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二月 2012.


煲呔由貪私人遊艇、飛機款待,到連富豪舊跑步機也照貪全不放過,結果引來市民強烈不滿,立法會要追究、廉政公署要調查,煲呔也要去立法會接受議員質詢。對港人而言,那絕對是有損香港廉潔社會的醜聞,絕非值得誇耀的事情,可是,在偉大祖國同胞眼中,今次事件,卻成為他們「讚揚」香港的新聞!

A昨天傳來一些偉大祖國討論區,有關煲呔醜聞留言及討論,童工怎樣也想不到,當中不乏對事件「讚揚」之言,全因,煲呔與內地大貪官相較,只是蚊脾與牛脾,但偉大祖國人民對大貪官無法追究,港人,卻可以對煲呔窮追猛打,不論貪一元還是一百萬元,傳媒、市民一樣可以追究,無懼受打壓,就如以下一篇偉大祖國討論區文章,可為當中例子:

「香港沒有黨委書記一職(至少公開的情況是如此),所以香港特首想起來應該算是香港最大的官了,可這個香港最大的官在媒體的咄咄逼人的責問面前,除了不回應之外,沒有絲毫的辦法對付這些採訪的媒體。

如果在大陸,大家看到的畫面都是領導滿面笑容,親切和群眾交談,碰到有人拍了領導人不堪入目的畫面,錄了不堪入耳的聲音,怎麼辦?讓員警先維穩,帶到派出所,拍了視頻的先刪視頻,錄了聲音的先刪聲音,檢查無誤之後才放記者出來,如果有人說三道四,官方就出來回應說:“查無實據,證據不足”。

以前一直有人說三權分立,現在看來是四權分立,那就是立法,行政,司法,新聞媒體四種權力是分立的,他們受制於大眾,受制於法律,不管做什麼行業,你都得老老實實做事,如果你做了侵害公眾利益的事情,法律就會制裁你,比如這次香港特首遇到媒體報導的官商勾結這件事。

這件事的制裁程式,媒體報導,廉署調查,立法會問責,一環僅扣一環,媒體面對讀者和觀眾,他不為讀者和觀眾發聲,他的報社,電視臺就很難混下去,立法會對選民負責,如果民眾不選他們,他們就要失業了,所以媒體和立法會當然會站在民眾這邊,特首雖然是一個大官,可在民眾面前,他們只能算個P,他只能老老實實幹活。

我們一直講改革,可改來改去,確還是老樣子,沒有人願意分權,沒有人願意放權,立法,行政,司法,新聞,都抓在一幫人手裡,那民眾如何監督他?只要他監督民眾的份了!」

那些留言,也是讚香港而批內地的:

「这才是民主社会,每个人都平等,是站着的。」

「曾荫权敢不敢回应其實不是重點

那3個記者還好好的上班、好好的活著,這才是重點」

另外在其他討論區,也有不少偉大祖國網民留言,也是對港人可以追究煲呔,煲呔又肯去立法會解釋,感到香港民主法治廉潔可貴:

「大陆的就不会被问,敢问就进劳教黑工场。」

「特首这种以身作则、率先垂范的作风,值得内地官员好好学习!」

「为什么国内不能学香港?

