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一月 2011.


《明報》早前報道嶺南大學學生會候選內閣會長廖維懿承認他是共產黨員,前晚出席學生諮詢大會,又表明不會按學生會傳統,支持平反「六四」,只強調希望服務學生,搞好學生福利等問題,但他承認曾收到匿名來電,支持他參選,希望他機會修章云云。

早前與學運界的「老鬼」朋友談今次事件。A認為隨著八大院校內地生越來越多,香港學生對「上莊」又缺乏熱情、同學也不大關心學生運動,早晚會越來越多大學學生會有內地生,不能一概而論說內地生是收到指示,有計劃地滲透學生會,事實上西環早己在中學階段,吸納「愛國愛港」的香港學生,以便他們日後入大學後,參加學生會或其他學生組織,為「河蟹」學界出一分力,也用不著明目張膽派內地生參選學生會。

B愛以「陰謀論」看問題。他說,不要忘記,嶺南大學最出名的是那個學系?(童工答:文化研究?)B即大聲說,就是文化研究系!他們的講師、教授是甚麼人呀?就是葉蔭聰、羅永生、李小良等人,他們有人是獨立媒體、新社運活躍參與者,他們的學生不少投身新社運,B就曾聽過有建制中人形容嶺大文化研究系為近年社運搖籃,為抗爭運動提供新血。中共要派個黨員滲透嶺大學生會,自非無的放矢之舉!

究竟B是否太「陰謀論」?童工也不好說,只是如C說,希望今次事件可以令香港大學生重新關心香港學運,不要令生於憂患港情國情的學運,最終死於回歸甘於安逸的環境中。

廣告

昨天,新民黨副主席史泰祖被揭僭建,A提醒童工,同日,正是新民黨召開會員大會,討論主席葉劉淑儀是否參選特首的問題。

A說,如此「巧合」,也發生於唐英年身上。今年9月19日,有傳媒引述立法會議員詹培忠說,曾詢問唐英年關其婚外情傳聞,並指唐英年當時回應稱,一切己是『過去式』」,報道中又提及唐任職政府時的前助理袁莎妮名字,而那時候,正盛傳唐英年會於9月19日宣佈辭任政務司司長,出選特首。

一切,只是「巧合」?還是,有更多我們看不到的事情,正在背後發生?A說,今天,香港仍未有普選,己有這麼多「不尋常」的事情發生,他朝真的有普選時候,局面,會否更加複雜?

正如B所說,香港人大多是平凡人,他們,是否準備好分析、應對這些可能於幕後有不同政治操作的「新聞」,了解背後的「真相」?


中國人有句說話叫「剃頭者、人亦剃其頭」,政治人物很多時為了政治利益,又或要追殺政敵,每每對政敵犯錯窮追猛打、甚趕盡殺絕,但他們在那一刻不會想,萬一有天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今天向人家放的箭,可以陷人於死局,同一枝箭,日後同樣可將你推向懸崖!

新民黨副主席史泰祖被《明報》揭發他位於上水、佔地2萬平方呎的別墅,原來霸佔了8000呎官地,又在農地興建泳池,原本只可建兩間寮屋及兩間政府牌照屋已被拆卸,變成一棟兩層高約2000方呎的洋房, 別墅所在的2萬呎地皮,無一寸土地是合法可建別墅的私人地皮,這,明顯是非法霸佔官地、非法僭建。

作為新民黨主席的葉太,她回應明報有關查詢時這樣說:

「曾到訪史泰祖上述別墅,但不知當中有這麼多違規,「新界地政問題很混亂、複雜,我無能力判斷,可能史醫生也不知道有問題」。當記者告知史泰祖已經承認違規後,葉太則說﹕「如果史醫生知道有法律問題,他一定會糾正的。」」(引述自《明報》)

可是同樣屬僭建,葉太對政府、泛民可不是如此客氣及體諒,而是窮追猛打、不見有人受懲處、認錯、人頭落地誓不收手:

