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1.


童工不過明白,為何非那些在港的京官,總要拿內地那套意識形態,對他們認為不順眼、政治不正確的事,出來指指點點,總要令港人覺得他們是太上皇、擔心一國兩制、核心價值被干預,對北京反感才肯安心 。

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早前已有過愛國教育就是洗腦教育的「偉論」,事後自然引來不少批評,當時也有建制派中人出來為他辯論護,說甚麼官員也有其個人員言論自由云云。

不過郝部長吃虧之後,明顯未有反省應如何好好掌握香港民情。昨日突然收到  A的電話,原本人不在港,也懶與他無事糾纏,怎知他問童工是否知道郝部長又「發功」了,竟自行找電子傳媒吹風,拿出棍子來批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日前做的香港人身分認同調查,更點名批評民調負責人鍾庭耀,將香港人與中國人列作兩個答案讓市民選擇,是不科學及不合邏輯,郝部長認為香港回歸後,認同自己是香港人,理所當然亦同時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又說如果不承認自己是否中國人,香港人還可以是什麼國家的人呢?

A問童工有否留意郝部長這翻話, 為求拿棍子打鍾庭耀,連自己不熟基本法也曝露出來?童工沒好氣地說,誰也知香港有中國藉永久居民與非中國藉永久居民之分,不少外國人住滿七年,可以做永久居民,再加上香港有不少持外國護照香港人,先不論那些政治問題,現實上香港的確有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人呀!究竟誰是不科學不邏輯,只想拿棍子打人?

當然政治上郝部長無非又想打那些所謂不愛國的學者,可是有關民調只是反影民意,若真的有港人這樣想,要檢討的是中共政府而非鍾庭耀,而且中聯辦這樣點名批評學者,是否要用政治打壓學術?中共不喜歡、政治不正確研究就一概不可做不可發表?

要小心郝這樣干預香港學術自由,可能只是開始,若港人不理會,更大干預可能陸續有來!

廣告

「天與地」可以說是近期最受爭議的電視劇集:一眾師奶觀眾嫌其內容沉悶、沒有爭產沒有波譎雲詭沒有宮緯鬥爭等等等等,結果收視插水;可是網民及年青人卻愛其劇情針對時弊、沒有那些反智式老套公式化的肥皂劇情,偶有令人反思的精景對白,單是那一句「This city is not dying」已令網民熱棒,編審周旭明接受傳媒訪問,更直認劇中食人情節隱喻八九年六四屠城事件,有人事後解構劇情,認為故事中的「鼓佬」劉俊雄代表「六四」後藉救贖他人人來自救的偽善者;「黑仔」宋以朗代表那些被吃掉理想後,只懂向錢看的麻木者;而Ronnie鄭振軒則是代表一眾對「六四」屠城的遺忘者,而「Yan」葉梓恩則是堅持理想的代表。

這套劇廣受討論,可是TVB卻把他壓在倉底兩年,就算今天肯讓他「重見天日」也安排在台慶頒獎禮後播出,之前就有網民說,TVB無非不想此劇拿獎云云。

可是TVB萬萬想不到,「天與地」竟拿了一個「大獎」,為此劇成為香港電視史上留名,而頒此「獎」的機構,正是偉大祖國的國家廣電總局!

國家廣電總局日前通經土豆網、優酷網、搜狐視頻等多個視頻網站,指「天與地J屬違規節目,要立即撤下停播,原本播放的廣東有線台,昨晚也改播其它劇集,甚至連百度內有關的討論區也遭屏蔽,只顯示「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本吧暫不開放」。

A說「天與地」今次為香港電視劇拿了一個最高榮譽!曾幾何時,我們香港電影、電視製作人,利用香港自由空間,創作過不少對政治、對中共、對時局諷刺的作品,可是自回歸之後,創作人面對所謂的大陸市場,不是拍些胡鬧笑片,就是宣揚民族主義的大中華電影,批判、針貶時弊、調刺政權內容已成絕唱,這,絕不該是香港電影電視要走的路,當偉大祖國可以拍出「讓子彈飛」這政治隱喻電影時,香港電視工作者,也可以拍出「天與地」,而且還要被中共禁播,這是給「天與地」的最大光榮與嘉獎!這是一套連中共也害怕的電視劇呀!