民主制度就是好,贪官一个也跑不了。」

「可怜的曾荫权同志,你真的是当官当错了地方。。。。。。无限同情中。。。。。

欢迎你到内地来领导我们,在我们眼里你是真正的清官,我们支持你。。。。。

香港人真的是小地方的人,没见过世面,一群土鳖。。。。。。」

「哎呀呀,一个跑步机都当了真,要是把儿子提上了董事长那怎么下得了地!」

A說其實港人真的不用和內地人爭拗,究竟香港是否己沒落,是否不如上海、北京,單看今次全民追究煲呔,偉大祖國人民如何羨慕港人可以追究當權者而無懼,恐怕偉大祖國再富有,人民也會趕來香港產子,因為,民主人權言論自由,不是金錢可以取代!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決定不選特首,無疑令包括童工在內,希望透過曾主席出山,終止現時特首選舉亂局的人,大失所望。正如A說,阿爺也好,唐營、梁營支持者也好,固然不想節外生枝,但最反對的,該是曾主席那些「真兄弟」民建聯成員,全因曾主席當上特首,對他們選立法會未必有利之餘,民記支持創黨主席,乃份之所在,何必曰利?自然不及支持梁召集人登大寶,大家非親非故,不談利益,難道談心乎?所以梁召集人做特首,對民記大大有利之餘,萬一召集人出了甚麼問題,大可立即割斷關係,群起攻之,這,又豈不較支持曾主席出選,更大大有利於民記?

但最令童工感嘆的是,曾主席怎樣說也是「疑似資深地下黨員」,據他自己昨天自述,早前剛宣佈「認真考慮」參選,晚上即收到電話,提醒有人在收集他的「黑材料」,連曾主席這久經選戰的人,也自言過去10日接觸到「選舉文化醜陋的一面」,甚麼指他四出向人借錢、身患絕症、任職培僑校長時帳目不清、其至指他在六七年暴動是曾放炸彈傷人等等。童工想曾主席十多廿年來與泛民惡戰連場,怎樣也未想過,最想用「黑材料」對付他的,原來不是泛民,而是互相競爭的「自己人」,恐怕,連他也想不到,令他看到「選舉文化醜陋的一面」的,還是一眾「愛國愛港」人士!

B認為曾主席昨天在記者會上說,梁召集人曾兩次致電對他說,沒有收集、也不搞他的「黑材料」,實在可圈可點,顯示曾主席政治技巧之高超,等同將梁召集人公開「擺上枱」,「即係好似黑社會同你講,行路小心啲,我唔會搞你一樣,曾主席咁樣特登引述梁召集人呢翻話,係暗示乜?」B更不得不配服曾主席「講真話」的勇氣!

利世民君在他的專欄中以「是特首,還是特務?」為題,形容今次特首選戰:「港人治港,假的。高度自治,假的。選特首,也是假的。因為贏得出的一位,肯定似特務多於似特首。嘿,又或者,特首原來應解作特務首長?」童工想曾主席該和利君有相同感受。


面對外界質疑煲呔接受富豪款待有收受利益之嫌,他昨日宣布成立五人獨立委員會,檢討現行特首、問責官員及行會成員的申報程序及制度。表面上煲呔似乎是回應民意,以示清白,但實際上他又再玩弄政治化裝,借用「獨立委員會」之名來轉移公眾視線。

首先要說明的是,此「獨立委員會」與《基本法》第 73條第九款彈劾特首程序中,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按立法會要求,調查特首是否有瀆職行為的「獨立委員會」,完全是兩碼子的事:此「獨立委員會」是「獨立調查委員會」,有權調查特首違法行為,直接向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負責,特首無權過問;而煲呔的「獨立委員會」只用作檢討特首、問責官員及行會成員的申報程序及制度,並非獨立調查他是否有收受利益,換句話說,根本不是用來調查他,煲呔只是用「獨立委員會」之名來混淆公眾視線,搏市民看到有「獨立委員會」成立就會「收貨」或消除怨氣!

而且,正如A說,那個所謂的「獨立委員會」,除了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還有公信力外,其他成員如經濟日報集團主席馮紹波、中文大學前副校長廖柏偉均為親政府人士,國際社會服務社香港分社主席邱浩波更不要說,全社福界皆知他是西環之友,老董年代更曾親到國際社會服務社參觀,如此「獨立委員會」組合,最終,可以怎樣「獨立」?一個李國能也不可能頂住其他有立場的「獨立」成員意見呀!

即是,煲呔又再想利用「獨立委員會」這一招過關,可是,市民真的是儍的嗎?會被你騙完一次又一次?