「新民黨葉劉淑儀說,孫明揚是資深官員,他的做法令人費解和失望,認為孫明揚道歉並不足夠。她指,特首應嚴肅處理事件,否則市民會對高官失去信心。」(引用自商台5月22日報道)

「葉劉淑儀說,近日相繼有政府高官的物業,被揭發違規,影響市民對政府的信任,其中孫明揚位於跑馬地的物業曾被釘契,而他當時正出任房屋及規劃地政局長,問題較大;葉劉淑儀認為,政府應考慮如何懲處。」(引用自商台5月31日報道)

若以葉太當日事事要「懲處」僭建官員,今天史醫生霸地8000呎、僭建2000方呎,葉太卻以「他一定會糾正的」,那,她又是否對史醫生有點「手下留情」?若有議員要新民黨「考慮如何懲處」史醫生,葉太又會如何回應!


即是,童工理應先行道歉,日前童工與A討論唐英年不知民間疾苦,A引用生果報稱唐英年家宴飲了70萬紅酒之報道,唐英年昨日公開指生果報報道有錯,他不過以數百元紅酒宴請親朋,錯要認,打要企定,童工沒有借口不認錯,「老屈」了唐英年!

但,話又得說回來,唐英年縱使說生果報「老屈」他,但,他昨日與梁召集人振英出席由港專舉辦的論壇,人家梁振英預備了powerpoint介紹自己政策想法,但唐英年繼續以吊吊fing態度,甚麼也沒有準備,童工看最有公信力的《明報》報道,唐英年最初對傳媒說是主辦單位,沒有通知他有powerpoint設備,但主辦單位出聲明反駁之後,唐又立即承認是自己沒有要求:

「論壇中,唐英年準確使用主辦單位規定的20分鐘發言時間,梁振英發言時則以powerpoint投影片介紹大量數據和背景資料,予人資料詳盡的印象,結果超時了15分鐘。事後記者問唐英年為何沒用powerpoint,會否覺得「蝕章」,唐英年答稱主辦單位沒通知他可以準備powerpoint。

港專晚上發表聲明,稱有與兩名主講嘉賓的工作人員就是否需要投影設施多番溝通,只有一名嘉賓確認要使用投影片。唐英年晚上透過工作人員澄清,承認出席論壇前其工作人員沒要求使用投影設施。」(引述自《明報》)

即是,連大會有沒有安排powerpoint,唐英年也可以事前沒準備、事後「懞盛盛」,究竟,他,出席這麼多公眾論壇、探訪,事前有做多少功課?知不知自己團隊在幹甚麼?

正如昨天他去港專舉辦的論壇,那最令人「印像深刻」的報道,不是他說甚麼政策,而是論壇開始前,他和梁振英搭訕,問梁振英有沒有來過,自稱自己是第一次來,而梁則回敬一句,這個馬鞍山的港專校園,他是有份籌建的!童工無法相信,唐英年可以去對手的「主場」,事前沒有任何人提醒他、他的團隊,明顯沒有將有關港專的背景資料預早給他,否則,唐又怎會在鏡頭前,犯如此近乎低能的白痴錯誤?

請由4:11開始看

B說今次鬧劇顯示,唐英年本身根本不關心落區之事,B曾在政府內工作,他就曾見過某局長出席團體公開活動前,要相關同事在車上向他簡介該團體一切,甚至團體領導人的背景資料,明顯,唐英年今天備選的準備工夫、以致他個人備戰心態,連尋常負責任局長也不如,就算換了公關團隊,若唐不改變他的心態,敗局,可以改變得了多少?

童工正等待出現如此一個局面:唐英年民望跌至20%以下,中共仍要撐他做特首,這,又豈非對小圈子選舉之最大諷剌?