Facebook中相信是監製戚其義專頁中,為事件有這樣的留言:

「這是我在電視新聞上看到的專題討論,引起多方面的話題,這是好的開始,若你也認同這新聞上的觀點,不妨把影片分享給朋友。有些「字眼」可能在某區域上是禁忌,但互聯網上的自由是你和我最坦誠的空間,而在香港未來創作也應該為了先服務好香港人,因為這是香港創作人的使命。」

「請各位不要驚愕,這種事情及傳言時時有,還有什麼方向可以禁制觀眾看不到這電視劇?誰有能力阻止時代巨輪的前進?但《天與地》地影響力之大已經遠超預期,所以行到這一步所有人都不會放棄每一集播出。

來!《天與地》已經到結局篇,不要受到少事影響,大家一齊繼續投入。」

演員陳芷菁在她的微博中這樣說:

「有人說過, 真話很難被人接受…但是否就這樣, 我們只能永遠說一些別人喜歡聽的話語? 喜歡『天與地』, 不是因為自己有份參與演出, 而是佩服編劇的勇氣, 監製的膽色。嬴口碑, 輸收視…曾經覺得可惜, 但現在傳在內地被禁播, 反而寬心了…會有更多人記得, 曾經有過一部非一般的香港電視劇了。」

還是內地網民最坦白,中共這樣一禁,「天與地」即火紅,恐怕不少人要想盡方法看看他有多反動:

「殖民地人就不懂政治啦?真是受不了,香港是被殖民過,你沒發現他們經濟發展很好,政治體制也更完善,有人就有政治,這是生活的一部分,一天到晚高大全失真的電視,有意思嗎,這片子沒看過,有沒有隱喻SIX4不知道,出現幾個口號的鏡頭是有的,倒真是一被禁就火了。」

看來,中共到今天還是改不了那些老套思維,還是不明白越批越香、越禁越多人想看的道理!童工希望香港人可以支持「天與地」,支持為香港人創作!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於2009年12月25日,遭北京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1年,不經不覺,原來已是劉曉波判刑兩周年了。童工記得,當日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很多人也忽然關心起劉曉波來,可是兩年後今天,仍記得劉曉波的,似乎只有支聯會,他們昨天舉行要求釋放劉曉波遊行,可惜,參與、關心者少之又少。

童工聖誕願望就是劉曉波立即獲釋!


每年到這個時候,傳媒機構總會選甚麼本年十大新聞、十大名人等,也算為2011年作一個總結。中國網財經和百度新聞日前公佈他們合作的2011年十大新聞語錄。假如這個網民、市民有份選出來的語錄,反映偉大祖國人民在過去一年關心甚麼、怎樣看過去一年偉大祖國社會局面,那,童工可以說,偉大祖國人民用這個十大新聞語錄,控訴中共管治下的中國,已經變得如黑白、是非不分,世情之荒謬,令人民痛心。

當中有些語錄港人或海外人士未必熟悉,但第一位「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語出鐵道部新聞發言人王勇平,於高鐵追撞事故後,被傳媒追問為何官方宣佈救援結束,沒有生還者,甚至掩埋車廂時,仍發現一名小孩生還,是否要毀滅證據?王當時搬出一套似是而非官話,現場記者不信,他就拋下一句「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童工覺得網民選這句話為第一位,全因短短11個字,巳完全說出今天中共官僚專權、腐敗、苟且塞責,漠視民意…….. 總之中共存在著種種問題,這11個字已完全表達出來!