正當市民關注唐英年違法僭建地下大宅、煲呔接受富豪私人飛機、遊艇、大宅利益之際,不要忘了另一名特首候選人、前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究竟,他任內又收受多少官商巨賈的款待?《明報》今天的梁召集人專訪,揭出的「事實」,與煲呔比較,恐怕只是五十步笑百步、同屬一丘之貉!

《明報》原文報道是這樣說:

「特首候選人梁振英日前承認4年前於北京結束政協會議後,應同為政協常委的鄭家純邀請,乘私人飛機返港。他昨日自爆原來他不止一次接受類似邀請,但以忘記為由,只說「大概平均每年一次」,共約數次,強調每次乘私人飛機都是往返北京出席政協會議,由於他是政協常委,乘坐頭等機票本由中央支付,因此即使改乘私人飛機,也無利益可言。」

即是,梁振英除了是政協常委外,也是行會召集人,為煲呔名義上的內閣之首,鄭家純乃新世界發展董事總經理及新創建主席,屬四大「地產霸權」之一,梁召集人與他的關係如何友好,單從鄭邀請他坐私人飛機,已是不言而喻,更重要的是,煲呔自稱任內接受私人飛機款待,只有兩次,梁召集人呢?那是「「大概平均每年一次」,共約數次」,甚至說己「忘記」實際有多少次!雖梁召集人以「他是政協常委,乘坐頭等機票本由中央支付,因此即使改乘私人飛機,也無利益可言」,但,他另一身份是行會召集人,即,行會召集人會年坐「地產霸權」私人飛機,若行會討論新世界發展或新創建事宜,梁召集人,可有在行會內作利益申報?既偉大祖國己為政協常委提供頭等機票,何以,梁召集人仍要坐「地產霸權」的私人飛機?

此外,《明報》專訪中引述梁召集人說,他從來不在朋友遊艇上「過夜」,又形容自己在申報利方面一向「比較小心」:

「梁振英說,自己很少應酬,雖有在朋友的遊艇上食過海鮮,但從未試過「過夜」,亦從未試過乘坐遊艇離港或返港,強調申報利益方面一向「比較小心」。」

那,問題又來了,若梁召集人真的在利益申報「比較小心」,何以,在西九設計比賽申報中,如此「不小心」?

又即是,冷靜、客觀一點看,煲呔是貪盡小便宜、唐英年是討好地產霸權,但梁召集人呢?若果,認為梁振英是「好東西」、會打倒「地產霸權」,那些人,不是梁振英的「喇喇隊」,就是太傻太天真了:李超人換上純官,會好到那兒?而且,李超人起碼從未弄至他的公司負債累累,純官,一度令新世界背負沉重債務,要老父彤叔重出江湖打救公司!否則,彤叔也不會隔代傳位給孫兒鄭志剛!

P.S. 《明報》不斷說他們不是挺梁,單是「梁振英搭地產霸權私人飛機多過煲呔」,己是很「爆」的頭條,《明報》,卻是低調處理,還要說不是挺梁!張健波、劉進圖,可否給所有《明報》讀者,包括童工在內,一個合理的解釋?

p.p.s 若單以沒有收受任何「地產霸權」利益而論,現今 特首候選人,只有何俊仁一人是「清清白白」,那,港人是否應支持何俊仁做下屆特首?


煲呔接受富豪款待乘坐豪華遊艇、私人飛機、甚至退休豪宅風波尚未平息,今日生果報又報道,煲呔的次子曾慶淳於本月 11日,在禮賓府設宴款待客人,生果報引述知情人士指,出席生日派對的人,不是非富則貴的「富二代」,如霍家公子霍啟山等,就是那些女模特兒,更形容「成班人大煙大酒,之後仲成班人去(夜店) dragon-i逍遣。」

