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豐烏坎村紛爭尚未平息,汕頭市潮陽區海門鎮又因當地政府不理民眾強烈反對,堅持要增建燃煤發電廠,做成污染環境影響漁民生計,結果市民集體上街示威,更佔據鎮政府大樓,傳媒報道人數多達10萬人。

接二連三出現村、鎮市民上街抗議,甚至衝擊政府大樓,與其說是有甚麼人在背後煽動,倒不如說是那些鄉鎮官僚特權橫行,為利益為政績嚴重損害人民利益,於是官迫民反、只要有人打響了第一槍,其忍無可忍的市民,就會一湧而上。

中共那些中下層幹部水平之低劣,又可從汕尾市委書記鄭雁雄,日前在發給烏坎村村民的光碟錄影中,完全反映出來。他在錄影中大擺官威,一會兒「投訴」人民太聰明、胃口太大,越來越難管,一會兒又大鬧村民為何信海外傳媒,「境外媒體信得過,母豬都會上樹」、「有這樣負責任的政府,你不指望,你指望國外幾個爛媒體、爛報紙、爛網站」,甚至說「你以為請武警不用錢呢?大好幾百個武警在這裏,那我們市長的錢包一天一天地癟下來」,作為地方幹部,更上演如此一場閙劇,用近乎黑幫大佬口吻,「教訓」不聽話的人民,只差沒有將「你以為請武警不用錢呢」,說成「你以為請打手不用錢呢」!

A說鄭雁雄並非個別例子,中共中下層幹部中,類似鄭之流的人十分常見,他們根本自以為是「土皇帝」,可以操控生殺大權,他們眼中沒有人民、國家利益,只有自己的利益,A就曾因公務與廣東某個鄉委書記打過交道,當時因一些商業爭拗,雙方激烈爭拗,A在內地也有點人脈,於是想找市領導介入,怎知那鄉委書記搶了他的手提,對A說這條鄉所有事由他說了算,就算總書記下來也沒有用,若A不肯屈服,保證他走不出村口云云。A說當地方充滿著這類幹部,只懂濫權自肥,高高在上踩著群眾,今天不斷出現人民上街抗爭,自非無因!

還是B揶揄得好,全世界也知烏坎村有大批外國傳媒,鄭雁雄竟自行奉上「罪證」,讓它公諸於世,中共找來如此草包做幹部,又怎會不弄出一個「大頭佛」出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