至於第二位的「連捅八刀是彈鋼琴的重複性動作」,則是指今年轟動內地的西安音樂學院大三的學生藥家鑫撞傷途人後,竟向傷者連刺八刀殺死對方,可是明明是故意殺人,卻有大批所謂「專家」出來為他解釋,企圖洗脫殺人罪,包括中國人民公安大學犯罪心理學教授李玫瑾在央視中說,药向死者連刺八刀,那是彈鋼琴的一種「強迫性重複動作」,企圖為他故意殺人罪名開脫,事後引來內地網民嘩然!大罵國法何在,是否因药的父親有軍方背景,可以殺人不用償命?

這十大新聞語錄說穿了,根本就是人民對中共2011年的大控訴!

申廷閱讀:2011年十大新聞語錄 “反正我信了”居榜首(內裡有齊十大新聞語錄解說)


雖然特首小圈子選舉真的與我們平民百姓無大關係,反正豬與狼也不到我們選擇,可是這個選舉卻為我們提供不少惡搞的樂趣!昨天又有網民拿「百變小櫻」來惡搞唐英年,變成了「百變小英」,短片的水準也相當不俗,絕不輸於生果報的動新聞。

A說一個社會對政治惡搞的容忍度,代表著那地方的民主、言論自由水平有多高,不能忍受對政治人物惡搞的地方,就算如何吹噓有多開明,也無法令人信服,不要說偉大祖國沒有人敢拿溫影帝來揶揄一翻,就算如新加坡,縱使如何宣傳他們有民主法治,可是,那是真正民主社會嗎?有誰敢在新加坡惡搞李光耀?兩岸三地,可以拿政治領袖來惡搞的地方,只有香港與台灣!A說,或許,叫港人捍衛民主、法治這些核心價值,未必所有人會明白,但,要捍衛我們搞惡煲呔、唐英年、梁振英的權利,相信沒有人會反對吧!

又或許,沒有真正民主普選前,要判別誰是較好的特首人選,未必要說很多大道理,只要看看那名特首候選人,容許市民任意搞惡他及中共領導人,就可以分辨那人才是「最佳」的特首人選!


童工總是搞不清中共那些幹部,究竟是否真的要迫出一場人民革命,要推翻政府的大亂子出來,才叫做安樂?這邊廂汕尾烏坎村村民抗爭事件剛叫平息,那邊汕頭潮陽區海門鎮群眾示威不斷升級,更有逾千群眾在深汕高速公路海門收費廣場抗議,反對興建新發電廠,防暴警察繼前日武力鎮壓後,昨日又再施放催淚彈,有多名示威者被打傷,據生果報記者在當地報道,村民與過千武警在街頭混戰,省政府更調動過千武警到海門鎮壓:

「近萬名村民昨以中學生打頭陣衝擊深汕高速公路,與千名武警爆發公路爭奪戰,村民擲磚頭及玻璃樽、推翻警車、追打公安及燒雜物。武警施放催淚彈還擊,又燒山引火靠近油站,迫使村民撤退。事件中再有至少 10名示威者受傷。消息稱省政府已由廣州調遣過千武警赴海門鎮暴。」

為何汕尾烏坎村可以用和平方式解決,但海門鎮群眾示威卻要用武力鎮壓?海門村民所以反抗,全因華能集團在當地興建第二座煤炭發電廠,就算國家環境評估報告表明會對該處海域多個養殖區、漁業養護區及自然保護區帶來嚴重污染,甚至速國家環保護局叫停無效,村民才掀起維權抗爭行動,即,挑起民憤責任在政府,所以反過來要打壓人民?何以對烏坎村與海門鎮採取完全不同手法?

A說只要明白烏坎村與海門鎮涉及工程項目不同,自然明白為何處理手法有如此大分別:烏坎村徵地涉及企業只是碧桂園一類民企,政府內勾結的官員靠山,最多只去到縣市級數,連省層次也未必到;人家海門鎮發電廠由華能集團興建,華能屬中央國有企業、五大發電集團之一,直屬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呀!人家華能有國務院做靠山,那海門鎮人民又怎能不被打壓?這筆帳恐怕要算到溫影帝頭上!