童工與A「摸住酒杯底」討論香港政治情勢,由區議會選舉、到公民黨回應外傭爭居權立場如何失敗,到近日的特首選舉。A是資深的政圈「老鬼」,他說政治這門子事,不論你如何高舉政治道德旗幟也好、得到阿爺全力支持也好,不能爭取群眾支持、甚至淪為「犯眾憎」,政治遊戲也玩不下去、玩不長久,特首選舉,唐英年該有阿爺支持,可是他卻節節敗退,讓梁振英可以爭取到入閘的機會,與其說是梁召集人有能力翻盤,倒不如說是唐英年一再犯錯,自毀長城。

A舉生果報日前一篇八卦新聞報道,那是唐英年的父母唐翔千與尤淑圻結婚 60周年紀念,家族於中環上海總會設宴慶祝,原本數代同堂該是美事,打親情牌也是軟銷好策略,可是,當中一段,卻成為唐英年的致命傷:

「唐唐一向鍾意飲紅酒,據知噚晚佢帶咗三支價值各十幾萬嘅紅酒到場,後來唔夠飲,嗱嗱聲加碼拖多兩支到場,呢餐結婚紀念家庭飯局,淨係飲紅酒都最少飲咗 70萬。」

A說一晚宴會單是喝紅酒己是70萬!那,已是不少家庭一年、甚至數年收入!試想一下,市民看到有關報道,會怎樣想?或許大部份人未必會因此即時有行動反唐,但對他的負面觀感,必定會上升。看過這報道的人,心中難免會想,我一家數口一年收入才十多廿萬,你唐英年一晚喝掉70萬紅酒?對基層市民而言,唐英年甚麼關心低下層,就更令人覺得是虛情假意,那些基層市民必定想,一個一晚可以喝掉70萬紅酒的人,可以有多真心關注基層?

坦白說,作為身家以億計之人,唐英年一晚喝掉70萬紅酒,其實不算甚麼,比較那些賣私人飛機、億元遊艇大宅富豪而言,他,或許己算「節儉」了,但人家不用選特首、不用面對群眾、不用整天說關心基層,唐英年可是要玩政治遊戲,要扮演關心基層的特首角色,現在卻親身示範甚麼叫「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香港版,他演這個關心基層特首的角色,又怎能叫人信服?


高登網民實在是臥虎藏龍,想不到連政府內也有高登網友,敢於拍照上載有大量打回頭無的投票通知書,並且以箱計放在政府內無人於選舉前處理。A說這明顯是可以進行種票漏洞,只要有香港身份證,就算是用假地址,政府,原來不可能在投票前處埋這些可能虛報地址的選民,這,又和大開中門任人種票有何分別?

泛民,該向這位高登網民致敬!

高登原貼:

http://forum2.hkgolden.com/view.aspx?type=CA&message=3371511&highlight_id=0日&page=1

貼文內容:

「今日返工~

無野做周圍走

點知行行下睇到唔知點解會多左幾個箱

有label寫著~分別係

無此人

己搬

地址不全

等等

我睇落去~個箱連細路都裝到2個

成個箱都係無此人

之後發現仲有成一大堆係未分類~

之前上頭都講過…投票10日前先寄~

就算係做假都係響投票完先發現

仲要有人投訴過點解會有人用左投訴人o既地址做登記

法例又無寫明要用電費單個D做證明

難怪共狗會嬴la

P.S..今年選民登記運動大概有140000張from入左黎

比以前多左4成左右

 

 

 

 

 

 

 

 

 

無此人

 

 

 

 

 

 

未分類

 

 

未分類」

 


公民黨支持外傭從司法覆核爭取居港權,成為他們在區選受攻擊,以致失去不少市民支持,恐怕是不用爭拗的事實。昨天,公民黨的黨魁梁家傑接受TVB訪問,當中有關外傭爭居權一事,他有如下說法:

「申請唔等如居港權,居港權係根據當時的香港政策,入境處處長可以幫香港守門口,所以公民黨其實同香港700萬人一樣,係好擔心如果真係一時剎那間,有幾十萬人湧嚟,如果真係出現呢個情況,我地當然都唔會支持!」

TVB的原版本

這一段話,被形容為梁家傑改變了對外傭爭居權的立場,但,公民黨卻認為,梁的言論其實早己說過,只是港人從未有留心過他們的論述,梁家傑在他的Facebook這樣說:

「立場一直如此,只是從來很少人願意去聽, 願意去明。今天只是重覆過去立場, 大家"終於"聽到了 ~

10月19日:

公民黨和香港人一樣,當然擔心剎那間有大量移民湧入。但我希望基於以上討論,大家會明白這個擔憂是不會發生的。我更衷心希望,香港人不要為了一個假議題,而破壞香港得來不易的法治基石。」

梁家傑立法會有關「五十萬外傭連同家人湧港」發言,由9:28開始

究竟,公民黨有沒有改變了立場?還是,只是港人從沒認真聽公民黨的論述?或許,留給大家自行判斷!