雖然特首辦稱,「禮賓府是特首官邸,由於曾慶淳是跟特首夫婦一直同住在禮賓府,所以跟特首夫婦一樣,他可以邀請朋友到訪,包括用膳。」但只要不太健忘的話,回歸後不久,同樣是生果報,揭發前特首董建華計劃在禮賓府,為當時的行政會議首席議員鍾士元爵士開生日會,結果遭立法會議員、市民強烈批評,指董做法如同公器私用,全因禮賓府屬使用公帑維持的場地,特首又怎能利用特權,拿禮賓府用作開私人生日派對?事後鍾士元決定取消生日會,而董之後也未有再用禮賓府作非官式的宴會場所,改為用他的私人別墅香島小築招呼朋友。

有董建華為鍾士元爵士開生日會被批的先例,當時煲呔也是財政司司長,不可能不知這段歴史,何以,他又會容許兒子在在禮賓府開生日派對?若當日董為行會召集人在禮賓府開生日派對,那是公器私用,那,煲呔兒子開私人派對,豈不更加是浪費公帑、更加公器私用?

究竟煲呔一家上下,是怎樣想呢?他們忘了禮賓府是官阺,並非他們的私人居所嗎?


 這是A傳來網上流傳的改圖

1973年6月,當時被警隊根據《防止賄賂條例》第17條,要他交待收入來源的總警司葛柏,竟可以成功潛逃英國,結果引來民怨爆發,市民紛紛發起「反貪污、捉葛柏」遊行,當時港總督麥理浩爵士,委任高級副按察司百里渠爵士成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之餘,也在1974年2月催生了港督特派廉政專員公署,全力推動香港反貪工作。今天,香港大體上保持廉潔奉公,市民大眾對貪污深感厭惡,廉政公署、麥理浩爵士居功至偉!

可是,今天香港縱使再難容明目張膽的貪污行為,但高官涉嫌利益輸送,退休後接受商界高薪厚職「回贈」,卻是日見嚴重,煲呔接受富商遊艇、私人飛機招待,甚至租住富豪為他打造的退休千萬豪宅,只是再進一步突顯日益嚴重的官、商利益問題,正如A說,就算用上《防止賄賂條例》,要證明煲呔有收受利益,將他入罪並不容易,因他熟悉相關法例,只要不涉直接利益交易,而他又有「支付」相關費用,不管金額多少,要入他的罪己十分困難。

可是,隨著香港日漸政治化,政治問責官員與商界交往目多,他們手中擁有權力,難免會受引誘,以手中權力交換退休後可得到的「回報」,這,己非《防止賄賂條例》可以規管,今天,我們是否需要重新檢視對問責官員、甚至對特首利益規管,防止有官員以手中權力,交換退休後的延後利益?

B說今天不少高官,退休後拿取千萬退休金加長俸,其實已勝過不少中、高產人士,以煲呔為例,早己自置半山二千呎豪宅,每月還可以拿8萬多元長俸,再加上估計有逾千萬儲蓄,退休生活,可算無憂,為何,還要追求那超級富豪生活?難道他忘記了自己既是公僕, 那就不可能與商界富豪退休生活比較,某程度上可算是犧牲,但,也是為市民服務的必然代價,為何,他仍要玩弄那些法例灰色地帶,盡取各種好處?

當年審理葛柏案的大法官楊鐵樑,對這件案有以下一段回憶:

「這是個好開始,那個信息是:無論中國人、西人、高級的低級的也好,我們都會捉。現在年長一輩仍記得葛柏案,就表示這件案已達到一個目的,就是有一個信息:高官也照樣捉、照樣審。」

「高官也照樣捉、照樣審」,這一句話,是用來提醒煲呔的。


昨天煲呔自爆在深圳租下退休物業,A與B早己預計,那,必定是他的政治化裝師得悉傳媒掌握相關材料,所以提早自行引爆!果然今天再有傳媒報導,煲呔租下的退休居所,如同「超豪行宮」,不單面積約萬呎,市值為半億元人民幣,更有人為煲呔豪擲一千四百萬元人民幣裝修,而業主為深圳東海集團老闆黃楚標。