或許,國務院的最高負責人,溫總理您是否要向海門鎮人民有個交待?國務院是否縱容下屬機構違紀違法打壓人民?


陸豐烏坎村紛爭尚未平息,汕頭市潮陽區海門鎮又因當地政府不理民眾強烈反對,堅持要增建燃煤發電廠,做成污染環境影響漁民生計,結果市民集體上街示威,更佔據鎮政府大樓,傳媒報道人數多達10萬人。

接二連三出現村、鎮市民上街抗議,甚至衝擊政府大樓,與其說是有甚麼人在背後煽動,倒不如說是那些鄉鎮官僚特權橫行,為利益為政績嚴重損害人民利益,於是官迫民反、只要有人打響了第一槍,其忍無可忍的市民,就會一湧而上。

中共那些中下層幹部水平之低劣,又可從汕尾市委書記鄭雁雄,日前在發給烏坎村村民的光碟錄影中,完全反映出來。他在錄影中大擺官威,一會兒「投訴」人民太聰明、胃口太大,越來越難管,一會兒又大鬧村民為何信海外傳媒,「境外媒體信得過,母豬都會上樹」、「有這樣負責任的政府,你不指望,你指望國外幾個爛媒體、爛報紙、爛網站」,甚至說「你以為請武警不用錢呢?大好幾百個武警在這裏,那我們市長的錢包一天一天地癟下來」,作為地方幹部,更上演如此一場閙劇,用近乎黑幫大佬口吻,「教訓」不聽話的人民,只差沒有將「你以為請武警不用錢呢」,說成「你以為請打手不用錢呢」!

A說鄭雁雄並非個別例子,中共中下層幹部中,類似鄭之流的人十分常見,他們根本自以為是「土皇帝」,可以操控生殺大權,他們眼中沒有人民、國家利益,只有自己的利益,A就曾因公務與廣東某個鄉委書記打過交道,當時因一些商業爭拗,雙方激烈爭拗,A在內地也有點人脈,於是想找市領導介入,怎知那鄉委書記搶了他的手提,對A說這條鄉所有事由他說了算,就算總書記下來也沒有用,若A不肯屈服,保證他走不出村口云云。A說當地方充滿著這類幹部,只懂濫權自肥,高高在上踩著群眾,今天不斷出現人民上街抗爭,自非無因!

還是B揶揄得好,全世界也知烏坎村有大批外國傳媒,鄭雁雄竟自行奉上「罪證」,讓它公諸於世,中共找來如此草包做幹部,又怎會不弄出一個「大頭佛」出來?


周日傳媒報道捷克75歲的前總統哈維爾(Vaclav Havel)去世的消息,西方各國領袖均為這推動東歐民主運動、解放東歐人民於共產主義民權領袖去世深表哀悼,美國總統奥巴馬對哈維爾去世深表哀悼之餘,也表揚他以和平抗爭方式,力抗共產主義對人權民主打壓,為東歐人民爭取自由民主的成就:

“His peaceful resistance shook the foundations of an empire, exposed the emptiness of a repressive ideology, and proved that moral leadership is more powerful than any weapon,"

“He played a seminal role in the Velvet Revolution that won his people their freedom and inspired generations to reach for self-determination and dignity in all parts of the world,"

美國前總統朗奴.列根夫人南茜(Nancy Reagan),認為哈維爾除了是捷克人民的英雄外,全世界熱愛民主自由的人,也會永遠懷念他:

“He will be remembered as a hero to the people of the Czech Republic and to lovers of freedom around the world,"

哈維爾去世後一天,北韓官方傳媒公佈領袖金正日去世,可是,國際社會對金正日去世不見哀悼,除了偉大祖國中共政權,對金正日去世表示哀悼外,西方、以致北韓周邊各國領袖,只為區內又有一獨裁者去世,關心北韓會否因此出現內亂、會否引發國際危機,周邊各國如南韓、日本,不是第一時間向北韓致哀,而是召開國家安全會議,擔心北韓出亂子危及自身安全,這些地區人民,甚至對金正日去世表示高興!