童工只是奇怪,何以,公民黨解說這麼久也沒有市民明白,今次,不過幾十秒訪問,可以有這樣大迴響?


區選結束不過3日,為美孚居民與地產商抗衡的公民黨前區議員王德全,敗於民建聯對手黃達東,即傳來與新世界集團關係密切的祥達發展,不等下月法庭才開審、申請禁制令禁止美孚居民阻止地盤動工聆訊,計劃今天再到美孚地盤動工,而反屏風樓美孚新邨居民工作小組召集人葉少舟得悉有關消息,即在Facebook上要求聲援。

據生果報報道,「葉立即向新當選的民建聯區議員黃達東求助,黃稱將會向祥達發信要求最少押後工程至審訊完結」,而黃曾以「理性溝通」作為爭取居民支持的賣點,現在,居民有難,黃作為當區區議員,會否一起與區內居民抗爭?又會否用他建制派優勢,說服發展商與居民談判?還是,小罵大幫忙,只是玩玩政治技倆,即任由居民自生自滅?

童工看到不少討論區網民,認為不應支持選建制派區議員的美孚居民,他們作出這樣選擇,就要承擔後果,但童工認為,各路泛民成員更應支持美孚居民,只有用行動突顯泛民不論面對任何強大勢力,也絕不退縮,才可突顯泛民主派與建制派的分別。

童工也在看民建聯的黃達東議員,有何「理性溝通」板斧,可以解決居民與祥達發展紛爭,民建聯主席譚耀宗,又會否如之前公民黨一樣,全力支持美孚居民,還是,過了海就是神仙,當選3日即賣美孚居民「豬仔」?

民建聯不要忘記,2012年還有一個立法會選舉,你今天怎樣對美孚居民,全港市民也在看,還債日子,只在10個月之後呀!


今次泛民在區選大敗後,昨日有不少討論分析原因何在。童工不少泛民朋友,也用「鐵票論」或「種票論」,解釋不少建制派候選人得票大幅增加。

童工同意建制派得阿爺全力支持,以「鐵票」、「種票」方式增加選民人數手法,一直存在,也不排除部份選區泛民落敗,受「鐵票」、「種票」影響,可是童工覺得,單以「鐵票」、「種票」去解釋今次泛民之敗,未能作完滿解釋。《信報》紀曉風專欄「詭異的選情,其實是這樣的」,提及多個選區選民「神奇」增長,童工拿有關李永達一區的分析:

「另有高達也是意外落敗,他說真的跟被狙擊無關,不管你信不信,老紀就是信了,因為他今次獲1582票,較上屆1349票多,就算連同狙擊他的慢必那333票,亦不敵對手朱麗玲那1923票;事實上,去屆對手、民建聯的楊文達當時只獲885票,何止換了人,就多了1038人?當然,對手這4年來一定請街坊狂依蛇宴和旅行,但選民急增,難道又是巧合?

葵青這區今屆選區由28變29,總選民人數由251896增至272776,多了20880人,增幅為8.29%;至於高達欲連任的荔華選區,選民人數就由去屆的6076增至7262人,多了1186人,增幅為19.52%,多了1138人,多了1186票,真好。」

其實只要拿上述選票數目計算一下,荔華新增選民人數為1186人,李永達今屆得票多了233票,建制派對手多了1038票,合共多了1271票,己多過新增選民85票,即,起碼在現有選民中,有85票投了給李永達對手,以李永達現得票,再加上慢必333票,即有1915票,若連流到對手手上的85票投給李永達,李己有2000票,即,足以贏到議席!換句話說,就算對手「種票」,沒有人力分票,再加李永達可以盡力爭取更多現有選民支持,建制派要搶泛民議席,單從數字上來說,其實並不容易!

