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想不到,原來外界對梁振英競選班子的反感程度,遠超想像。

先不說生果報以「董建華皇朝復辟」為題,勾起港人對老董年代的不滿,童工耳聞對梁振英競選班子最大不滿,老董還是其次,最大、最大引起人厭惡和反感的,其實是羅范椒芬。

童工不少朋友是教師和家長,童工怎樣也想不到,他們直到今天,對羅范的憤恨仍是如此深。教師朋友A說,當日羅范評論教師自殺的涼薄言論、硬推教改自我為是態度仍印像深刻,梁振英叫羅范掌競選班子,恐怕,全港以萬計教師,沒有人會支持!

B身為家長,當年羅范推教改,不是把香港未來教育改革說得比唱還好聽?今天,香港教育弄成甚麼境況?現在學子、家長面對教育困難和苦況,較以往更甚,高官可以把子女送到國際學校或外國留學,我們的子女又怎樣?給他們作「實驗品」嗎?羅范還好意思「重出江湖」?

即是,C說,唐英年如何有地產霸權支持也好,單是一個羅范椒芬,己足夠嚇跑不少中產而為人父母的小市民了,他在電視中看到羅范一面不滿回應有關她的批評,更令C心驚:萬一梁營一眾如羅范般失敗者回朝,他們,會怎樣清算政府內外,那些曾把他們踢出局的人?

童工只想,踢這些失意政治人物出局的,其實是香港市民,他們,若一天班師回朝,會如何看待民意,特別是反對政府的民意?

董皇朝人物復辟,又豈止是捲土重來如此簡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