A看完報道後對童工說,較之前的豪華海空招待,煲呔今次接受黃楚標的「退休禮物」,更構成利益輸送之嫌、更加給人「斷正」之感,全因,黃是香港數碼廣播有限公司的股東,A找來早前《明報》一則有關行政會議,放生黃香港數碼廣播有限公司的報道,力證當中存有利益衝突之嫌:

「【明報專訊】特首曾蔭權會同行政會議昨日運用酌情權,讓本來按法例不符控制持牌人資格的前教育統籌局長李國章,可以成為香港數碼廣播有限公司(前稱雄濤廣播有限公司)的主席及董事。根據《電訊條例》,由於李國章胞兄李國寶是電盈董事,因此李國章屬「喪失資格的人」,不能控制香港數碼廣播。李國寶曾任曾蔭權競選辦主任,有立法會議員指政府應交代清楚今次理據,否則難免令人質疑私相授受。

《電訊條例》相關條文的原意,是避免媒體控制權過分集中,出現利益衝突以至不同媒體平台出現編輯觀點單一化的情況。不過,法例亦賦權特首會同行會可以公眾利益為由,批准喪失資格人士擁有控制聲音廣播持牌人的資格。

政府新聞稿稱,特首會同行會已衡量了有關決定對市場競爭的影響、觀眾獲提供更多元化電視節目選擇的程度、對聲音廣播業發展的影響,及對經濟所帶來的整體利益。

鄭經翰則強調,李國章的位置只是名銜而已,沒有行政權,香港數碼會採取編輯自主,故不認為李國章任主席會有問題。他又批評現時法例規管過嚴。」

A說行會「放生」李國章代黃楚標任主席,煲呔作為行會主席,行會又如此行使酌情權讓黃可以找李國章任香港數碼廣播有限公司主席,令黃可以脫下這個如黑洞財政包袱,當中沒有利益回報?找誰相信?

B則從另一角度觀之。傳媒揭發煲呔退休行宮照片,當中連裝修工人也拍下,即是說,照片一定是熟人提供,不是來自煲呔就是來自黃身邊的「無間道」,若從此推想,究竟,梁營及其支持者,在一眾權貴身邊安插了多少「無間道」?他們手上又掌握了多少煲呔及唐支持者的黑材料?可以威脅他們就範?


今天有傳媒報道,原來,煲呔借梁振英涉西九設計比賽以權謀私的醜聞,並非想打擊梁的選情,而是有「驚天大陰謀」,那是煲呔想借西九利益醜聞,將梁振英的支持者、政協副主席董建華拉下馬,再讓煲呔自己坐上這國家領導人的位置!據報同謀者還有一眾富豪!

A看到網上有關消息,忍不住第一時間通知童工,原來,今次特首選舉背後,有著如此大的「陰謀」,原來,當年中央要為《基本法》23條立法,並非要對付民主派、支聯會,而是要對付潛伏於特區政府、商界內,企圖對付中央領導人的顛覆偉大祖國反革命份子!原來,真正針對中央領導人、破壞特區政府管治的,不是民主派、支聯會,而是曾蔭權及其一眾反梁振英的團伙!換著在永遠正確的紅太陽毛主席年代發生,煲呔這伙反革命集團,下場必如當年林彪下場,當他乘私人飛機企圖出國時,被偉大的解放軍以導彈打下來!

童工看A的電郵如此煞有介事、「認真」地看待這一言之鑿鑿的「消息」,不禁想,特首小圈子選舉,不論是唐、梁其中一人當選,最終,也不過是阿爺欽點的代言人吧了,喝同一奶水大的人,為了政治利益之爭,竟弄致如斯田地?恐怕,泛民要掩著嘴恥笑!


