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條港人怒轟內地人在港鐵車廂內飲食的片段,成了報章的新聞。之後,又傳出所謂衝關內地孕婦丈夫,對醫護人員呼喝甚至動手動腳,似乎內地人與港人矛盾正在激化。A說,看多日前劉健威在《信報》專欄文章,你就可以知偉大祖國同胞可以如何漠視香港規矩

「這天在銅鑼灣怡東酒店前等的士。人龍有兩條,一條是酒店客人,另一條是非酒店客人;酒店客人當然優先。

近放工時間,等的人多,來的車少。我在非酒店客人的人龍等候,排在我後面有一對老夫婦,操普通話,看衣裝是內地同胞,手上提着大包小包剛買回來的衣物,有些是名牌;忽然,他們從隊伍走出去,跟維持秩序的印度人說:我們是酒店客人。印度人顯然不太相信,問他們拿酒店的門卡一看。女的說:留在房間裏了。印度人問:哪你是幾號房?答說:二〇一。印度人笑了:這裏根本沒有二〇一號房。這時正好有一部的士停下來,男的跳了進去,女的也跟着進去了。印度人搖搖頭,依然笑着說:講大話。我也笑着說:也許是別的酒店二〇一吧。

一眾等車的人都苦笑了。

忽然想起聞一多的幾句詩:「請告訴我誰是中國人?╱啟示我,如何把記憶抱緊?╱輕輕的告訴我,不要喧嘩。」你願意跟這等質素的人同種同族嗎?遇上這樣情形,你會不會以做中國人為恥?難怪,香港和台灣人大部分人都不願意當中國人。

撒謊、打尖,得到的是什麼呢?最多是省了十分鐘等車時間。但失去的是什麼呢?尊嚴。這種人,誰不齒冷?誰會尊重?你想,那個印度人會怎樣看待這對夫婦?要是他「執正來做」,把他們趕下車,顏面何存 ?為了省那十分鐘,值得嗎?

真的不明白,在中國,好像很多事情(像那十分鐘)都很重要,但最不值錢的是尊嚴。而honor system,相信人會自動自覺不踰矩,似乎很難行得通。很多事未必有人管你,譬如說,一毫錢也不幫襯,卻賴在星巴克看報或做自己的事,但你的尊嚴在哪裏?

對自尊的重視程度,是一個民族的文明指標。」

A說,對此,所謂的「中國人」又可以說甚麼?當一個民族,連自尊、尊嚴也不重視之時,可期望有人想爭著做「中國人」?

郝鐵川與其罵港大民調做甚麼港人對中國人的認同,倒不如問一問,為何,那麼多中國人不想做中國人,包括,把子女送去外國入籍的中共高官在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