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剛外遊回港即收到A的電話,他問童工可知政府總部及立法會新大樓出了大問題?原來不只教育局局長孫明揚的私人洗手間水龍頭驗出有退伍軍人症菌,多個局長、以致立法會大樓一樣「中招」!A說雖然政府堅決否認與趕著新大樓入伙,大樓工程設計或驗收欠妥有關,但如此新型辦工大樓鬧出「播毒」事,政府是難辭其咎,甚麼熱水喉難免成細菌溫床之說,也無法為政府責任開脫,不少新建成的酒店、商廈也有冷、熱水喉設計,何以人家沒有出問題,新政總及立會大樓卻出問題?不是設計、監工、驗收有問題,又怎會弄出如此狀況?

童工問在相關大樓工作的B,他沒好氣地說,不是孫公「中招」,恐怕外界也不會如此關注兩座新大樓的問題,他以自己工作樓層為例,由入伙至今,沒有一天不是在「執漏」,辦工日子進行「小執」,非辦工日子就要移開傢俬「大執」,B沒好氣地說:「有冇諗過原本隔音辦公室原來唔可以隔音,竟然要拆開道牆再做過隔音工程?咁唔係工程驗收有問題又係乜野?」

至於童工聽聞其他「小問題」,更是數之不盡,如東翼電梯永遠是「維修中」、洗手間總是淤塞、出入閘機失靈、各種大大小小漏水電制失靈壞機……. ,只差未如某大發展商所建的新樓有空心磚空心地板等問題!

究竟,這是誰之過?

外間說是煲呔好大喜功趕入伙引致,有趣的是,煲呔對如此「重大事故」至今未有任何公開表態,他想至身事外?還是想扮鴕鳥,「唔回應就代表唔存在」?對於外界連日質疑建築署驗收欠妥,其上級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指,確保新政總食水有否於啟用後運行妥當的責任,應落在大廈住戶身上,暗指是行政署責任,按問責之理,行政署屬政務司司長直轄部門,那,是林公公負責還是唐英年負責?還是,上至煲呔下至建築署署長也不用負責?

再還是,特區政府已進入無責任年代,千錯萬錯,官僚不錯、一切,只是社會的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