力」「小圈子裏的事,可以圍觀,能看清一點點真相便了,何必急於表態、插手、嘗試影響結果,甚或無中生有替之填上種種「民主色彩」?」看今天香港某些傳媒,急於為兩名建制派候選人抬轎吶喊,甚至不惜為這些建制派候選人作「死士」,以練主筆角度觀之,又豈非無因?

童工有感而發,全因昨日《明報》罕有地以「接獲有傳媒查問」為由發出聲明,指揭唐英年大宅僭建的助理總編輯兼偵查組組長戚本業,「外祖父的堂家姐的兒子隋鴻發,是梁振英的姐夫」,指戚非梁的直系親屬,毋須利益申報或避嫌。

即是,外界皆以為這或許是唐及其支持者想搞抹黑,所以《明報》才先行主動反擊,但傳媒A說,誰也知以「外祖父的堂家姐的兒子」當作有「關係」,只會淪為笑話一則,要抹黑用到如此令人難以入信的「關係」,只會有反效果,而《明報》不惜以「接獲有傳媒查問」為由,高調宣揚此事,最大得益者是誰?只要結合練主筆文章、以及《明報》近日報道取向,明眼人不難得到答案。

只是,傳媒,何以要變成如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