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長郝鐵川那篇不點名批評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文章刊登後,A早對童工說,那是中共那些駐港官僚,結合本地左派傳媒,想發動另一場批鬥那些「不聽話」、又或同情泛民學者先兆,怎知話口未完,大公報即刊登一篇評論「「學者」政客怎做學術研究?」,那,可不只是批鍾庭耀,連接受《明報》訪問,回應郝鐵川文章的中大政治及行政學係高級導師蔡子強,因他批評「郝鐵川是官員,手上有權力、不是一般市民,因此言論應該「節制」。」竟也成為「罪名」,遭大公報點名「批鬥」之餘,還把他、成名、鍾庭耀三人說成是一伙,「披學者的外衣,長期為個別抗中亂港政黨服務」:

「當然,鍾、蔡、成三人都在大學裡供職,但出入學府門牆不一定就是學者,而且,就算是學者,也不是任何時候、一言一行、所有行為都必然可以與學者這亮麗的身份掛上;是不是學者,要看個人的品德操守、要看有沒有將所學為社會大眾利益服務,更要看有沒有在歷史轉折關頭和大是大非問題上站穩國家民族立場,還是只為撈取個人名利,不惜損害國家民族尊嚴、損害社會大眾利益。

市民大眾眼睛雪亮,鍾庭耀、蔡子強、成名三人,打「學術自由」的旗號、披學者的外衣,長期為個別抗中亂港政黨服務,發表大量損害「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以及打壓建制派的言論,還不許別人批評,美國在港外交人員可以講話,中聯辦官員卻要「節制」噤聲。他們愚弄市民、欺騙社會的時間已經夠久了,還想作惡到幾時?」

A說雖然蔡子強寫的文章有批評建制派及特區政府,但他文論一向較溫和,甚至有激進社運人士不滿他保守、特別是蔡未有支持五區公投、以及認同民主黨支持政改方案,可是就因蔡批評郝鐵川兩句,就要把他打成「打「學術自由」的旗號、披學者的外衣,長期為個別抗中亂港政黨服務,發表大量損害「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以及打壓建制派」,那,不是搞白色恐怖,要香港一眾學者「收聲」,又是甚麼呢?

香港學術及言論自由,不怎會不令人感憂慮和擔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