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早前報道嶺南大學學生會候選內閣會長廖維懿承認他是共產黨員,前晚出席學生諮詢大會,又表明不會按學生會傳統,支持平反「六四」,只強調希望服務學生,搞好學生福利等問題,但他承認曾收到匿名來電,支持他參選,希望他機會修章云云。

早前與學運界的「老鬼」朋友談今次事件。A認為隨著八大院校內地生越來越多,香港學生對「上莊」又缺乏熱情、同學也不大關心學生運動,早晚會越來越多大學學生會有內地生,不能一概而論說內地生是收到指示,有計劃地滲透學生會,事實上西環早己在中學階段,吸納「愛國愛港」的香港學生,以便他們日後入大學後,參加學生會或其他學生組織,為「河蟹」學界出一分力,也用不著明目張膽派內地生參選學生會。

B愛以「陰謀論」看問題。他說,不要忘記,嶺南大學最出名的是那個學系?(童工答:文化研究?)B即大聲說,就是文化研究系!他們的講師、教授是甚麼人呀?就是葉蔭聰、羅永生、李小良等人,他們有人是獨立媒體、新社運活躍參與者,他們的學生不少投身新社運,B就曾聽過有建制中人形容嶺大文化研究系為近年社運搖籃,為抗爭運動提供新血。中共要派個黨員滲透嶺大學生會,自非無的放矢之舉!

究竟B是否太「陰謀論」?童工也不好說,只是如C說,希望今次事件可以令香港大學生重新關心香港學運,不要令生於憂患港情國情的學運,最終死於回歸甘於安逸的環境中。

Advertisements