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果報報道有關種票消息引起社會廣泛關注,甚至有屬建制派區議員,昨天也跳出來指區內有人種票。與朋A午飯時,他笑稱今次隨時變成另一次「捉僭建」風波,人人也爭著去找那個區有人種票,一戶最多有多少個不同姓氏住客、有多少張「種票」。

要解決種票問題是十分困難,正如前文提過,童工與一名典型泛民死硬份子朋友,提過可否將沒有投票通知書、或接觸不到選民在選民名冊删除,他可是強烈反對,因投票權是最重大的公民權利,不能以沒有投票通知書、又或忘記改地址、沒有地址證明等埋由,剝奪這個公民投票權利。昨天與B再談這個問題,他也說目前坊間建議的加強核實登記方式,也有不同問題存在。

例如登記選民地址要有證明,但不能排除真的有個別例子,有人無法交出認可地址證明,那,是否就不許他登記做選民?至於硬性規定要帶投票通知書投票,萬一有人遺失了,又或政府寄失了,那,是否可以因此而剝奪公民投票權?目前美國、英國等地,登記做選民也不用提交住址證明,美國部份州法例更寬鬆至連身份證明也毋須出示,只要到指定票站就可以投票!

當然,香港情況與美帝、英帝不同,那兒是真正民主政府,不會像香港般有中共在背後、政府對政黨又親疏有別、泛民不可能執政、北京要控制選舉結果,令整個民主選舉生態被扭曲,若政府不阻止種票情況惡化,最低限度也要清查今次區選中6 萬份因地址問題或「沒有此人」而退回的投票通知書,當中是否有虛報地址,盡快將違法登記删除於選民名冊之外。

可是看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說今次是「個別情况」,煲呔又說每次選舉後總會有些人覺得自己不舒服云虧,童工對政府會認真處理,不感樂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