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昨日傳來一段於內地討論區及微博熱傳的消息,那是有關偉大祖國如何「蹂躪」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內地版刪改的內容如下:「勃起」名字改成了「大名」,他和他爸的鏡頭被刪;柯震東與他爸在家全裸被刪;課堂打飛機被刪;操場上升國民黨黨旗等被刪;大陸偷渡客改成越南人;柯震東在家打飛機的暗示被刪,當他媽送上一包厚厚的面巾紙時,觀眾看不明白;大學浴室裏四腳怪獸同性性愛被刪……刀大昨晚在微博上也改名為「亂講大話卻吃屎的九把刀」。」

童工看刀大的微博,縱使,刀大有的是熱血,每天也在戰鬥,有乳七索的銅人無懼、《功夫》中淵仔對正義的堅持,可是,面對中共這惡霸,英雄,熱血,只能折腰!看刀大的微博留言,縱使,他曾承諾要把《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原汁原味帶給內地同胞,可是面對中共,強如九把刀,也是充滿無奈,無法改變一切,所以他連微博的名也改成「亂講大話卻吃屎的九把刀」,以留言發洩:

「今晚就這樣吧,我知道辜負了我自己許下的約定,可如果戲院裡的那些年沒有辜負你,你為它笑,為它流淚,那麼就幫我愛一下它吧。我明白這是多麼矛盾的想法,但我終究不忍大家不愛它。它可以上映,還這麼多場次,我知道我最該說的不是對不起,而是謝謝。這個世界一直對我很好,超過了我應得,謝謝。」

「面對我沒有看過的版本的電影上映,我應該做的,是什麼呢?為了票房我應該做到什麼程度呢?我根本不想戴面具,如果戴面具是成熟,那就當我一輩子幼稚好了。但我很矛盾,電影不是我一個人的努力,也不是僅僅我一個人的果實,還有柯笨蛋的,還有妍希寶貝的,還有敖犬郝劭文蔡昌憲鄢勝宇彎彎的靈魂。」

「我曾經一度真的接近我的承諾,但我還是失信了。我不會說漂亮的場面話,所以為了避免我鬼扯,於是我真的沒看電影最後的上映版,就只為了誠實回答一句我不知道。所以我真的不知道電影最後的模樣,我沒有顏面宣傳電影,雖然聽到你們稱讚戲院版本的那些年還是很感人,我還是很高興,但我知道我不配。」

「大家好,我是九把刀,1/7到了,於是我裸身來請罪了。沒什麼好辯解的,我失信大家了,原先我以為我可以做得神乎奇技的漂亮帥氣,但我錯了,我高估自己,我是一條爽約的大便。夢我做了錢我出了角色我找了團隊我組了電影我拍了,大話我也說了,但我沒能夠將這場仗打得更漂亮,對不起,對不起了大家。」

童工覺得九把刀不用如此失望,坦白說,面對中共強權和控制,又有誰可以頂得住?但中共如此看待沒有任何政治味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中共要擠身國際社會,在文化意識開放程度上,比較國際水平,可是差十萬八里,中共,更不要說超越香港水平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