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說,香港人除了對偉大祖國大款遊客厭惡外,對那些新界原居民厭惡度,恐怕也不下於那些內地來客。因為甚麼「歴史原因」,在港英殖民地時代,所謂的「新界原居民」,以支持港英殖民地統治者政策,換來種種經濟及政治上的特權,他們可以有建丁屋權利、政府要收地發展,可以有種種巧立明目風水賠償,令他們較居住在市區的香港市民,雖同樣拿著相同身份證,他們的權利,較「我們」的權利更多,也較「我們」更平等!

港英年代屬殖民地年代,那是英國「侵略者」管治年代,為討好所謂「原居民」,給與他們特權還說得過去,可是偉大祖國要收回香港主權,這些「原居民」又借中英鬥爭混水摸魚,投向中共一方討利益,令基本法第四十條寫下「“新界”原居民的合法傳統權益受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保護。」以保障他們在港英時代權益。

這,原本也算了,可是這班「原居民」卻變本加厲,在村屋非法僭建問題上,連基本法第四十條不保障的「不合法傳統權益」也要爭取,更令人憤怒的是,作為特首參選人的唐英年,為求得到原居民選委支持,竟在他們違法僭建問題上加以討好和讓步:

「唐英年昨在「鷹派」的十八鄉鄉委會主席梁福元安排下,與妻子郭妤淺到元朗東頭村視察村屋及丁屋的僭建物。他發言時多次指出,冀各方就新界僭建問題,以「以和為貴」、「互諒互讓」的精神「唔掂傾到掂」。在選委會手握28票的鄉議局,昨派出多名重量級鄉委會主席到場,不少人在唐發言時高呼「唐特首」,說若他出任特首,「新界人的問題必可解決」。

唐英年其後被問到是否暗示容許新界人僭建時,他以「所謂違規建築」去形容新界僭建物,「我說『所謂』,是因為它們很多都有獨特的歷史背景,我們處理這些問題時,一方面要守法,另一方面要同時尊重《基本法》訂明原居民法定的權益」。惟他未有交代有何具體方案處理問題。」(引用自《明報》)

基本法只保障原居民的「合法」權益,不合法就要依法執法,唐英年說「另一方面要同時尊重《基本法》訂明原居民法定的權益」,那,他又是否要尊重基本法中,香港要奉行法治、人人在法律面前平等的條款?何以,新界人可以在法律以外,享有更大的權利?那,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核心價值,豈不如同廢物?

若唐英年為了那十多廿張選委票,縱容原居民犯法,那,他有甚麼資格做香港特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