童工與朋友們觀看近日特首選戰亂局,除了作壁上觀為「花生客」之外,也禁不住感嘆,想不到這一場「理論上」屬香港最後一次的小圈子特首選舉,竟因豬狼之爭,挖出香港自回歸以來,最多的政治醜聞、黑幕、糊塗賬、政客的醜陋面目、甚至官員吏治腐化敗壞,縱使傳媒、泛民傾10年之力,也不及今次小圈子特首選舉引爆如此多聳人聽聞的「黑材料」。

A說不是煲呔及其下屬為挺唐英年,不惜違背政府不插手特首選舉的大原則,借揭梁召集人在西九設計比賽涉利益衝突,對手也不會反擊,揭煲呔去澳門與社團大佬、挺唐富豪出席春茗宴,甚至坐人家的豪華遊艇回港,盡揭煲呔與富豪不可告人關係,同時也令市民知道,今天香港之官商勾結,實己不下於偉大祖國,所謂政府廉潔奉公,俱往矣!

B說唐英年得李嘉誠、李兆基、鄭裕彤,郭氏兄弟支持提名參選特首,唐為地產商代言人、以及為中央欽點自不待言,但同一時中央正計劃「走唐」,一眾大地產商大可能押錯注,原來,在中央操控之小圈子選舉之下,強於李超人也有押錯注的時候,小圈子的不民主,表露無遺!

C說,葉劉及曾鈺成同為建制派人士,一為曾支持23條立法的「掃把頭」、令一為疑似共產黨員,葉太竟以「淑女與君子」之爭來形容她倆角逐特首,市民,又似乎不覺其肉麻當有趣,C只覺可悲可笑!

更不要說如D感嘆,唐英年不斷被揭婚外情及僭建醜聞,女伴爆完一個又一個,時間上屬他任政府官員期間發生,唐既身為官員,仍不自制四出「攬女」,同時又是中央培養10年特首接班人,如此品行不端、不懂自律的「二世祖」,中共竟視為可管治香港人選,中共用人之無知,不亦悲乎?

但更令童工感可悲的是E的說話:算來算去,特首候選人中,只有何俊仁是最「乾淨」的候選人,但,就算今次是特首普選,香港人,真的可以放心投何一票嗎?


A昨天對童工說,《明報》安裕專欄《To Vote, is To Sin》提及,美帝報章,不論是《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等大報,支持民主黨或共和黨立場鮮明,從來也不避忌其政治立場,何以,香港報章仍要掛著公信力、政治中立的「貞節牌坊」,實際上在今次特首選舉中,早己在報道中,令人覺得他們是明確支持某位候選人,卻不肯承認?

B說,這,正是傳統中國知識份子的偽善,明明己有立場,就是不肯承認,不肯表明他們支持某黨某派,因為他們既要清高,但又要搏取當權者的認同,他們自覺滿腹經綸,仍相信學而優則仕、希望可以出將入相,但又不想拋棄所謂知識份子的道德光環,結果,弄至今天又要做婊子,又要拿貞節牌坊的尷尬局面。

即是,《星島》系、《信報》明確挺唐,恐怕,那是不用爭議了,但挺梁的報刊,卻是怎樣也不肯承認他們的立場,正如《明報》某篇「編輯室手記」所言,他們絕不覺自己是「打手」,甚至稱「如果淪落為打手,我辭職」。正如童工朋友,資深傳媒工作者C說,單以唐英年僭建醜聞而論,《明報》報道難以構成「打手」的指控,但,若不太健忘,當日《明報》單以一個傳聞,以頭版報道袁莎莉和唐英年的緋聞,事後又以全版編幅給袁澄清有關報道並非事實,這,又豈和《明報》「公信力第一」報格相適應?若一個傳聞可以放在頭版,何以,梁召集人「打老婆」傳聞,甚至梁之後否認,又不放在頭版?

童工反而希望,傳媒在今次特首選舉中,可以表明立場,挺唐也好、挺梁也好、甚至兩不相幫挺何也好,為何,不公開表態?要作那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態度,欺騙市民?

二月 2012
« 一月   三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  

Blog Stats

  • 1,797,137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