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曾蔭權昨天接受《信報》專訪。童工不少朋友看完煲呔這個專訪,不禁搖頭嘆息,A說煲呔指社會怨氣大,因為果「後生仔」的怨氣深,那是有其道理,但絕非如煲呔般偷換概念,將年青人怨氣,簡單地說成「新一代年輕人理想好大,覺得社會愈來愈欠缺公義,付出勞力與收穫不成正比,導致一些人特別有錢」,煲呔甚至借此掩飾他任內施政失誤、以及政治制度上不民主,引致民意不被重視、不被反映的結構性政治問題,簡單一點說,煲呔,就是借年青人有著沒有道埋的怨氣為名、將自己施政失誤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看煲呔怎樣將市民因他施政失誤怨氣,推給年青人:

「上任之初民望高企的曾蔭權,在任期餘下不足一年間,面對的是市民怨氣不斷上升、民望下滑。曾蔭權昨天接受本報專訪時指出, 「最容易、最膚淺嘅答法,係曾蔭權唔應該搞問責制、生果金引入審查、政制又搞時間表、又搞咩,可以唔搞啫。」但他認為這些都是為香港長遠利益着想,不可迴避的問題。然而,說到社會怨氣,除了樓價高企是因素之一外,他說「最深、最深的還是後生仔的怨氣。」」

首先煲呔說「搞問責制、生果金引入審查、政制又搞時間表、又搞咩」是為香港長遠利益着想,不可迴避的問題,問題是,他根本沒有提出過任何具體體數據,理據,那些政策是「為香港長遠利益着想」,如高官問責制由老董年代至今已推行了11年,看不到對香港管治有何重大好處,反而引發更多問題,至於生果金引入審查,煲呔後來在政i台壓力下取消,也不見得令政府大幅增加開支之餘,今個施政報告中,更提出放寬長者在內地居住領取生果金的居住時限,那,又是否有違他為申領生果金加入諸多限制的「為香港長遠利益着想」目標?

另一個推卸給年青人的責任,就是指他們不肯膺於民主制度的少數服從多數:

「民主制度要少數服從多數。少數的人永遠都係慘的,順服大多數。但如果少數的人唔忿氣的話,就會嘈。而家問題係少數人唔忿氣……佢哋覺得唔公義,點解華爾街的人搞出大問題,但為何又有雙糧、花紅出!」

誰不肯膺於民主制度?誰不肯少數服從多數?若政府真的要膺於民主制度,那就應該取消功能組別,不要讓只有數十萬選民基礎的功能組別議員,可以佔一半議會議席,可以利用分組點票否決議會有過半議員支持的動議!明明功能組別議員代表的選民人數、與地區直選代表選民人數比較,功能組別議員代表的民意只是少數,他們往往卻可以用少數壓倒多數,就算主流民意反對,他們一樣可以用少數民意壓倒多數民意,通過不受市民歡迎的法例!民怨,並非如煲呔所說因少數不肯服從多數而起,而是由少數民意可以長期壓倒多數民意而做成!

C說,從這篇訪問可見,煲呔由自卑化自大的剛愎自用性格不改,死不認錯態度令人感到可悲又可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