A說李永達也好、陶君行也好,那一人不是中共及建制派整天要拉下馬的人?何以回歸十多年也不成功,今次卻成功?除了所謂派錢及「種票」外,阿爺及建制派就如那些扒手般,長期在地區潛伏工作,等待泛民中人犯錯,居民對他有不滿,就乘虛而入,與期賴「鐵票」、「種票」,倒不如問,一眾泛民候選人,有沒有做好地區工作?這是泛民要好好想一想的問題。

又如泛民B說,今天建制派所做的地區工作模式,其實也是學習泛民廿多年前在地區所做事情,人家「偷師」之後,再利用阿爺資源改良及發揚光大,反而泛民卻是一本通書看到老,泛民理應全面改革地區工作思維,找出新法子搞地區工作,否則遭建制派全面蠶食是早晚之事!

童工不希望「鐵票論」、「種票論」這類「阿爺萬能論」成了泛民檢討區選的主導想法,若從這個方向去檢討泛民區選失敗原因,那,與「等死」又有何分別?


今次區議會選舉曲終人散,整體泛民表現一如童工預計,可以用慘敗來形容,當中曝露了一些重要問題,十分值得深思:

  1. 泛民政治明星差不多全部落馬,再一次肯定,區議會選舉不再是單靠打民主派可以勝出,選民著重的是地區服務和表現,之前文章有不少網友留言,指泛民不及建制派有錢,打區議會選戰根本難有勝算,但選舉結果告訴我們,事實,未必如此,出選黃大仙瓊富區的民主黨胡志偉,再以4300票當上區選票王,較出戰龍上區的陳婉嫻3456票更多,但胡在上屆立會選舉中,得票較陶君行更低,這證明民主派要做出地區成績是有方法,問題是民主派要同甚麼策略打區選?能否將區選和立法會選舉分割,讓一批人專心做區議員,另一批人做立法會?
  2. 不能否認的是,民主黨今屆區選表現欠佳,但怎樣說也有區諾軒及羅健熙等新人當選,人民力量、社民連、公民黨均大敗,他們,均是當年推動五區公投的核心政黨。公民黨不但輸掉多個區選席位,更連一個新增議席也沒有,雖然公民黨認為是建制派借外傭居權抹黑,但當日五區公投的五十萬「堅定民主派支持者」去了那兒?當日是否高估了五區公投成果,甚至,盲目地自我陶醉而忽略現實?
  3. 社民連被「清枱」,有朋友認為是北京追殺,但某些現像,又不能單以「追殺論」解釋。陶君行選區沒有明顯選民增長,今次以逾1000票敗於對手,即,有1000多以前投陶君行的人,不再投他一票,而灣仔麥國風更「無厘頭」大敗於白韻琹,這,是否主流民意對那些激進抗爭行動,表達他們的不滿。
  4. 至於人民力量票債票償更加是失敗。民主黨失去的議席,絕大部份不是他們走的,人民力量要「拔荀」,民協馮檢基成功連任、擊敗工聯會范國輝之餘,得票較上屆更多,而最諷刺的是,民協莫應帆竟以1878票,擊敗曾是工聯會黃大仙長勝軍的林文輝,人力最看不起、恥笑是建制派走狗、出賣民主的政黨,反而成了工聯會殺手,這,不知人民力量怎樣解釋「放生」民協?

其實,今次區選結果仍有不少值得泛民反省、深思之處,但最令童工難以明白的是,黃埔怎樣說也是中產私樓區,阿爺要「種票」並不容易,何以,要懲罰選民、支持替補機制的梁美芬,仍可以高票當選?香港人在想甚麼?

所以,童工才會說,香港人要對昨天的區議會選舉結果,承擔責任!

十一月 2011
« 十月   十二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Blog Stats

  • 1,828,200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