哈維爾及金正日同為國家領袖/前領袖,何以,國際社會、各國人民反應如此南轅北轍?全因,誰是獨裁者、誰是爭取民主人權領袖,誰值得國際社會尊重、誰只會受譴責,國際社會自有公論,不是獨裁政權可以控制到得到,世界各國對哈維爾及金正日去世反應,有著如此大分別,正好說明獨裁者絕不會受國際社會認同,推動民主、人權才會受世界各國尊重!

中共領導人看到國際社會對哈維爾及金正日去世反應差異,可會反思其所作所為,為何總被國際社會批評?

同場加影:原來連中央台報道金正日去世新聞,也「加插」燒金正日照片及北韓國旗片段?中、朝「友誼」就是如此?


究竟中共如何處理烏坎村事件,全球傳媒以致不少香港人也在關注。昨天童工與A討論這個問題,A認為以中共做事方法,當那些涉事地方貪腐官僚發覺事件尾大不掉,又擔心自己會受牽連,通常「保命」方法是:先說有小部份壞份子煽動村民、繼而說他們反黨反革命、企圖顛覆中共政權、最後則指帶頭者有境外勢力支持,企圖在偉大祖國搞東歐顏色革命、又或中東式革命,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鎮壓了!

但,問題是,那些貪腐官僚怎樣說也好,作為廣東一把手、省委書記汪洋至今在那兒?在他治下的廣東,鬧出了多少次人民上街?先有廢廣東話、今天又弄出烏坎村官逼民反事件,童工可也不是凡事也說要搞革命的人,而《明報》報道也說,烏坎村維權代表已澄清,「他們絕對不是「起義」或「起事」,而是要求歸還土地,並歸咎當地政府有意將事件升級,有可能向上級虛報村民有勾結境外勢力的嫌疑。」那,汪洋是否要問責交代?

盛傳汪有可能於十八大進身政治局常委,一個縱容貪官的人,沒資格做常委、若他鎮壓人民,就更加沒有資格!

汪洋怎樣說也好,恐怕也要出來向烏坎村村民親自交待吧!


童工發現,原來沒有多少人留意到廣東陸豐市烏坎村抗爭事件,童工身邊不少朋友,也不知道烏坎村村民正面對圍村之困,更加不知道事件已引起外國傳媒廣泛關注,據《明報》記者在村內報道:

「來自美、英、法、日、港和大陸的記者,每次完成採訪都聚集在新聞中心向外發布最新圖片和稿件,BBC、NHK電視台、《紐約時報》等多名記者齊齊坐在木椅上工作,由於空間有限,部分人要坐在庭院上網。每逢用膳時間,村民都會準備粥飯招待。昨入夜後,不斷有媒體突破武警封鎖進入烏坎。《每日電訊報》記者Moore形容,媒體猶如潮水般湧入。」

A說他看那些海外民運人士消息,中共似乎已開始調動軍隊,究竟是真是假,A也說不上,始終,那些來自海外消息總有點誇張成份,可是看《明報》記者報道,烏坎村已成立由村民選出的臨時代表理事會,負責管治事務,那是中共建政以來,首次有地方名義上已是「完全脫離」中共管治,中共,必定不會放過烏坎村村民,必定會殺一儆百!

童工為烏坎村村民命運擔心,更怕當年六四事件重演,中共會以軍力鎮壓,甚至殺人也再所不惜!但,烏坎村村民只是官逼民反,中共若以武力鎮壓,恐怕,只會有反效果!不要忘記,烏坎村有多少外國傳媒,今天已是互聯網連繫全球的時代,不用半分鐘現場影片已可發放全球,鎮壓,只會引來世界憤怒和譴責!

童工希望中共明白,沒有貪官,不會有民反,要治民反,應先除貪官,不是對付人民!

十二月 2011
« 十一月   一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09,526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